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三章:下九流

第四十三章:下九流

  疯老头却显得异常的兴奋,边走边说道:“这下底气更足了,你五行之眼即将开启,更有说服力,我就不信那几个家伙会不出山。”

  我知道就算问疯老头关于我暴走的事,疯老头也不会再说了,有点兴趣索然,随口问道:“都是些什么人?真有那么牛逼?”

  疯老头猛的点头道:“牛逼!绝对牛逼!你知道三教九流不?”

  我一点头道:“知道啊!佛教、道教、儒教嘛!咱们奇门中人,勉强算是道教的分支吧!怎么?你打算去请太上老君来?”

  疯老头也不理会我的调侃,继续问道:“那九流呢?你知道几个?”

  我顿时不说话了,不知道的事情绝不能乱讲话,越讲越露怯。

  疯老头“嘿嘿”干笑两声,以一种胜利者的目光鄙视着我,说道:“九流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这九流是指九个学术流派,分别是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和农家,而且里面还分上中下三等,道道可多了去了!”

  “一流佛祖二流仙,三流皇帝四流官,五流武将六流当,七商八工九种田,这是上九流。指的是佛主、隐仙、皇帝、文官、武将、当铺、商人、长工和种田的。”

  “一流举子二流医,三流风水四流相,五流丹青六琴棋,七僧八道九为尼,这是中九流。指的是有功名的书生、医生、风水师、相面算卦的、自画自卖的、弹琴下棋的、僧人、道士和尼姑。”

  “至于这下九流,一流巫,二流娼,三流掌秤四流帮,五剃头,六吹手,七戏八讨九卖糖,指的是巫师、暗娼、掌秤的、媒婆、剃头的、吹鼓手、戏子、要饭的和卖糖人的这九个行当,而我要带你去见的,正是这下九流里最拔尖的七个人。”

  我听的一愣,敢情疯老头吹嘘了半天,要去找的就是几个下九流啊!顿时心里不大乐意了,不是看不起这些行当,是我实在想不出这些人和我们的断头约会有什么关系。

  疯老头太了解我了,一见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什么,笑道:“怎么?看不起人家?觉得和断头约没关系?我就明告诉你,只要这七个人肯出手,什么南派断头约,统统一边去,南派猎杀来多少人,都教他们有来无回。”

  我一听这牛吹的,反正吹牛也不用交税,我也懒的反驳他,就由他继续吹去。

  疯老头见我还一脸的不信,也有点急了,说道:“杜老二你看见了没?杜老二就是下九流中的吹鼓手,一曲吹得肝肠断,两曲准让魂魄散,三曲听完阳寿尽,命赴黄泉永不还,这四句就是当年奇门中人对杜老二的赞扬。”

  “还有那谢玉虎,是下九流中的戏子,二十年前,和他四个哥哥在奇门之中并称五虎,一手谢家秘传的神仙索至今无人能破,当年提起魔手谢玉虎的大名,奇门之中谁人不知。”

  我慢悠悠的接了一句:“可那谢玉虎自己也说了,四个哥哥有三个都没活过三十岁的,真牛逼就不会这么早死了。”

  疯老头忽然大怒了起来,伸手就来敲我,我急忙跳开,猛跑几步和他保持距离,这老头敲人的手劲越来越大,刚才敲了我一下,现在还疼着呢!

  疯老头则在后面喊道:“谢家四兄弟的死,谁都说得,唯独你说不得,谢家四兄弟和你父亲那是刎颈之交,他们之死,有三个是陪你父亲在各地奋战到最后一刻的,谢老四更是在你父亲遭到暗算,被群妖所困时,使出了神仙索,掩护你父亲逃走,他却独自留下,以一人之力面对数百妖物,流尽最后一滴血而亡。”

  我顿时一惊,猛地立足转身,脱口而出道:“什么?”

  疯老头眼圈微红道:“这下九流十三人,实际上都是你父亲的心腹,称我一声大哥,只不过是给我面子而已,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英雄盖世的人物,自从谢家四兄弟战死之后,你父亲为了保全剩下的九位,才让我出面将他们从北派猎杀中除名。”

  “这些人,个个都随你父亲南征北战,哪一个不是九死一生,虽然都是陈年往事了,可当时许多场景,老子依旧历历在目,想来仍旧让人热血沸腾。”

  “所以说,这些人别人可以不尊敬,你必须毕恭毕敬,每一个都是你父亲的挚友,到了关键时刻,是能为了你舍弃性命的人。”

  我听的心头狂跳,父亲还有这样的一班兄弟?怎么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呢?为什么父亲临死的时候却告诉我,只能相信疯老头一个人呢?这都怎么回事?

  如此一说,我忽然强烈的想见到剩下的七人,我想知道关于父亲的一切。

  疯老头却忽然不说话了,一双小眼睛中发着光,看着前方,脸上又堆起那种狐狸看见鸡的笑容。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已经进了城,前方一堆孩童围着一个小摊,一个蔫了吧唧的老头坐在摊子后面,手里拿着个小勺子,不知道挖着什么玩意,在一个模具上浇淋着,不知道是卖什么的,而疯老头的目光,正盯着被那堆孩童围在中间的老头。

  疯老头一脸贼笑的凑了过去,走到那群孩童后面,忽然大吼一声道:“焉老狗!”

  那焉了吧唧的老头猛的一抬头,一眼看见疯老头,爬起来将手里的东西往摊子上一放,转身就跑,连摊子都忘了收拾。

  疯老头也不追赶,站在摊子旁边大声喊道:“焉老狗,你再跑一步,我就把你的摊子砸了,我敢保证,一件完整的家伙都不给你留下。”

  那老头猛的站住了身形,一转头道:“树疯子,你还想老子怎么样?难道非要逼老子揍你个老不死的?”

  我一听顿时乐了,这老头的名字真有点意思,而且听语气,这老头也不是好惹的主,能开口这么骂疯老头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疯老头也不生气,笑道:“焉老狗,先别生气嘛!我这回真不是来闹你的,来来来,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我保证你有兴趣。”

  焉老头怒道:“滚滚滚,老子不稀罕,就算你请了天王老子来,老子也不回北派猎杀,你当我是什么人,说撵滚蛋就撵滚蛋,说要我们回去就叫我们回去,我们就这么没皮没臊嘛!”

  口中说着话,人却向我们走了过来,到了近前,往我脸上看了一眼,谁知道这一眼一看,顿时“咦”了一声,走到我的面前,上下左右打量了我一遍,惊奇道:“王越山是你什么人?”

  我一看那个小摊位,见上面摆着几个小糖人,都是戏文里的人物,有穆桂英、有赵子龙、有秦琼、有武松,前前后后十几个,个个栩栩如生,实在精致。

  心中念头一动,知道此人必定是下九流中的卖糖人,一想到此人之前曾是父亲的左右臂膀,心中顿起一股亲近之情,恭恭敬敬的一点头道:“焉伯,王越山正是我的父亲,我叫王小华。”

  谁知道那焉老狗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一沉道:“你小子怎么这么没有眼光呢?我虽然长的成熟了点,可我比你父亲还年轻三岁,你应该叫我叔叔,叫我伯伯岂不是想催我老的更快点嘛!”

  我心头暗笑,就长这样式的还成熟呢!他要不说比父亲还年轻,我都以为他比疯老头还老的,但却不敢表现出来,这家伙也和疯老头差不多,都是说翻脸就翻脸的主,当下急忙改口道:“焉叔叔。”

  焉老狗顿时笑了起来,一脸的褶子都开了花,笑道:“不错不错,这孩子嘴甜,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你父亲现在怎么样?”

  我一听,顿时知道这人是真的离开奇门太久了,连我父亲的死讯都不知道,当下说道:“家父已经与三年多前过世了,这次我来找焉叔叔,是为了......”

  后面的几个字还没说出来,疯老头就抢着说道:“王越山死了,现在他儿子被人欺负了,我一个老头子势单力孤斗不过人家,所以我带他来找你们几个,就这么回事。”

  焉老狗一听勃然大怒,猛的一下跳了起来吗,,骂道:“他MLGB,谁?你说是谁欺负越山儿子的?老子去将他下水拉出来荡秋千玩。”

  疯老头一见焉老狗上套了,悠然的又来了一句:“不但被人欺负了,人家还指名道姓的骂上门了,甚至公开对外面叫嚣了,一个月后要他的命,还说他喊谁都行,反正我是实在见不得越山的儿子受苦,就带来找你了。”

  那焉老狗看上去焉了吧唧的,脾气却异常的火爆,大声吼了一声道:“走,带我看看去,我想看看究竟是哪个这么牛逼!”

  疯老头一见,顿时打铁趁热道:“你的意见,这回你也去?”

  焉老狗又一声大喊道:“去!一定去!别的人我可以不管,越山儿子的事,我却无法坐着旁观,这个热闹,我凑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