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四章:一刀分阴阳

第四十四章:一刀分阴阳

  疯老头见套牢了,才悠然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要去的,我可没逼你,一个月后南山腾龙峰,对手是南派猎杀,断头约。”

  焉老狗情绪激动道:“管他MLGB是谁,什么南派猎杀,什么断头约,来多少都......”话说到一半,好像终于明白了过来,眼睛猛的一下睁了好大,死盯着疯老头颤声道:“南派猎杀?断头约?”

  说实话,我心里开始有点往下沉,这个反应和刚才的慷慨激昂完全是两回事,我并不赞成疯老头这种连哄带骗的手段,就算人家去了,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又何必呢!

  当下上前一步道:“焉叔,你要是不想去,我可以理解,不用为难。”

  疯老头一听就急了,上来拉着我道:“焉老狗一向言出必行,你这么说不是打你焉叔的脸吗?”

  焉老狗迅速的冷静了下来,板着脸对疯老头道:“树疯子,你是越来越不厚道了,开始对老子下套了啊!不过你放心,我焉老狗就是吐口唾沫都能砸个坑,说话一定算数,不过可不是被你套住的,我是为了孩子去的。”

  说完话一转脸,对我说道:“你这孩子厚道,和你父亲一样,就冲你叫了我一句焉叔,这事我也得去,何况越山已经不在了,叔哪能袖手旁观。

  “不过,叔得先处理一点私事,这断头约有去不一定有回,叔得把一些多年旧账都算清楚了,免得死的不安心。你们先回去,树疯子住哪我知道,我事情处理完就来。”

  我听的大为感动,刚想说几句感谢的话,焉老狗却一转身,对着围在糖人摊子前面的那些孩子们说道:“今天老子高兴,这一摊糖人儿,送给你们吃了。”说完转身就走,糖人摊也不要了,剩下那些孩子开心的疯抢。

  等焉老狗走的看不着影儿了,疯老头才一脸羞愧的说:“焉老狗说的对,我好像是有点不厚道了。”

  我斜了一眼疯老头道:“你才知道啊!”

  疯老头冲我一瞪眼,马上又换上那副老狐狸的表情笑道:”不管怎么说,又拉了一个,焉老狗一向言出必行,他说去就一定会去。我琢磨他现在是去找大老巫的麻烦了,不过闹一闹也好,省的他们呆久了筋骨活动不开。”

  说到这里,又“嘿嘿”一笑道:“焉老狗一手流水行云,绝对不是好玩的,南派谁和他对阵的,先TM烧几柱高香吧!”

  说完转身就走,我知道他是要去找下一个目标,急忙跟上,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信心大增,我相信父亲的眼光,有他的好兄弟们帮手,还怕什么断头约。

  不一会来到一条老巷子里,两边的高楼大厦,将巷子里的阳光遮挡了个严实,使整条巷子看上去都蒙上了一层阴暗的气息,除了压抑,还是压抑,一走入巷子,我就浑身的不舒坦。

  疯老头也是一副吃了苍蝇似的表情,一边走一边挠了挠自己一头乱发道:“走,老子带你理个发去。”

  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次要找的是剃头匠,我父亲的兄弟之一,一定也是个牛逼轰天的人物。

  可等疯老头在一家破旧不堪的小店门口停下来的时候,我心里就又犯起了嘀咕,这店小的实在可怜,从外面看,里面也就能坐两个人,连个招牌都没有,就在外面用红漆喷了两个字--理发。

  我们俩一进店,就几乎将店里占满了,一个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从里间迎了出来:“理发啊?”一眼看见了疯老头,顿时就将脸一沉。

  我打量了几眼,这人最多四十来岁,头发打理的很整齐,细长眉毛细长眼,白净面皮高鼻梁,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第一眼感觉挺和善,看上去像是个好说话的主。

  疯老头一点头道:“恩!理发!给老子理个九命头,一定要九命的,命少了不够死的。”

  那人冷着脸道:“对不起,本店小,接待不了大菩萨,你该去哪就去哪,本店不做你生意。”

  疯老头也不生气,大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坐,对着镜子扒了扒自己的头发道:“不做我生意也行,说实话老子也不稀罕,你那点破手艺老子还看不上呢!能来你这里转悠一下,实在是给你脸了,老子就问你一句,王越山儿子的生意做不做?痛快的一句话,做就做,不做老子马上走。”

  那人一听,顿时就是一愣,一双细长的眼睛对我一扫,上下打量了我几眼,沉声道:“这就是越山的儿子?”

  随即又自己点头道:“恩,看来是了,开两眼了,像是越山的种。”

  我站在旁边心里一阵阵的惊悸,到不是因为他能看出我已经开了两只眼,而是他打量我的那几眼,每盯在一个地方,皮肤上就像针刺的一般,痛的我不由自主的想躲。

  疯老头道:“废话,不是越山的种我能带过来吗?现在孩子有事,被人下了断头约,对头还满麻烦,你就说你帮不帮吧?”

  那人根本不理疯老头,走到我身边左看右看,细长的眼睛中逐渐升起一丝雾气,问我道:“你父亲呢?他怎么没来?”

  我老老实实的回道:“父亲三年前被人打的五脏尽碎,已经不在了。”

  一句话说完,我就觉得身前陡然一阵寒气逼来,急忙抬头去看,只见那人陡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身上煞气一波接一波的像外扩散,哪里还有半点和善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尊杀神。

  疯老头也感觉到了,急忙喊道:“岳一刀,你收敛点,别把孩子吓着。”

  岳一刀身体一震,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收了那股煞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才问我道:“谁下的手?”声音异常的冷静,还带着一丝毅然。

  他这一问,我就听见疯老头忽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依旧老老实实的回道:“不知道,父亲不告诉我,也不许我报仇,但我一定会找出他来,要他偿命。”

  岳一刀点了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挺直了胸膛,大声道:“王小华!”感觉有点像受阅的士兵。

  岳一刀没有再说话,伸手摸了下我的脑袋,转身走到疯老头身边道:“时间、地点、对方的来头。”

  疯老头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结局,对着镜子笑道:“一个月后,南山腾龙峰,南派猎杀,断头约。”

  岳一刀面色一沉,略一思索道:“孩子不能去。”

  疯老头却一摇头道:“孩子必须去!”

  岳一刀一双细长的眼睛一眯,瞟了一眼疯老头道:“为什么?”

  疯老头想都没想就说道:“因为他是王越山的儿子。”

  岳一刀又沉默了,许久才点头道:“恩!我知道了,刘讨饭那里我去通知,你再去叫下老虎、大老巫和芬姐。”说完自己一头扎进了里间,再也不见出来了。

  疯老头也不废话,二话不说,起身拉着我就走,一直出了巷子,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回头冲着巷子狠狠的“呸”了一口骂道:“去你妈的岳一刀,就知道装逼,迟早老子弄死你。”

  我也看出来了,疯老头好像和这个岳一刀不大对付,忍不住笑道:“有能耐当着人家面说,背后骂人算什么好汉。”

  疯老头一瞪眼道:“你懂个屁,当他面说会死很惨的,一刀分阴阳的名头你以为是吹来的吗?老子当年就讥讽了他两句,结果晚上趁老子睡着了,给我剃了个惹鬼上身头,害的老子贴了三个月的黄符。”

  我一听就乐了,敢情疯老头也有能制得住他的主儿,心里对这个岳一刀也充满了兴趣,就问道:“他这么厉害?剃个头就能惹鬼上身?”

  疯老头道:“那是当然,你父亲能看上的人物,有哪个没有翻江倒海的本领,这家伙不但有一手好奇门术,刀法绝对一流的,是个眼睛眨一眨都能要人命的主,以后你离他远点,这家伙除了服你父亲之外,谁都不放在眼里。”

  我又好奇道:“那刚才的焉老狗和他比,谁厉害点?”

  疯老头一撇嘴道:“老狗虽然也不差劲,可他看见岳一刀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你说他们谁厉害?”

  我似有所悟道:“怪不得刚才他提都没提焉老狗、杜英俊和谢玉虎三人,我还以为他忘了他们,敢情是看不起他们啊!”

  疯老头“嘿嘿”一笑道:“那你就错了,你知道狗最擅长的是什么?”

  我随口答道:“看门呗!”

  疯老头摇头道:“狗最擅长的是嗅觉,鼻子最灵,焉老狗之所以叫焉老狗,就是因为他有着比狗还灵敏的嗅觉,任何味道他只要一嗅,就再也别想逃开他的追踪了。”

  “可就这个最值得让老狗骄傲的特点,也比不上岳一刀,他刚才没提老狗、杜老二和谢玉虎,是因为他已经嗅出了我身上有糖水味、杜老二的汗味和谢玉虎的脂粉味,知道我已经找过他们三个了。”

  我又是一惊,这人的鼻子也太灵了,就算是狗,只怕也做不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