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五章:揪老虎耳朵的女人

第四十五章:揪老虎耳朵的女人

  疯老头看出了我的惊讶,又干笑两声道:“不用那么吃惊,他这还不算绝的,眼皮子夹紧点,兜好你的眼珠子,等会别掉了下来。”

  我已经完全服气了,父亲这帮兄弟,确实都是牛逼人物,说实话,我有点自豪,要知道鱼出一湾鳖出一滩,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有着这帮兄弟的父亲,起码也得相当牛逼才行。

  疯老头却没有在理我,一直往前走,我知道前面就是菜场,之前和蓝小姐去买过一只鸡,心里盘算了一下,讨饭的岳一刀会去喊,剩下的还有巫、娼、掌秤的和媒婆,在菜场混的,不用问肯定是掌秤的了。

  进了菜场,转了半天看到不少秤,每个菜摊上都有一个,还是电子的,就没一个像是玩奇门术的,心里不禁嘀咕了起来,该不会是疯老头嘴馋了,真的想来买一只鸡?

  刚想到这里,就看见一个大胖子走了进来,个头满高,圆头小眼,大手大脚,身上湿漉漉的,像刚被泼了一盆水。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人胖的真叫离谱,那肚子大的,我可以和任何人赌一百块钱的,赌他站直了低头绝对看不到自己的脚。

  疯老头却贴了过去,伸手一拍那人肩头道:“老虎!”

  老虎这个名字,岳一刀已经提过一次了,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胖的一头老虎,我真怀疑他这个体型,还能不能和人动手,三圈一兜,打不打得倒别人不一定,自己铁定累趴下。

  这胖老虎一看见疯老头就笑了起来,一笑脸上的肥肉都挤到了一起,挤的一双小眼睛几乎都看不见了,和疯老头笑起来的时候有的一比。

  随即却一把就抓住疯老头的胸襟,一抬手把疯老头给提了起来,依旧笑眯眯的说道:“树疯子,我等了你二十年了,你终于敢倒我的地盘上来了,自己说吧!想怎么个死法?”

  他这话一说完,大半个菜场都忽然安静了下来,还有几个卖猪肉的都把杀猪刀摸了起来,不怀好意的盯着我和被老虎提起来的疯老头看。

  疯老头一点也不惊慌,笑道:“怎么死都行,要不?咱俩比比谁吃的多,看看你能不能把我撑死?”

  那老虎“哈哈”一笑道:“树疯子,你这油嘴滑舌的毛病还是一点没变。”随手丢下疯老头,走到旁边的猪肉摊前。那些杀猪的一见,也就把杀猪刀丢了。

  老虎还没说话,那摊主就笑眯眯的问道:“虎爷,今天想吃点什么?里脊?排骨?精后腿?都是早上刚宰的,还热腾着呢!”

  老虎手一指摊位上的两个猪腰子道:“今天没胃口,就这两个行了。”

  那老板答应了一声,拿了个塑料袋将两个腰子装了递给他,老虎接过转身就走,也不提钱的事,偏偏那老板也一声不吭,还笑的一脸灿烂,好像老虎拿了他的猪腰子是给他脸面了一般。

  老虎提着两个腰子,一直出了菜场,疯老头就这么跟在后面,我凑了过去,低声道:“这老虎怎么做了菜场恶霸?拿人家东西都不给钱的,这样的人,咱们用的着求他帮忙吗?”

  疯老头笑道:“你懂个屁!你没见卖猪肉的那脸都笑开花了?老虎是你父亲的兄弟,能是白拿人东西的人嘛?”

  “这菜场之前是几个恶霸罩着的,每天每个摊子要一笔钱,不给就打,结果老虎来了,将那几个恶霸都给整趴下了,从此这里就他罩,一毛钱不要,一年下来谁家不省个两三万。”

  “更何况,这些人平时没少受他的好处,一般菜场里谁来惹事,招呼他一声就行,现在整个菜场都把他当恩人一样看,别说两个猪腰子了,提半扇猪都不会有人吭一声。他在这里掌的不是秤,掌的是人心。”

  说完又回头看了一眼菜场道:“你这话也就和我说说,菜场里的人可不大愿意听到说老虎的坏话,这里的人杂的很,其中不泛心狠手辣的,一个搞不好,捅你两刀都轻的。”

  我一想刚才的情况,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对前面那个高大肥胖的背影也生出几分敬意来。

  出了菜场就是一排老式平房,大概是建来专门租给卖菜的住的,这些人都是苦哈哈,生活条件也不要求高,有水有电就行了。

  老虎在前面正走着,“哗啦”一盆水泼了出来,顿时淋了老虎一身,疯老头急忙一把拉住我,对我一眨巴眼道:“先等等,看看好戏再说。”

  我心想这有什么好看的,被泼了盆水而已,人家也不一定是故意的,以老虎的胸襟,该不会和人家计较的。

  谁知道老虎一下就炸毛了,将脸一抹,把装有猪腰子的塑料袋往腰上一别,手一伸指着那屋里就骂了起来:“王丽芬,你TM给老子出来,一天不收拾你就难受是不是?老子就纳闷了,怎么就惹到你这个娘们了,整天过去一盆,过来一盆的,有意思吗?”

  他刚一开口,门就打开了,一个半老徐娘倚门而立,眼一瞟老虎道:“呦!今天吃枪药了?这么大火气?要不要老娘给你泄泄火啊!”

  说到这里,忽然一变脸道:“老娘一天不泼你两盆就是不舒服,怎么的?不服你有本事别从老娘门口走,长个翅膀从天上飞过去!别以为你一身猪油膘老娘就治不了你了,老娘告诉你,泼你两盆都是老娘高兴的,哪天不高兴了,泼你三盆四盆你也得给老娘乖乖的挨着,三天不收拾你,还炸毛了还!”

  我算是彻底明白什么叫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了,心里也明白了,怪不得老虎身上湿漉漉的,敢情之前就挨了一盆了,想想也不由得好笑,这老虎在菜场挺牛逼的,可这个女人好像是他的克星,一副吃定了他的样子。

  旁边的住户有人伸出头来,一看是老虎和那女人吵架,脸上顿时浮起了笑意,又纷纷将脑袋缩了回去,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了。

  疯老头却忽然凑了过去,还没说话就露出一副老狐狸般的笑容,往那女人面前一站,大声喊道:“芬妹!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这气质高雅的,都能去选中国小姐了。”

  我顿时一阵干呕,这疯老头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可越来越高明了,这个女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标准的泼妇模样,和漂亮两个字完全就搭不着边,至于后面半句,我只能当完全没听见了。

  那半老徐娘一见疯老头,眼里顿时一亮,随即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口中骂道:“看你那个老骚货的样子,再怎么讨好老娘,老娘也不愿意正眼瞧你!怪不得老虎还翘起尾巴来了,敢情是在你面前要脸呢!说!爬来这里干什么?”

  疯老头似是早有准备,一闪身避开巴掌,继续笑着说道:“还是芬妹眼亮,一看见我就知道我来是有事,傻老虎就看不出来,还准备和我拼饭呢!”

  那半老徐娘嘴角一撇,瞟了一眼疯老头道:“老虎懒得搭理你而已,你以为你是哪根葱,老娘搭理你完全是看在王越山的面子上,不然一巴掌呼死你。”

  疯老头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一听她提到了父亲的名字,赶紧一把将我拉了过去,往那半老徐娘面前一塞道:“好好瞅瞅,这小家伙是谁的种?”

  那半老徐娘看了我一眼,马上又看了一眼,一伸手将我拉了过去,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也不说话,我只好自报家门道:“阿姨,我父亲就是王越山。”

  那半老徐娘一点头道:“我看的出来,这鼻子这眉毛,活脱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那死鬼老爹呢?怎么没来?”说话语气忽然就变的极其温柔,和刚才骂老虎骂疯老头的样子,完全就是两个人。

  我还没接话,疯老头就哭天喊地的嚎上了:“可怜的越山啊!你死的好惨啊!死了千万不要闭眼啊!好好看着你这帮朋友会怎么对你儿子啊!看看你儿子被人欺负有没有人出头啊!”

  我顿时一愣,疯老头这又玩的哪一出?对焉老狗下套,对岳一刀激将,对老虎准备用哭的感动?可你要装也装的像点啊!这干嚎不掉眼泪,谁看不出来是装的啊!

  果然,那老虎一听,转头就想跑,可刚跑两步,就发现面前已经多了个双手掐腰面色铁青的女人,正是那个半老徐娘。

  我都没看见她怎么动的,眼一花她就已经拦到了老虎的面前。

  那女人一拦住老虎,就阴阳怪气的问道:“想去哪?”

  老虎转头看了一眼疯老头道:“你还没看出来吗?树疯子都用装哭来激我们出手了,麻烦肯定小不了,我TM才不会傻到上他的当。”

  我一听可以啊!这老虎看着又肥又蠢的,可一点也不傻啊!疯老头这一手算是玩砸了。

  谁知道那半老徐娘一伸手就揪住了老虎的耳朵,一提溜就把老虎给拉了回来,边走边说道:“你当老娘眼瞎吗?帮不帮老娘拿不了主意?没老娘的话你再跑一个试试?老娘保证把你两个卵蛋割了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