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六章:混乱

第四十六章:混乱

  老虎被她扯着耳朵硬是不敢乱动,一个劲的喊疼。

  王丽芬提溜着老虎走了回来,对疯老头吼道:“好了,别装了,不哭就够难看的了,一哭更难看,再敢假嚎一声,老娘拿针把你嘴缝上。”

  吼完又说道:“说吧!究竟多大的事?能让你拉下脸皮来求我们回去,我还真想不出来什么事能将你难为成这样。”

  疯老头立马就不装了,马上换了一副笑脸道:“芬妹子真是观察细微,老哥哥这点把戏哪能瞒过你的法眼,是这样的......”

  疯老头吧啦吧啦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那半老徐娘一听到断头约三个字,脸色也变了,狠狠一跺脚道:“南派也太欺负人了!”

  说着话走到我身边道:“孩子你别怕,有你王姨在,我看谁敢这么不开眼!走,我领你去找大老巫去。”

  疯老头一听,顿时满脸堆笑道:“好好好!芬妹子出马,一个顶三,大老巫就算不卖我面子,也一定会卖芬妹面子的。”

  那老虎却好像还没反应过来,苦着脸道:“这可是断头约,咱们已经离开北派猎杀好久了,有必要趟这浑水吗?”

  那半老徐娘反手就一巴掌,老虎想躲来着,可那女人的动作实在太快,“啪”的一声就扇了个正着,骂道:“越山不在了,儿子和人断头约,你说帮不帮?你说帮不帮?”说着话又一巴掌。

  这回老虎有了防备,一低头躲了过去,一指疯老头道:“帮越山儿子我没意见,可这老家伙我看着来气,当年把我们赶出猎杀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会有回来求我们的一天!”

  那半老徐娘眼一瞟疯老头道:“就凭他也想把我们赶出猎杀?当年肯定是王越山那王八蛋的主意,他自己没脸说,让这老家伙背口黑锅罢了,现在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也就是他儿子来的,要是王越山亲自来,老娘要不叫他喝三盆洗脚水,老娘王丽芬三个字倒过来写。”

  我知道这些人都是和父亲有过命交情的,听着她骂父亲,也不敢多话,就站一边听着。

  疯老头却猛点头道:“可不是嘛!都是王越山那小子搞的鬼,说我们猎杀太危险,要让你们过安稳的生活,一个劲的怂恿我将你们从猎杀除名,还威胁老子只要不开除你们,他就撂挑子回家带儿子去,不然看着你们一个接一个的完蛋,他受不了,看不下去。”

  疯老头这明是骂父亲,实际上是把当年的事解释清楚了,还让他们担上了父亲的人情,这老家伙贼的很。

  果然,那半老徐娘一听眼圈就红了,骂道:“我不知道吗?要你说出来,要不是那王八蛋出发点还是好的,我早扇他去了。”

  一转头对老虎道:“你回去收拾一下,晚上就到树疯子那去,我去了之后要是没看见你,就开始计时,迟到一分钟,老娘就送你一顶绿帽子戴戴。”

  我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老虎和这王丽芬是一对儿,那就不怪了,怕老婆太正常了,我也有往这方面发展的趋势,薛冰一瞪眼我就有点打颤儿。

  奇怪的是,两人明明是一对儿,怎么不住在一起呢?可又不敢问,只好在肚子里憋着。

  好在没憋多久,王丽芬交代了老虎一句之后,转身就走,王虎像被蝎子扎了一样,飞快的跑回去收拾东西了。

  我和疯老头跟在王丽芬身后,悄悄拉着疯老头落后了一点,问道:“他们不是一对吗?怎么不住一起?”

  疯老头眨巴了一下小眼睛,又故意落后了两步,才小声说道:“下九流中的娼,指的就是她,和老虎是一对儿,可老虎睡觉打呼噜,她受不了,就把老虎赶出去一个人住了,偶尔晚上容许老虎回去解解饥渴。”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啊!老虎怎么能容许他老婆做这个?”

  疯老头笑道:“她只管不卖,城里所有的大小鸡头都听她的,自己根本不会出去做,何况,就她这样式的,除了老虎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谁愿意要她啊!”

  话刚说完,我就听见“啪”的一声响,疯老头已经被一巴掌扇了出去,王丽芬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让你在小孩子面前嚼舌根,老娘撕了你的舌头。”

  疯老头一骨碌就爬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喊道:“我不敢了,我不敢了。”眨眼已经没了影子。

  我看的大乐,这几人个个都是极品,也不知道当年父亲是怎么把他们都拢到手下的。可疯老头跑了到是个麻烦事儿,目前只见到杜英俊、谢玉虎、焉老狗、岳一刀、老虎和王丽芬,还有两个没见人影,他这一跑,我到哪去找去。

  王丽芬却走了过来,正色道:“孩子,你别听树疯子嚼舌根,风尘女子之中,多的是侠肝义胆,他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罢了。”

  说着话一伸手拉着我就走,边走边说道:“走,王姨带你去找大老巫去,时间不多了,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有他帮忙会多点胜算,大老巫鬼点子多,说不定还能想个办法把你的五行之眼打开。”

  我一听大喜,也顾不上疯老头了,跟着王丽芬就走,要是五行之眼能打开,我的战斗力会上升一大截,说不定也能在断头约中搞定一个对手。

  不一会进了个小区,远远的就听见一个人正在破口大骂,骂的十分难听,污言秽语不断传来,却没有人回应。

  我一听就是一愣,这声音分明是焉老狗的,他怎么跑这来了,骂的又是谁?

  王丽芬一听就笑道:“这焉老狗,又来找大老巫的麻烦了,估计知道断头约不一定能回来,想把他们三个之间的那点破事先给解决了。”

  我一听顿时大感佩服,焉老狗当时确实说过要去处理点私事,只是没想到他所说的私事和大老巫有关系,听他骂的这么恶毒,估计两人之间的仇结的还不浅。

  当下问道:“王姨,焉叔怎么和大老巫结的仇?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王丽芬笑道:“还能因为什么,男女关系呗!焉老狗喜欢李媒婆,李媒婆却喜欢大老巫,结果焉老狗就记恨上了大老巫,整天说什么夺妻之恨,要和大老巫决斗。”

  “其实大老巫才冤枉,他修炼的巫术必须童子身,根本就没想过要找女人,和李媒婆更是毛线关系都没有,平白无故的被焉老狗记恨了几十年。”

  “好在大老巫度量大,也不理焉老狗,不然两个早就打起来了。”

  说到这里,又“噗嗤”一笑道:“我们几个之间的关系,说是朋友吧!又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焉老狗和大老巫不对付,岳一刀和刘讨饭的交好,却和老虎不对付,我因为和李媒婆不对付,连带着和焉老狗也不对付,焉老狗除了和大老巫不对付之外,还看谢老五不顺眼,杜老二和谢老五比较要好,却又和刘讨饭犯冲,反正,乱七八糟的,经常见面就打。”

  “说不是朋友吧!只要一人有难,必定会全力相助,关系乱的很,扯不清楚。也正因为这个,互相之间根本就不能合作,有时候甚至互相较劲儿,帮倒忙塌对方的台,你父亲之所以不想让我们留在猎杀,这也是一点原因。”

  我听的一愣,这关系乱的,确实有点理不清,这样到时候断头约还怎么打?该不会自己人先打个半死吧?

  说话间,已经看见前面的焉老狗了,正在一栋楼下跳脚大骂,旁边还有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在劝着,疯老头脚程到快,早就来了,抱着膀子在旁边看热闹。

  这场面已经够乱的了,没想到王丽芬张口又来了一句:“李媒婆,你这段狗血三角恋啥时候才能结束啊!大老巫练的是啥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天到晚不要个X脸,仗着焉老狗喜欢你,耍的焉老狗团团转,有意思吗?”

  我一听那女人就是李媒婆,急忙抬头看去,只见那女人单眼皮儿桃花眼,小巧的鼻子薄嘴唇儿,身段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看得出来,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胚子。

  那李媒婆又哪是个能吃哑巴亏的主,一听王丽芬这么说,马上张口就来了一句:“呦,我哪有你王家妹子有本事,面首无数婊子成群的,也不知道给老虎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也就是老虎那身板,换另一个稍微弱一点的,都能被绿帽子压死。”

  我一听这要坏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准要打起来,刚想说话,疯老头却忽然甩了个眼色给我,我马上闭上了嘴。

  果然,王丽芬一听就冲了上去,一边伸手去挠李媒婆,一边骂道:“你个老骚货一把年纪了,除了卖弄风骚就会嚼舌根,看老娘不把你舌头给剪了。”

  那李媒婆也不甘示弱,马上骂骂咧咧的和王丽芬挠上了,焉老狗急的在旁边直跳脚,一个劲的叫唤:“别挠了,别挠了,王丽芬你有事冲我来,别挠小娟娟的脸啊!”

  我一听这焉老狗对李媒婆的称呼,竟然还带叠字的,哪里还忍得住,顿时“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就在这时,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大喊:“住手!”声音之大,如同龙吟虎啸,直震的我双耳一阵“嗡嗡”做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