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七章:火之眼,开!

第四十七章:火之眼,开!

  不用问,喊这一嗓子的肯定就是大老巫了,光听这一声喊的,就知道此人必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这声音一起,几人就不吵了,疯老头也面色一变道:“都别闹了啊!大老巫真的生气了,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不值得啊!”

  焉老狗嘟囔道:“我怕他个毛,声音大了不起啊!喇叭声音也大,也没见能吵死人。”被李媒婆拉了一下,也不再说话了。

  这时又有几人进了小区,带头的正是岳一刀,身边跟着一个叫花子打扮的人,四十来岁,面黄肌瘦,头发比疯老头还乱,脸上全是泥垢,就露两个大眼睛滴溜溜直转,身上更是衣衫褴褛,腋下夹了根一米多长的青竹竿儿,想来就是刘讨饭了。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杜英俊、谢玉虎和胖老虎三人,一见到我们就是一愣,互相点了下头,都没说话。

  这样一来,下九流中的人就有八人到了场,就等大老巫出现了。

  疯老头一见杜老二,顿时奇道:“你怎么也来了,我不是让你别乱跑吗?”

  杜老二可能是这九人之中最尊敬疯老头的一个,点了下头道:“是老大打电话喊我们来的,说有要事,必须到场。”

  我一听就心里“咯噔”一下,王丽芬刚才也说过,他们九人貌似不和,实际上谁有事其他人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助,该不会这么巧,大老巫也出事了吧?如果是这样,那些八个人还能有几个人会帮我们的呢?就算分一半吧!实力也是大减。

  我正在胡思乱想,从楼房中走出来一个年轻人,额如白玉,目似点漆,白净秀气,举止斯文,西装笔挺,皮鞋铮亮,戴着黑框眼镜,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即俊秀又透着一股子儒雅气息,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美男子。

  我以为这人应该是大老巫的徒弟什么的,谁知道李媒婆一见这男子,顿时眼睛一亮,娇声喊道:“巫哥!”竟然向那男子跑去。

  我顿时一惊,在我的直觉里,一直以为大老巫应该是长发披肩,神神秘秘,满面阴晦的老头,谁知道竟然是这样一个翩翩美男子,怪不得焉老狗一直都没戏,我要是女人,肯定也会喜欢大老巫不喜欢他的。

  大老巫却手一摆,制止了李媒婆接近他,双眉一皱道:“李小娟,你知道我修炼的是什么术,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接受你,我劝你还是接受老狗的好,老狗对你这么多年忠心不二,就算你的心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

  那李媒婆一愣,想来是早就知道这种结局了,只是大老巫亲口这么说出来,还是有点承受不了,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大老巫不在管她,从她身边走了过来,目光从大家身上一一瞟过,点头道:“大家都来了。”

  几人纷纷应了声,疯老头干咳了一声,伸手一指我,说道:“大老巫,事情是这样的,这是王越山的儿子王小华......”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大老巫已经手一伸拦住他继续说下去,对我一招手道:“不用说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二十来年了,孩子你过来。”

  说实话,被这样俊美少年称呼为孩子,我有种说不出的别扭,可一想到这人是下九流之中的老大,又是李媒婆喜欢多年的人,年纪估计小不了,之所以这么年轻,可能因为和他修炼的巫术有关,心里又坦然了许多。

  当下走上前去,大老巫上下打量了我几眼,面上显出一丝失望的神色,问道:“才开两眼吗?五行之眼开启到什么状况了?”

  我知道这几人都是不得了的人物,当下一五一十的把自己走阴时看到的情况说了出来,并且一一指出眼睛所在的位置。

  大老巫听完,长叹了一口气道:“越山是对的,就算有他七眼开的修为相助,也只能冲开慧眼罢了,接下来想开五行之眼,必须要借助外力了。”

  说着话,对大家一招手道:“走,都跟我上楼,我给大家看看在这二十年里,我潜心研究出来的东西。”说完率先转身上楼,大家也纷纷跟了上去。

  上到二楼,大老巫打开房门将大家让了进去,一进门大家就都愣住了。

  只见一个偌大的客厅之中,用无数块紫色水晶搭了个圆台,足有六十公分高,台子上又用五色石头砌成五个原柱形物体,每一个有十几公分高,颜色区别的很明显,分为红、白、青、黑、金五色,每一色为一个圆柱。

  这五个圆柱的上面,分别刻了五个图形,金色圆柱上的刻了一把刀、青色圆柱上刻了一棵树、白色圆柱上刻了几滴水、红色圆柱上刻了一团火、黑色圆柱上刻了一块石头,应该是对应五行,分成五个方位,匀称的围住中间紫色水晶形成的大圆圈。

  大家都摸不着头脑,只好一齐看向大老巫,大老巫面露得意之色道:“这是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研究出来的五行台,其中奥妙,可谓是玄之又玄,说多了你们也不一定能懂,我就说一点,这个五行台,可以帮越山的儿子,打开一只五行之眼。”

  此言一出,其余几人顿时个个面露惊讶之色,在这屋里的都是行家高手,谁都知道打开五行之眼的过程有多艰难,需要耗费十年时日就不说了,资质、心智、毅力、机遇缺一不可,而大老巫一开口就说能打开一只眼睛,这五行台该有多大的威力!

  大老巫又看了众人一眼,才继续说道:“二十年前,我五行台构思初成之时,越山已经算到天下即将有大劫出现,和我秘密商议,拜托了我一件事,要我退出猎杀,专心研究五行台,等到小华长大成人,助他一臂之力,打开一只五行之眼。”

  “可如果只要我一个人退出猎杀,难免会招人怀疑,其时正好谢家四虎接连出事,越山就以此为借口,让树疯子出面,将我们九人一起从猎杀之中除名,一是为了让我可以专心研究五行台,二也是想保全众家兄弟姐妹的性命。”

  “退出猎杀之后,我用越山给我的一大笔钱,四处搜寻搭建五行台所需材料,水晶到还好办,五色石却花了我近十年的时间,才收集够所需数量。

  “数月之前,五行台终于成功,我就预感小华也该出现了,果然不出所料,很快就收到了风,说王越山的儿子一出道就生撕柳异轩,智取黑童子,以一敌六大战血皮赤魈,风头劲爆,大有取代马平川成为北派猎杀第一高手的趋势。”

  “我就知道,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说到这里,大老巫话锋一转道:“不过,当年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越山,那就是如果想利用这五行台打开小华一只五行之眼的话,必须要有一个奇门高手,以全部的修为注入五行台,使五行台内含的晶石灵气得以启动,而这个人,我当然是不二的人选。”

  大家一听,顿时一起悚然一惊,正待说话,大老巫又将手一摆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此次劫难的重要性,此事已无回转余地,更何况,我和越山是兄弟,兄弟之子亦是我子,兄弟之托,就算粉身碎骨,亦不能负。”

  “所以,各位兄弟姐妹不要再劝,此事必须实行。”

  说完一转身,对我喊道:“小华,躺到水晶台上去。”

  我双目含泪,“扑通”跪倒,开口说道:“巫叔,我一只五行之眼,不开也罢,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散尽修为。何况,目前和南派的断头约之战仅剩月余时间,我就算开一只五行之眼,也于事无补,何不待到以后再慢慢商议?”

  大老巫却根本不听,一挥手拂在我肩头上,我的身体顿时一麻,整个人动弹不得,大老巫伸手在我头顶、额头中间、双眉之上、胸前之处,连续点了九下,一把抓住我的肩头,一甩一丢,已经将我摔在五行台上,头也不回对其余几人喊道:“为我护法!”

  几人含泪应了一声,李媒婆更是双目流泪,泣不成声。

  大老巫摘去眼镜,随手丢了,走到五行台前,猛的又是一声大喊,双手“啪”的一声击在紫水晶上。

  只见六十公分左右的紫水晶台,猛的一下发出紫色的光芒来,紫气弥漫,绚烂瑰丽,使整个房间都蒙上一层紫色的光辉。

  这紫色光芒一起,我身上陡然显现出一层红色光芒来,慢慢凝结成一层红光保护罩,上面九只眼睛,也逐渐显现了出来。

  这九只眼睛的状况,和我上次见到的又略有不同,除了双眉上面的两个依旧睁开的,胸前底下一排,又有一只眼睛开了一条缝。

  大老巫见九眼一现,就围着五行台疾转,每转到一根柱子前,就奋力对着图形猛的一拍,一拍之下,我胸前的五只眼睛上就会显示出一个图形来,五柱拍完,五只眼睛正好对应五行图形。

  我虽然身不能动,目光却能看到,上面两只紧闭的眼睛,一个是火,一个是雷,下面一排三个从左到右的顺序是土、木、水,其中水之眼睁开的比较大,木之眼次之,土之眼仅一条缝而已。

  大老巫猛的顿住身形,单手一伸,按在火之眼上,另一只手啪的一下按在红色石柱之上,大喊一声:“火之眼,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