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章:地狱式训练

第五十章:地狱式训练

  虽然梦想是美好的,可现实却是残酷的。

  这句话,我第二天就深刻的体会到了。

  疯老头一大早就将我拖了起来,我以为他要教我九天玄火了,谁知道只是让我从别墅到城区顺着马路跑了三十个来回,然后从六阳天火的起手式开始教起,气的我理都没理他,就自己跑回家吃饭去了。

  毕竟三十个来回跑下来不简单,我吃完饭本来想歇一会的,结果义父又将我拖了出去。好在义父讲解的十分有趣,我听的并不觉得枯燥,而且义父所教的一些手段也比较匪夷所思,比较能提起我的兴趣来。

  头一天教的三个术特别有意思,一个叫催泪术,一施展起来,可以让人流泪不止,虽然没什么大用,却十分好玩。

  一个叫枯木逢春,可以使枯死的树木再度复活,凋零的鲜花再度盛开,我学这个术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以后万一买花送给薛冰,就再也不用担心花会凋谢了。

  还有一个比较阴一点,叫驱狼斗虎,是一种可以暂时混乱对方心智的术,可以使对方分不清攻击目标,如果在对方人多的情况下施展,应该会效果不错。

  义父讲的深入浅出,生动有趣,我也听的津津有味,学起来自然上手的快,半天不到,三个术就被我玩熟了。

  到了吃中饭的时间,我可没闲着,催泪术接连施展了八次,结果可想而知,被大家群起而揍之,虽然都不重,痛是跑不掉的。

  总之,早晨疯老头的训练虽然无聊,也还能忍受,上午义父的教导很是舒服,上手也快。到了下午,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地狱式训练。

  义父从下九流的八个人中,挑出了四个训练我,分别是岳一刀、刘讨饭、老虎和王丽芬夫妻俩。

  我敢保证,这四个人都有非常严重的暴力倾向。

  刘讨饭第一个折腾我。

  他什么都没教,让我蹲了一个小时的马步。

  我蹲了一个小时,他就手里拿着根小竹竿站在旁边盯了我一个小时,只要我的马步稍微有一点点不对,连招呼都不打一下,直接轮起小竹竿就抽,也不知道他那竹竿是怎么回事,一个小时内抽了我三十多下,硬是没裂没断。

  我心里已经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翻了出来骂了七八个来回,嘴上却一句都不敢说,我仅仅在他吃饭的时候对他施展了个催泪术,就受到了如此严重的虐待,谁知道再骂他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好不容易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这边腿一软刚坐到在地上,那边岳一刀就将我提溜了起来,找了棵大树,让我用手掌对着大树砍一个小时,不用力不行,用力小了也不行。

  更要命的是,他还把刘讨饭的那竹竿借来了。

  我只好乖乖的听从,心里却委屈的像个受气包。

  前几下手掌还受得了,十几下就开始疼痛不堪了,可岳一刀并没有让我停下来的时候,一双刀子般的眼睛,盯的比刘讨饭还紧。

  当然,我怀疑他也在报复,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也是催泪术的受害者之一。

  一个小时过后,我的两个手掌边缘又青又紫,疼的碰一下都钻心蚀骨。

  幸亏老虎没有再对我使出任何体罚似的训练方式,他到会就地取材,只让我站在那大树对面,让我盯着大树看,让我在心里想像我自己比那大树要高大的多。

  这不禁使我怀疑起老虎的智商来,我觉得他脑子绝对有问题。

  好在这种方式不痛不痒,我竟然傻到真的就站在哪里和大树比了一个小时的高矮。

  轮到王丽芬的时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从昨天的表现上不难看得出来,这王丽芬是八个人之中对我最和善的。

  结果我又想多了。

  王丽芬先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让我站到圈里,然后上来就是一巴掌,直接就扇的我一阵头昏脑胀。

  然后她才说道:“我教你的是速度、反应和灵敏,你在这里圈里,想办法躲开我的巴掌就行,不许挡,只许躲。”

  我看了看圈子,挤一挤的话,最多也就能站十来个人,让我在这个圈子里躲开她的巴掌,还不能挡,而且她的速度还那么快,这分明是在报复我对她施展了催泪术。

  可王丽芬却似乎对这种方式很得意,一说完就又一巴掌扇了过来,我只好开始和她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我一直觉得,除了马平川的速度比我快,其他很少有人的速度能和我比的,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的速度在王丽芬眼里,就是负无穷分的渣渣。

  一个小时里,我起码被扇了二十多巴掌,两边腮帮子都肿了,王丽芬才心满意足的停了手,不过看她那表情,下回的训练可能还是这个。

  我天真的以为,到了这里,一天非人的训练终于就算结束了,结果一回到家,就被薛冰提溜到了大桶里泡了一个小时,身上都泡的起皱了才许出来。

  当天晚上我就不干了,找到义父抗议,让义父约束他们几个一下,再这样下去,非把我整残了不可。

  可我没想到义父理都没理我,反而教导我一番要有恒心要有耐力要对自己有狠心的话,总之意思就是他们做的对,使用的方法正确,我明天必须继续训练。

  于是,我悲催的地狱式训练正式开启了。

  第二天,疯老头没有再给我讲解六阳天火的基础知识,真正的开始教我九天玄火,一直到我让他示范一下的时候才知道,这老家伙竟然只会九天玄火的理论,自己却不会使用。

  我只好在他颠三倒四的讲解中,自己摸索了好一会,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六阳天火是使术提炼出空气中的可燃物质,使其燃烧,九天玄火则使用本身体内的火种来引燃周围一切可燃烧物体,包括空气本身。

  换句话说,在自己周围的一切可燃烧物质,在九天玄火的燃烧下,都将化成灰烬。

  我一头的冷汗,这九天玄火的威力,绝对足以和引天雷抗衡,破坏力极为惊人。

  可由于疯老头自己也不会九天玄火,我只好自己慢慢摸索,练了一早晨,终于摸到了点门道,一试手可不得了,旁边的林子被烧了一大片,要不是扑灭的及时,保不齐整座山都能烧起来。

  我都吓傻了。

  好在轮到义父的时候,义父教了我控制体内气息的方法,然后让我控制着气息放出九天玄火,并且根据自己的想像,把九天玄火形象化。

  不知道怎么的,我首先就想到了狼,闭着眼睛按照自己的想法,控制着体内的气息,竟然真的慢慢形成了一只火狼出来,只是有点控制不住气息,这匹狼竟然是双头的。不过也好,虽然看上去有点怪异,但还满唬人的。

  这可把我乐的,接下来就脑洞大开,什么豹子、熊、老虎、狮子、老鹰,凡是凶猛的玩意,也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只要自己能想到的,全都玩了一遍。

  最后始终觉得这些都不够威武霸气,决定变条火龙出来,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下水之决中水龙的模样,将火龙拷贝了出来,果然拉风,一条浑身冒着火焰的火龙在半空中张牙舞爪,按照我的意愿来回盘旋,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使用效果,光看着就足够唬人了。

  我权衡再三,决定从这些动物的形状中挑选出四种留用,一种是火狼;一种是火虎;一种是火鸦,这个是从乌鸦哪里得来的灵感,只是我一时还不能玩出许多只来;还有一种自然就是火龙。

  我还自作主张的给这四种分别取了名字,分别是双头火狼、烈焰火虎、焚天火鸦和大火龙之术,虽然使用的都是一个原理,这些名字也有点幼稚,可我还是觉得满拉风的。

  义父也不管我,任由我胡闹了一上午。

  可惜,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很快就到了下午。

  吃中午饭的时候,我就觉得岳一刀、刘讨饭和王丽芬夫妻的目光之中不怀好意,一个个盯着我坏笑,就像一群饿狼看见了一只小绵羊一般。

  果然,我的第六感是灵验的,下午又受到了一顿虐待,受虐内容和昨天一样。晚上回到家又被薛冰泡了一个小时,连一秒都不许少。

  从此之后,我每天的受训课程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了,早晨起来耍九天玄火,上午接着耍,义父偶尔教我一些小手段,大部分都讲解一些控制气息的技巧,这是十分惬意的。

  下午就受虐,四个人轮流摧残,这一点我很佩服我自己,竟然被摧残着摧残着就习惯了,马步蹲的稳了,手掌砍树不疼了,连王丽芬的巴掌也越来越打不到我了。

  于是,他们在十天后又想出了新的花样。

  比如,蹲马步的时候,双手加上两块砖,头顶也加一块;又比如,岳一刀不让我用手掌砍树了,要我用手指弹树,而且是十个手指轮流弹,要弹到“嘭嘭”发响才行;再比如,王丽芬把圈子缩小了三分之一,让我不大好躲闪了,再继续扇我的巴掌。

  也就老虎厚道点,第十天他不让我看树了,让我看前面那座山,让我想像自己比那座山更雄伟。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使我更加确定他脑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