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一章:南派的出战名单

第五十一章:南派的出战名单

  到了最后十天,我的九天玄火已经玩的很纯熟了,起码我自己以为是,疯老头每回看我耍火龙都一脸的羡慕,有好几次还大骂老天爷,说老天爷不公道,给了我九只眼,却一只也不给他,如果他能开一只阴眼,也有可能玩得转九天玄火。

  我只用了一句话:“大雷神也没开阴眼,为什么人家能玩转引天雷?”

  从那以后疯老头就不再骂老天爷了,对我也采取了放羊的态度,随便我自己耍,反正他也不会。

  义父开始给我讲起了养生之道和人类身体的奥秘,说实话,养生之道我听不大进去,身体而已,吃饱穿暖就行,哪来那么多道道。不过我尊敬他,即使自己不想听,也努力的表现出兴趣满满的样子,义父很高兴,似乎这养生之道,比起他那些千奇百怪的奇门术来,更让他自豪。

  但是人体的奥秘我很感兴趣,义父将人体比做一个小宇宙,双眼为日月,毛发为树木,鼻子是山丘,血管经脉是河流,肌肤则是土地,骨头则是土地中的岩石,如果将自己的小宇宙和自然连接到一起,将能使自己发挥出超越极限的威力来。

  我感兴趣的就是威力,是能力!

  但这个明显不是我能玩的,光第一点凝思静气神游虚空,我就做不到,我一闭上眼都是几天后的断头约,只想着能多宰几个。

  义父大概也看出了我不是这块料,随后的几天也就不督促我了,我乐的清闲,没事就耍九天玄火,火鸦已经能耍到九只了,卡在了这里,无论如何也分不出第十只来,不过这样我已经很满意了。

  岳一刀始终没有教我刀法,最后十天里,他每天都让我数树叶子,这完全是变态行为,一棵树上有多少树叶子,何况还有风。

  刘讨饭大概没什么教了,每天把我当猴耍,不是翻跟斗就是金鸡独立,要不就是高抬腿逮到树猛踢,反正我觉得这二十多天里,他和岳一刀教的东西都没有用。

  受益最大的,还是王丽芬的巴掌,最后十天的时候,圈子已经缩小只能站下四五个人,可就在这么狭小的圈子里,一个小时内,我最多只挨到四五巴掌了。

  当然,即使是四五巴掌,腮帮子仍旧肿起来的,因为她下手也越来越重了。

  最无聊的当然是老虎,他开始让我看天,看四周的旷野,让我想象自己比天还大,四周旷野一切的东西都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我知道,这家伙的脑子根本就别指望治了。

  虽然我没傻到会以为自己比山还雄伟,比天还大,不过也满傻逼的,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像比那棵树高大。

  好在我已经适应了几个人的各种变态和傻逼行为,日子就这么过着,我的重心一直都放在九天玄火上,这个才是我的法宝,独一无二。

  其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蓝小姐不再做妈妈桑了,自己开家服装店,找我去做男模特,我感觉她就是为我开的,每一件衣服都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

  照片拍好,也不开门做生意,跟我和薛冰回来玩,一下看见了王丽芬,扑上去又抱又亲的,比亲妈都亲。

  可王丽芬到好,直接撂了一句:“小婊子你发什么浪!几天没男人受不了?”

  我听的直冒冷汗,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可这两样好像都是王丽芬最喜欢干的事,我生怕蓝小姐翻脸。

  奇怪的是,蓝小姐被骂的这么不堪,却一点不生气,反而笑得更欢了,一整天都腻歪着王丽芬。当然,这一整天也就被王丽芬“小婊子”来,“小婊子”去的骂了一天。

  而且第二天又来了,还带了一大包干龙眼,蹲在王丽芬身边剥,王丽芬就躺在躺椅上,蓝小姐剥一颗她吃一颗,还动不动就来两句“小婊子”,好像天经地义的一般。我看的直翻眼,蓝小姐对我也没这么好过。

  有下九流这帮极品在,日子平淡,却很欢乐。

  可欢乐的日子总是过去的特别快,转眼距离断头约之期还剩下三天。

  就在倒数第三天的中午,别墅来了个不速之客。

  来的是赵青阳,时间正是午饭的点。

  赵青阳一进门就笑道:“大家正吃饭呢?我来的真不是时候,打扰大家吃饭了。”

  我和疯老头“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说实话,我最想弄死的就是这孙子,即奸又猾,满脸道貌岸然,实际上都坏到骨子里了。

  疯老头对他自然更是恨之入骨,我们俩一对眼就达成了一致协议,弄死这个孙子先。

  可义父将我们拦了下来,说道:“两国交锋,不斩来使,何况来的只是一条狗,别平白丢了自己的名头。”

  赵青阳似是早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笑道:“我来只不过是递个名单而已,不需要这么激动跳起来欢迎我,最多再忍三天,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我刚想骂他两句先解解气,赵青阳却随手掏出一张纸来,拿在手中,依旧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道:“我们大掌令知道你们北派猎杀兵少将寡,平时得罪的人一大把,朋友却没几个,所以也不愿意落个以多欺少的恶名,特地根据你们的人数,挑了对应的人数陪你们玩玩。”

  说着话,又故意装出一脸迷茫的样子,看了看气急败坏的疯老头,又看了看气度雍然的义父,问道:“只是现在北派猎杀是谁说了算啊?这名单该交给谁呢?我看这里都是你们下九流的人啊!”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拨。

  我心里却是一沉,南派猎杀的大掌令,终于正式出面了,看来对这次断头约是势在必得啊!

  义父笑道:“赵青阳,你那套对别人也许有点用,可对我和树先生,一点用都没有,你就不用花那心思了,名单拿来,赶紧滚,老子怕等会压不住这些兄弟。”

  赵青阳见伎俩被点破,丝毫不觉得羞臊,将手中纸张一伸,递给义父道:“我就知道会这样,树疯子根本就不是做大掌令的材料,何况现在猎杀中都是你们下九流的人,树疯子退位让贤迟早的事。”

  说完又一抱拳道:“我知道各位也不欢迎我,我就告辞了,最后替我们大掌令捎句话,如果看了名单,各位有想退出三头后断头约的,我们可以对应的减少参加人数,如果北派猎杀想要不打也可以,只要并入我们南派就行,绝不亏待了各位,从此天下猎杀是一家,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一句话说完,赵青阳得意洋洋的看了大家一眼,一副根本没把大家放在眼里的样子。

  “啪”的一声脆响,王丽芬已经冷着脸站到了赵青阳的面前,手一指赵青阳道:“你个傻逼再说一句话,我保证你出不了这个门口。”

  其余几个也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个冷冷的看着赵青阳,赵青阳面色一变,目光阴冷的盯了王丽芬一眼,却果真不敢再说一句话,转头就出了门,片刻消失不见。

  我心中大感痛快,顿时大叫道:“好!王姨就是厉害,一出手就把那伪君子打走了。”

  几人却没有一个理我的,目光一齐看向了义父。

  义父打开纸张,看了几眼,面色就是一变,又看几眼,面色又是一变,看到最后,整张脸面沉似水,一拍桌子道:“南派这次是铁了心要灭了我们北派,挑选的人分明是针对我们来的,这些遁世多年的妖魔鬼怪全都出来了。”

  几人急忙围了过去,我也探过头去,上面只有两排人名,一排是我们这边的,包括义父、薛冰和不准备参加断头约的谢玉虎在内,一共是十二个,另一边则是十二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从上到下依次排列,对方的十二个人分别是阴阳生、铁板仙、张三、高大壮、苏世杰、柳青衣、郝龙、哑巴、蝎子、赵青阳、段叔宏、何处来。

  说实话,这十二个人之中,我只认识一个赵青阳,也只知道一个赵青阳,倒也觉得无所谓,可大家看了却一个个都沉默了下来。

  我知道这十二个人敢来和我们叫板,铁定不会差劲的,可也没必要怕成这样吧!当下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就赵青阳有点分量而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家都一个鼻子两个眼,一对一的谁怕谁!”

  疯老头首先鄙视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紧接着下九流中的八个也依次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

  义父抬起头来,一脸愁容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他们已经打起了南派的旗号,可这名单上的名字,其中却有九个是我们九人的死对头,只有赵青阳、段叔宏、何处来三个是南派猎杀的人,其中段叔宏和何处来,最多只能在南派猎杀中排到十名左右而已。”

  我一听就说道:“管他们是谁,来了就打,死对头岂不是更好,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义父苦笑着摇头道:“这些人,原先都不是南派猎杀的,他们之所以能被请来,只是针对我们罢了,可这样一来,南派猎杀的真正实力就隐藏了起来。”

  “而且这些人能和我们作对多年还没死,就足以证明他们的本事了,就算我们断头约之战赢了,也会异常惨烈,如果到了那时,南派猎杀的真正实力忽然出现,我们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