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二章:又哭又笑阴阳生

第五十二章:又哭又笑阴阳生

  义父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南派猎杀人多势众,我们全部人员却就这十几个,这次他们又找来了下九流几人的死对头,就算全赢,也必定会有损伤,对方如果趁这个时候全力出击的话,北派猎杀必亡无疑。

  可断头约却又不能不去,如果不去,那就连打都不用打就宣布自己输了,和灭亡了也没什么差别。

  这可把我难为住了,我天生就不是什么爱动脑子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放开手脚厮杀,却偏偏事事都有绊脚的,想不动脑子都不行。

  疯老头却忽然说道:“想不出办法就不想,白伤那脑筋有什么用!吃饭吃饭!吃饱喝足该干啥干啥,船到桥头自然直,何必单恋一支花。”说完自行坐下,大口吃喝起来。

  我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虽然我实在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笑场,可疯老头搭配的词句太妙了,两句完全不搭边的话,他竟然能说的如此顺溜,想不佩服都不行。

  义父也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不错,树先生说的对,咱们用不着想那么多,参加断头约本来就是去了就不指望回来的事,想那么多真心没什么用,徒伤脑筋罢了,来来来,大家吃饭。”说完也坐了下去。

  大家一见,纷纷落座,不一会就好像都忘了这回事一样,又嘻嘻哈哈起来,焉老狗和老虎为了抢一块肉,更是差点打了起来。

  接下来两天大家照旧吃喝打闹,似乎谁也没有把断头约当回事,只是大家都刻意的避免这个话题,只有在放空的时候,眼神中才会出现一丝焦虑。

  这两天我也比较舒服,没人再折腾我了,我特地跑去城里买了束花送给薛冰,还施展了枯木逢春术,使花朵开的更加娇艳,可就在我送到薛冰手中的时候,下九流几个家伙一起起哄,羞的薛冰掉头就跑,半天都没敢出房间。

  转眼到了断头约之日,大家早早起了床,我原本不想让义父去的,义父却对了我笑了笑,说去了可以帮忙弄走一个,还可以帮忙参谋一下,而且万一我们输了,还可以和大家同生共死,说完还故意大笑了几声,我却听出笑声里,隐约有几分苍凉。

  谢玉虎果然没来,我们这边少了一个人,只有十一个,杜英俊咒骂了半天,赌咒发誓的说等打完断头约,一定去吹曲儿给谢玉虎听,大家劝了几句,无非是什么人各有志不必强求之类的。

  吃完早饭,根叔安排了车,将我们一行十一人送到南山脚下,往腾龙峰的路车子开不进去了,大家才下车慢行。

  焉老狗一边走一边抽着鼻子,不时的点头,我笑道:“焉叔,你该不会用嗅的也能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吧?”

  谁知道焉老狗却“嘿嘿”一笑道:“还真是这样,如果他们在这里藏有伏兵,休想躲过老子的鼻子。”

  义父却面色紧张的问道:“怎么样?”

  焉老狗又嗅了嗅道:“一共十二个人,不多不少,已经过去了。”

  义父点了点头,正色对大家说道:“今天断头约,大家不可逞强,解决掉对手之后,马上就撤回来换人,尽可能的保留实力,只要我们今天死不了,南派就不敢明目张胆的吞并北派,知道吗?”

  大家应了一声,一个个抖擞精神,片刻到了腾龙峰下。

  这腾龙峰并不是南山的主峰,也不算高,但却长的很,蜿蜒连绵数十里,龙头搭在主峰上,好像向上蹿腾的样子,所以得名腾龙峰。

  由于腾龙峰不算陡峭,龙头附近的山脚下有好大一片还算平坦的荒地,又在山中,死个百十条人命都不会有人知道,成了我们断头约的绝佳地点。

  远远的就看见那片荒地上站了一排人,十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在荒地旁边,一字排开十二口黑漆棺材,在每一个棺材后面,都挖了一个大坑,看坑土的颜色和湿润度,应该是几天前就挖好了的。

  在这大山深处,漫天荒野,十二个人,十二口棺材,一眼看过去,就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不一会到了近前,双方对面而立,全都散发出一阵阵强大的气息,一时山风猎猎,漫天杀气,双方还没说一句话,空气中就已经充满了火药味。

  赵青阳上前一步道:“怎么?少了一个?聪明!不来就对了,我们不欺负你,到最后我们也留一个。”口气之狂妄,好像他们赢定了一般。

  说完也不等我们反驳,手一指旁边的棺材道:“看见了没?棺材已经准备好了,坑也挖好了,一对一的较量,放开来打!谁死了往棺材里一丢,就地就埋了,你们看,我们对你们不错吧!”

  义父“哈哈”笑道:“赵青阳,你与其说是对我们不错,何不说是怕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呢?呈那些口舌之快,你觉得还有意思吗?要动手就放马过来,要不敢就赶紧滚蛋!少给老子废话!”

  我听的一愣,果然是父亲的好兄弟啊!修为尽散了说话语气这么狂,不过我喜欢。

  赵青阳依旧皮笑肉不笑道:“怎么?这么快北派猎杀就换说话人了吗?大老巫,别看你满头白发,就左一口老子,右一口老子的,论年岁,你比我小多了。我知道你修为尽散,如果你现在跪下给我磕三个头,叫我一声爷爷,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义父又是“哈哈”一笑道:“你懂个屁!像你这样的人,一辈子就是一条狗而已,什么时候敢自称过老子,自称老子那是一种气魄,你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有的,爷爷做了一辈子的老子,就算修为散尽,在你面前,一样是老子!”

  话刚落音,对面就飘了过来一个人,这人一动,下九流的八人“刷”的一下就护在了义父身前。

  我看了看此人,看上去有五十来岁的样子,长发,瘦脸,眉毛挺长,一对似乎没睡醒一样的眼睛,鼻子有点歪,下巴上全是青梗梗的胡渣,看上去挺萎靡的一个人,身上却透露着一股子阴森森的气息。

  那人飘到近前站定,认认真真的打量起义父来,我知道此人肯定就是义父的死对头,当下也急忙身子一则,站到义父面前。

  义父却伸手一扒,将我拉开,又将其余八人喊退回来,上前两步,走到那阴森森的家伙面前站定。

  我们大家全都吃了一惊,要知道义父现在是没有丝毫的修为,随便一个人都能致他于死地,这样无异与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对方手上。

  何况那人外表虽然显得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可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森气息极是强大,估计随手一下,义父就得一命归阴。

  幸亏那人没有动手的意思。

  那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义父好一会儿,忽然大哭三声,接着又大笑三声,就像忽然得了失心疯一样。

  义父笑道:“阴阳生,我这回又打不过你了,我们斗了几十年,你终于可以赢我一回了,还哭个什么劲?又哭又笑的,是不是提前老年痴呆了?”

  那人抬起眼皮子看了一眼义父道:“第一声哭你,你也算聪明绝顶的人物,却将自己弄的修为散尽,可悲!第二声是哭我自己,我勤修苦练近十年,终于修得旷世绝学,却无施展的机会了,可悲!第三声还是哭我自己,你已经成了废人,从此之后,我还去哪里找对手,天大地大,却只有我一人高处不胜寒,可悲!”

  “第一声笑也是笑你,笑你妄自聪明一生,却糊涂一时,生生将自己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整的尽散,可笑!第二声仍是笑你,你不自量力和我斗了数十年,为了对付我心机费尽,终于把自己练成了废人,可笑!第三声却是为我自己而笑,你我争斗数十年,我终于可以赢你之时,你却再也没有动手的能力了,斗来斗去,终究没能堂堂正正的赢你一次,可笑!”

  说完猛的一甩手,根本无视我们,也不理赵青阳的呼喊,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直接向山外走去,竟然自顾走了。

  义父则对着那阴阳生的背影喊道:“阴阳老鬼,我们都斗了几十年了,怎么也算是熟人吧!没事去找我下下棋吧!反正你一个人也怪可怜的。”

  那人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身形逐渐飘远,片刻隐与山林之中,再不复见。

  这个结局大出我们所料,也大出对方几人所料,谁也没有想到,阴阳生一见义父成了废人,竟然连手都懒得伸一下就走了。怪不得义父说可以弄走一个,还真被他弄走一个。

  赵青阳气的跳脚大骂那阴阳生临阵逃脱不是东西,义父转脸对赵青阳笑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样不要脸的,不过,剩下的这些,确实都是不要脸的货色,你们谁想先死的话,可以出来了。”

  没有一个人出来,只是空气中肃杀的气息更加凛冽,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血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