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章:焉老狗的疯狂

第四章:焉老狗的疯狂

  我刚想到这里,对面的那群男男女女已经围了上来,义父忽然低声疾喊道:“大家不要恋战,抱成团,闯出去!”

  一句话刚说完,焉老狗忽然就冲了出去,对着一个打扮花哨的男子一拳就打了过去。

  义父的脸一下子就白了,一顿足道:“坏了,我忘了老狗这茬!”

  王丽芬也一拍脑门道:“天啊!俏桃花原来也是一窝蜂的,老狗看见他们一定红眼,我们都给忘了。”

  焉老狗这一拳打的忽然,看上去却并不威猛,反而有点轻飘飘的感觉。可那花哨男子却硬是没躲过去,被焉老狗一拳头砸在鼻子上,顿时鼻血长流,成了一张大花脸。

  偏偏还有嫌事儿小的,一闪身就跟着焉老狗飘了过去,焉老狗一动手,那花哨男子猛的被打了一拳,还没反应过来,一截雪亮的匕首尖已经从前胸捅了出来。

  这个嫌事儿小的当然是蝎子,无论焉老狗做什么决定,他都是无条件支持者,甚至比焉老狗出手更狠、更绝。

  一刀毙命。

  这一下姹紫嫣红一窝蜂顿时全都红了眼了,他们是来伏击我们的,谁知道反而一上手就被焉老狗和蝎子给料理了一个,能不急眼嘛!全都涌了上去,瞬间将焉老狗和蝎子围在了当中。

  焉老狗整个人就像疯了一般,东闯西撞,手脚齐用,一边打还一边骂着蝎子:“滚!谁叫你帮老子的?老子不稀罕你帮。”

  蝎子却不出声,手中一把匕首忽然脱手飞了起来,见缝就扎,见人就捅,眨眼间已经捅伤了三四个,端的是凶悍异常。

  下九流几人哪会袖手旁观,一捋袖子就要开打,就在此时,别墅的位置上空,忽然升起一朵巨大的红色烟花,在半空中构成一朵巨大的红色牡丹,停留了几秒才随风散去。

  义父和疯老头一见,顿时面色一片惨白,义父高声喊道:“老狗!走!闯出去!”

  焉老狗忽然哈哈大笑道:“老大,你曾说过,好男儿当笑饮仇人血,怒斩敌家首,抛却一腔热血,肝胆从不缺,了却世间恩怨,不留遗恨在人间。今天,就让我留下吧!”

  义父双目一红,一咬牙道:“好!老狗你放心,他日我们下九流必定帮你报仇!”

  焉老狗哈哈狂笑道:“老大放心,对付这帮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废物,我老狗不废了他们一半,都没脸去见杜老二。”

  蝎子忽然接了一句:“剩下的一半归我。”

  姹紫嫣红一窝蜂其中一人沉声喊道:“好大的口气!兄弟姐妹们散开,放其他人走,我们收拾这两个就好,其余的人自然有天下第三对付。” 二十几个人一下散了开来,给我们让出一条路来,却将焉老狗和蝎子围在了当中。

  焉老狗哈哈大笑道:“如此甚好,今天不死不休,不是我焉老狗送你们下地狱,就是你们要了我的命!”说完话忽然静止了下来,可是双目之中,疯狂之色却陡然大盛。

  我看的一呆,焉老狗的疯和阴阳生、疯老头都不一样,疯老头是整个人都疯疯癫癫,给人一种极不靠谱的感觉,阴阳生是又哭又笑,感觉是精神出了问题,焉老狗这种疯,却是一种真正的疯,整个人真的像条疯狗一般,逮着谁都能咬一口的那种。

  蝎子却依旧冷静异常,安静的站在焉老狗身边,就像生死都和他无关一样,他的生命,自从焉老狗原谅了他那一刻起,就只为了焉老狗而存在。

  我看的热泪盈眶,焉老狗的目的再清楚不过了,他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替我们争取时间,而蝎子则是不会离开他的,以二对二十多,这几乎就没有活着回去的可能了。

  义父一跺足道:“走!”

  下九流几人个个目光中都快喷出火来了,却纷纷随着义父疾行。

  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豪杰,谁都分的清轻重,知道义父的决定是对的,也强忍着心头怒火按义父的吩咐行事。可谁的心中都在滴血,他们从来都不怕死,死亡对他们来说,只是重新投一次胎而已,可不能和兄弟并肩作战,却是他们心中最难以忍受的痛苦!

  我几次都差点砸出九天玄火去,可义父已经率领着其他人急匆匆的奔出了好远,看得出来,刚才那朵血红色的牡丹烟花,是一个情况特别危急的信号。

  我强忍着心头怒意,看了焉老狗一眼,见焉老狗眼神中那股疯狂的斗志已经像烈焰一样烧红了双眼,一跺足,飞奔跟上义父等人,刚跑出十数步,身后已经响起了震天般的呐喊声。

  我忍不住转头看了一下,只见满场火球、水箭、木棍、土块乱飞,搀杂着各式各样的阴魂惨嚎、异兽嘶吼,已经乱成了一团,这姹紫嫣红一窝蜂会的东西即杂又多,我们刚才如果真的和他们打起来,一时半会根本难以脱身。

  蝎子就像一道幽魂,忽东忽西,飘忽不定,每闪动一次,必定带起一道血光。焉老狗眼神疯狂,举手投足却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似慢实快,动若脱兔,静如处子,每一次出手,必定创伤一人,或轻或重,却从不落空。

  而姹紫嫣红一窝蜂却仗着人多势众,强攻不退,虽然一眨眼已经有几人挂了彩,可毕竟人多,蝎子和焉老狗在伤了他们的同时,自己也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战局如此惨烈,一开始双方就受了伤,我的心不由的揪了起来,岳一刀忽然上前两步,一把将义父夹了起来,昂首一声怒吼,身形一闪,化成一道青烟,夹着义父急速奔去。

  其余几人个个目中泛泪,连头都不敢回一下,生怕看了一眼,就会忍不住转身参加战局,纷纷发力奔去。

  焉老狗忽然高声笑道:“笑饮仇人血,怒斩敌家首,抛却一腔热血,肝胆从不缺,了却世间恩怨,不留遗恨在人间!兄弟们,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喊完又疯狂大笑道:“小娟等我!杜老二等我!我焉老狗和你们结伴同行。”

  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顺着脸颊流下,也许,在李媒婆死去的那一刻,焉老狗就已经没有打算再独自活下去了,这样的结局,对他来说,也许是他梦寐以求的。

  紧接着惨呼声大起,都是姹紫嫣红一窝蜂的声音,显然焉老狗和蝎子已经拼上了命,听这声音,起码被他们重创了四五人。

  自古以来,不管是混黑道的也好,混奇门的也罢,从来都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焉老狗和蝎子根本就没打算活下去,拼一个就赚一个,这种心态,一般人是根本挡不住的,要不是姹紫嫣红一窝蜂的人数是他们的十来倍,估计早被他们打散了。

  随着我奔出的越来越远,声音越来越小,可我心中的怒火却越烧越旺,心头的杀意愈演愈烈,恨不得杀光南派猎杀所有的人,也恨自己本事不够,李媒婆、杜英俊、焉老狗、蝎子,这些人一个接一个倒在我的面前,或者即将倒下,我却无能为力,这让我发了疯般的想让自己变的强大,再强大!更加强大!

  我要保护身边的每一个人!必须做到!

  这个念头,从来没有过这般的强烈,觉得心头就像有一粒火种一般,几乎将自己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前面的几人身形如飞鸟一般,疾速掠动,目标自然是那栋别墅。

  我紧随其后,远远的已经听到别墅的方向传来的嘶喊声:“守住大门!必须守住!信号已经发出去了,再坚持一会,老爷子马上就回来了。”

  听声音应该是根叔,就连这个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老江湖,也开始声嘶力竭的呐喊了起来,可见情况有多严峻。

  疯老头昂首发出一声长啸,隐带龙吟虎啸之声,音传四野,回荡不绝。

  我听的一愣,自从认识疯老头,还是第一件听见他发出这种声音来,音色是最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修为高深的,这般龙吟虎啸之声,绝不是疯老头目前所表现出来的水平可以发出来的,难道说这老家伙一直还有所隐藏?

  这时根叔的声音再度喊了起来:“老爷子带着人回来了,断头约已经打赢了,老哥几个,咱们可以不用这么窝囊了,放开手脚杀吧!把这帮龟孙全都留在这里。”

  我又是一愣,北派猎杀的人,已经全都去参加断头约了,哪里还有人?可根叔刚才的喊声,却又充分说明了在别墅中还有其他的高手,又会是谁?

  与此同时,一声更加高亢激扬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南派猎杀的兄弟们听着,你们全力攻打北派猎杀的总部,凡遇反抗者,格杀勿论,树疯子等人,我会亲自出马解决他们。”

  一声喊毕,顿时数十道声音高声应和,一时声震四野,随即响起了猛烈的打斗声,“轰轰”之声不断传来,其中还搀杂着数声惨呼声,乱成一片,也不知道是哪边的人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