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章:天下第三

第五章:天下第三

  我们几人也齐声发起喊来,大家都清楚的很,双军对垒,比的就是个气势,人数少战胜人数多的例子举不胜举,其中最关键之处,就是气势。

  果然,我们这一喊,前方动静顿时消停了不少,根叔趁机大喊道:“好!我们的人都回来了,一个不少!断头约之战我们大获全胜。”此话一说,果然又有数人齐声喝好,南派的动静又小了许多。

  其实根叔根本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大获全胜,可这个时候必须这么说,只有这么说,才能撑得住士气,才能点燃死守门口的那几人心中对胜利的渴望。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闪电一般的向我们迎了上来,眨眼已经到了我们面前,双手一挥,发出一股无形的气墙,生生将我们一行九人挡住,竟然一步也前进不得。

  岳一刀将义父往地上一放,几人就没有一个出声的,几乎同时出了手,首先就是岳一刀手中那把剃刀闪着寒光削了过去,紧接着是王丽芬的巴掌、刘讨饭的腿、谢玉虎的神仙索和老虎的拳头,五人五种攻击方式,一齐向那人身上各处打了过去。

  王丽芬的目标当然是脸,打人不打脸这句话在她这里完全颠倒了过来,打人必须打脸,而且又快又准又狠又重,普通人绝对顶不住她一巴掌。

  岳一刀的出手一向以狠辣为主,所以一刀就切向了那人的咽喉,这一刀要是切上了,就算不掉下半个脑袋来,也保管以后都无法再用咽喉呼吸了。

  刘讨饭的腿法相当凌厉,而且快如旋风,一抬腿就接连踢出十六脚,每一脚都踢向那人全身要害之处。

  谢玉虎的神仙索最是匪夷所思,一抖手,神仙索已经将那人一条腿绑了个结实,谢玉虎一见大喜,手一抖,大喊了一声:“起!”

  老虎最慢,可他的气势最是强悍,一拳对着那人的脑袋就打了过去,当真是劲若奔雷,这一拳要是打中,就算是铁打的金刚,也得给砸出一个凹瘪来。

  五人五种招式,都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暴力的攻击方式,却也是最有效的,眨眼之间,那人全身上下尽数被笼罩其中,没有一丝可趁之隙,如果想化解这五人的攻击,只剩下了抽身后退一条路可行。

  可那人却没有退。

  那人一伸手,一巴掌打飞了王丽芬,手往回一收,两指夹住岳一刀的剃刀,随手一送,将岳一刀带飞了出去,同时上身不动,单腿飞起,连续踢出一十七脚,十六脚挡住刘讨饭的脚法,最后一脚直接将刘讨饭踢飞了出去,所使腿法,竟然比刘讨饭的腿法更加凌厉快速。

  随即才用另一只手握成拳,一拳击在老虎的拳头上,硬生生将雄伟魁壮的老虎震退了三步之遥,才将被神仙索绑住的腿一伸一弹,神仙索自动松软了开来,像一条断了七寸的蛇一样瘫在地上。

  一出手,就连败五人,下九流中最出色的五人联手,竟然在一招之内,尽数被击飞、带飞、踢飞、打退、破解了。

  我不由的一愣,随即就是一记九天玄火,疯老头同时一掌按地,一掌射出三支雷箭来,全都直扑那人。

  地面陡然升起无数的藤蔓,缠住那人的双腿,三支雷箭激射那人脑门、胸前、小腹三处,几乎同时,我的九天玄火也扑到了。

  那人微微一笑,一伸手一掠,三支雷箭被他尽数抓在手中,反手一撩,就用雷箭撩开我的九天玄火,同时一抬脚,就生生撕开了藤蔓编织的束缚。

  我顿时愣在当场,自从我出道这几个月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对手,即使是大雷神,我相信都无法克制此人,此人的每一个动作,就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精妙到恰到好处,就像他早就算计好了我们会怎么出手一般。

  同时还有件事让我震惊的,那就是疯老头在同一时间内,双手竟然能同时使出两种属性完全不同的奇门术来,一木一雷,中间完全没有变幻手势。

  要知道每一种奇门术,都必须对应一种印决和咒语,即使我们没有念出来,可在心中默念是必然的,一个人根本就无法同时使出两种术来。

  疯老头此举,让我大开眼界,加上刚才那声隐带龙吟虎啸之音的啸声,顿时让我心里升起一丝疑虑来,疯老头可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表现过这一手,相反的是,只要能不动手他一定不动手,有时候甚至情愿输也不露出真实手段来,他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呢?

  莫非他已经知道我们之中有内奸?我记的清清楚楚,何处来当时告诉我的几点,我从来都没有提过,那么,他在防着谁?

  我刚想到这里,下九流中的五人已经再度冲了回来,他们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角色,绝对不会因为对手的强大,就轻易放弃。

  在他们的人生中,只有永不言败,从来就没有输这个字!

  英雄之所以能成为英雄,除了高超的手段、坚定的信念、有所必为有所不为的原则和肝胆相照的义气之外,还要有一颗永不言败的强大内心。

  这些,他们都有!所以他们都是英雄!

  是英雄,就永不言败,直到鲜血流尽的那一刻,才是他们辉煌的人生终点。

  所以他们再度冲了上去,纷纷再度出手,一出手,就是狠手、辣手、毒手、死手!

  王丽芬动作最快,一出手就是一道青烟,青烟一撒出就化成一弓一箭,伸手接住,弯弓搭箭,对准那人胸口一箭就射了出去,疾若流星,以一种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向那人激射而去。

  其次就是刘讨饭,猛地弹跳到半空之中,对着那人踢出了一脚。

  只一脚!没有一点花俏。

  这一脚却带起一阵风雷之声,“轰轰”做响,一道闪电从脚上发出,化成一道弯刀,直向那人击去。

  刘讨饭使用的竟然也是天雷术,只不过他使用的方法和大家不用,别人用的是手,他用的是脚。

  岳一刀跟在第三,整个人凌空跃起,双手抱着那把小小的剃刀,却如同举着一把长而大的利器一般,对着那人的脑袋一刀劈下。

  一道寒光闪出,半空中一把金光闪闪的金刀凌空劈下,金光连成一线,势大力沉,重愈千斤。

  谢玉虎跟在岳一刀的身后,手中抓着神仙索的一端,手腕一抖,神仙索顿时变得笔直,如同一把长枪一样,直戳那人丹田。

  老虎的气势已经达到了巅峰,整个人如同一座山岳一般,拳头一轮,对着那人的头顶砸去,就像一个巨人在用拳头砸向一个蚂蚁。

  依旧是五个人,依旧是五种方式,只是每一种方式都比上次的攻击凌厉数倍。

  那人却仍旧没有半点退步的意思,甚至连招架都不想招架了,直接双手一抱拳,对大家笑道:“大家好,在下天下第三。”

  他这一句话说出,王丽芬就娇喝一声,再度弯弓搭箭,一箭射出,更疾更快,迅速追上自己之前射出的那一箭,两支箭半空中一撞,顿时化成两缕青烟,随风散去。

  刘讨饭面色一沉,一只脚猛的落在地上,那道闪电顿时直接钻去了土地之中,距离那人仅一尺不到。

  岳一刀则忽然大喊一声,双手猛的向上一提,生生顿住了金刀下落之势,金刀的锋芒已经削断了那人几根头发。

  谢玉虎只是手腕一抖,神仙索忽然就全部缩了回去,一圈一圈的落在他的手心。

  老虎却收不住下砸之势,干脆一转方向,拳头“轰”的一声砸在那人的脚边地面之上,生生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

  他们都是英雄,英雄是不会在对方向自己通报姓名的时候下手的。

  这也是奇门中的规矩,在别人通报姓名的时候出手,那就是偷袭,英雄干不出这事来,枭雄却可以,有所不为有所必为,就是英雄和枭雄的差别。

  那人却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依旧一脸的微笑,点头道:“好身手,好手段,疾风箭、风雷腿、千人斩、神仙索、霸王气,下九流中的娼、讨、剃、戏、秤五门的绝学,赵青阳带去的人输在各位手里,不亏!”

  说完话又对我们大家一抱拳道:“南派猎杀天下第三,请教各位尊称大名。”

  我看了看此人,虎头鹰目,鹰钩鼻子,厚唇钢齿,招风双耳,年纪大约在三十五六左右,身材也就一米七五上下,精壮结实,穿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衫,脚上蹬着一双运动鞋,言辞之中,满脸的都是诚恳之色,竟然像真的询问我们姓名一样,哪里像什么南派猎杀实际掌权者,分明就是一普通的汉子。

  疯老头忽然跳了起来,手一指那人怒道:“天下第三,你别装模做样了,只怕之前你已经研究了千百遍我们的名字了吧!你别想以这种方式来拖住我们。”

  说完话一转头道:“你们冲过去,支援大根,这天下第三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