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二章:噬阴兽

第十二章:噬阴兽

  李局长当时腿就软了,差一点当街跪了下来。

  此后虽然没有再死过人,可案情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进展,一个月很快过去了,他被省公安厅长一顿教训之后,立下了军令状,再半个月,半个月内破不了案,他自己辞职。

  这时间过的飞快,眨眼就过去了五天,还剩十天的时间,他终于意识到,这次不找疯老头帮忙,是过不去这个坎了。

  丢乌纱帽是小事,关键那血衣女鬼还说过,会要他全家的命。

  他之前不是没想过找疯老头帮忙,可不知道怎么的,每回车子开到这里,就是看不到别墅,上回处理楼盘上的事时,估计他也没想到还会用到我们,也没有留下联系电话,一度怀疑我们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

  我当然知道,这是南北大战之后,根叔为了防止南派的人再度来袭,设置下的一个障眼阵法,普通人到了这里,根本看不到别墅的存在,昨天别墅内布置妥当了,阵法才撤去。

  等李局长说完,疯老头就贼笑着看了我一眼,我立马知道,这老家伙是想让我去处理。

  不过我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一是仅仅一个血衣女鬼而已,不是什么大事;二是我有阴眼,能看见阴魂,处理这种事比较方便;三是这事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是小事,让下九流的人去有损他们的身份。

  我也没推辞,对疯老头点了点头,正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气,这一个多月就出去一回,还是帮郭老二办事的,整天呆在别墅里闷的慌。

  疯老头一见我同意了,脸上又露出那种老狐狸看见鸡的笑容,马上对李局长笑道:“小事,小事!李局,喝茶!喝茶!”

  我哪会不知道他的伎俩,无非是想从李局长哪里弄几个钱,不过李局长这种人,也不是什么好鸟,这种人的钱,不弄白不弄,我也不点破,自行回房收拾东西去了。

  这事对我来说,实在算不上事,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带了疯老头送我的那把匕首,带了几章黄符,顺便换了套干净的中山装,虽然款式颜色都一样,换了和没换也看不出差别来,可毕竟进城嘛!哪能不精神一点。

  我哪里知道,这一去,竟然引起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来,更在机缘巧合之下,引出了一桩天大的阴谋。

  等我收拾好,疯老头的喊声已经响了起来,我一出房间,就看见疯老头正搭着李局长的肩膀,一张肥脸笑的都开了花,两只小眼睛几乎都看不见了,连头上的乱发都跟着一颤一抖的,显然从李局长身上榨了不少油水。

  疯老头一见我就笑道:“小花花,你随李局长去一趟,把李局长的事处理了,记住,除恶务尽,千万别让那东西再烦李局长。”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一切早就安排好了,只不过走个过场给李局长看一下而已,没必要再推三阻四的演戏了。

  李局长一看只是我一个人随他去,却愣了一下,他虽然上次也见过我,却没见过我的手段,看了看疯老头,又看了看我,虽然没有说话,可眼神中那种疑惑却显露无疑。

  这分明是没看起我。

  不过也不怪他,在他眼里,血衣女鬼估计已经属于极其厉害的东西了,何况他信任的本来就是疯老头而已。

  疯老头鬼精鬼精的,哪能看不出来李局长的疑虑,一拍李局长的肩头,笑道:“李局,你可别小看他,他现在是奇门之中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让他去除个血衣女鬼,也就是因为事主是你,换作另一个人,没有这个数请不动他。”说着话,伸出一只手掌在李局长面前晃了晃。

  李局长这才露出惊讶的神色来,看得出来,在他们的眼中,都是以身价来区分本事的。

  我也懒得和他说话,自顾下了楼,反正他钱也花了,疯老头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没拿到钱或支票之前,他是不会喊我随李局长去的。

  果然,李局长一会讪讪的下来了,对我笑了笑,算是表达了点歉意,上车之后,车子一发动,就问道:“小兄弟,我们去哪?”

  我想了一下,事情的起因是那女人自杀,按一般常理推测,那女人的阴魂应该还在她自杀的房间里,随口说道:“去自杀现场。”

  李局长应了一声,车子顺着公路一直开进了城区,不一会进了一个小区,我下车特意四处看了看,小区不错,配套设施都很齐全,就是楼层太高,挡着阳光下不来,站在楼下稍微有点压抑。

  进了电梯,我特意感应了一下,没有感觉到丝毫阴气的残留。

  这让我有点诧异,如果说那女子的阴魂还在自杀现场流连,怎么可能一点阴气没有呢?要知道人死之后,往往都是不知道自己已死了的,出行还是会按生前的方式,乘坐电梯对于这么高的楼层来说,几乎是必然的。

  李局长按了个三十五楼,电梯开始上升。

  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心也随着电梯上升开始逐渐提了起来,隐约觉得事情好像不大对头。

  大概上升了几秒左右,大概是有人按了电梯,停了下来,打开来却没有人,我扫了一眼外面,注意了一下楼层,见也没有看见异常,就随手管了电梯门。

  电梯刚上升没一会,又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之后门外依旧没人,我又看了外面一眼,看了一眼楼层,没有说话。

  当电梯第三度停下来的时候,电梯门一打开,我就看见对面两个黑色的数字“21”,我顿时嘴里都泛出了苦味,李局长也许没注意,我却每一次停靠都特别注意了一下楼层,停了三次,一次七层,这分明是阴间的节奏。

  果然,到了第28层的时候,电梯又停了一下,这回我看都懒得看了,李局长倒是嘟囔了一句,我也没注意听。

  到了三十五楼,我让李局长在前面走,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在他身后贴了张辟邪符,他毕竟是公安局长,我可不希望等会让他从三十五层楼上跳下去。

  自杀的房间用警戒条拉了起来,李局长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门一开,一股血腥气就飘了出来,我抽了抽鼻子,强压下心中的厌恶。说实话,我对血腥味越来越排斥了。

  很多时候,我都不想杀人,不想闻到这股血腥味,可形势总是让人身不由己。

  随着这股血腥味扑出来的,还有一股炽热的热流,我不用感知都知道,这是阳气,极其强盛的阳气,却不属于人类。

  我已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一般阴气旺盛的地方,不单单吸引孤魂野鬼,也会吸引一种噬阴兽,这种噬阴兽本身阳气过足,虽然凶恶,却因为本身孤阳不长的原因,寿命都很短,所以它们会寻找阴气吞噬,包括阴魂,以此来调节本身炽烈难耐的阳气。

  这股极其强盛的阳气,就属于噬阴兽。

  只有这种噬阴兽,才会将附近的阴气全部吞噬的干干净净,连电梯里一点残留的阴气都不放过。

  我一把抓住正要进门的李局长,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呆在外面别进去,噬阴兽和阴魂不同,阴魂是有形无实的东西,主要利用其本身的气场,和人类的气场融合,引发不同的脑电波,才能达到控制人类的宗旨。可噬魂兽却是货真价实的凶兽,像李局长这样的,进去就等于送肉上门。

  好在李局长很是聪明,我一拉他,他就明白了屋内有危险,二话不说就躲到我的身后,站在门口掂着脚尖向屋内观看,却连关心的话语也没一句。

  我自然不会把这种东西放在眼里,大步跨进了房间,一进屋,第一眼就看见客厅内一大滩已经发黑了的血迹,血迹正上方是一个大吊灯,显然就是案发现场。

  而那股炽热的阳气,却是从主卧的方向传来的,在这股强盛的阳气之中,似乎还掺杂着一股孱弱的阴气,似乎真的有阴魂存在。

  我伸手摸出了匕首,念了开锋咒,一脚踹开卧室的房门,只看了一眼,顿时就是一愣,只见一只黑色大狗一般的东西,正在撕咬一个身着血衣的女子,那女子大部分的躯体已经被黑色大狗壮的东西吞下了肚子,只剩下一个脑袋,和半截上身,连带着一条胳膊。

  我一进房门,那血衣女子就对我大呼,可阴阳两界不通,我根本听不到她在喊什么,可就在她呼喊之际,那黑色大狗却一下咬住血衣女子唯一的胳膊,大嘴一吸,胳膊已经被吸进了肚中。

  我大吼一声,飞身扑了上去,一匕首对着那黑色大狗状的噬阴兽脑袋就扎了下去,不用问,这血衣女子就是那被杀的女人,事情因果只有她知道,如果被噬阴兽吞了,那就无从追究原因了。

  那黑色大狗状的玩意似是知道厉害,一个跳跃闪了过去,松开那血衣女子的身躯,转头对我张开了大嘴,一下裂到耳朵后面,露出一口尖利的牙齿,一根触角状的长舌一下伸了出来,在外面一扫一圈,对我发出了一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