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二章:在我身上下毒

第三十二章:在我身上下毒

  变故陡起,我急忙一把扶住林妙手,口中疾呼:“义父,你们快点!顶楼!”

  虽然那六人已经尽数被林妙手所杀,可林妙手一被重伤,战局陡变,师公伤重未愈,我肯定不是天下第三的对手,何况还有一个诈死复生的老严,只有集齐我们所有人之力,或许还可以和他们一战。

  林妙手一手搭在我肩头上,一手捂住伤口,嘶声道:“玄冥子!是你!”

  那老严,不,应该是玄冥子,哈哈大笑道:“可不是,除了我,还有谁能暗算得了你?”

  林妙手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苦笑一声道:“也是,除了你,谁能暗算得了我!除了你,谁能把这么多人都当作炮灰来消除我的疑心。”

  玄冥子笑道:“那是自然,铁战一说出这个计策的时候,我就知道必定瞒不过你,所以我故意装死倒地,我们也是老相识了,当然知道你这个人疑心有多重,除了死人,你是谁也不会相信的。”

  “所以,我就挑了一个让你相信的角色,扮演了一回死人,果然,你上当了,放松了戒备,不然我想杀你,只怕也得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

  玄冥子说到这里,随手抽出还插在肋间的另一把长刀,丢在地上,笑道:“这个小把戏,我原先还以为骗不过你,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上当了,看来你是真的老了。”

  说着话,也从耳后取出三根银针来,在喉节底下一点,手法和天下第三一模一样,瞬间恢复了原貌,和之前一脸威仪的老严完全就是两个人,却是一个一脸阴沉的老者,长眉蜂目,鹰鼻血口,脸瘦无肉,两边颧骨凸起,双目之中,满是凶色,老脸之上,尽是阴森。

  林妙手苦笑道:“我真的老了,竟然会相信天枢门主只派出天下第三来摧毁燕子楼,我早就应该想到,他既然已经决定摧毁燕子楼,十大妖王或者三大掌旗必定会来一个的,区区一个天下第三,哪成得了事。”

  玄冥子笑道:“林老头,你又错了,门主可是很看得起你的,三大掌旗可是来了两个,天下第三现在顶替的是你的位置,也是掌旗之一。”

  林妙手笑道:“哦?是吗?那段五行的位置又是谁顶替了呢?十大妖王的大统领吗?它是够资格的,不过我看这天下第三并不够资格!不论是身手还是心机,比起你来差的太多了,刚才你再不出手,说不定你们门主又得重新找一个掌旗了。”

  我看见天下第三面色一冷,冷冷的看了一眼玄冥子,那玄冥子却是一涩,急忙笑道:“怎么会?天下第三是门主高徒,一身奇门术得门主亲传,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天下第三的高度,前途不可限量,哪是我这个老头可比的。”

  “何况刚才他只不过是故意装出受制与你的样子,好让你放松戒备而已,不然我哪暗算得了你。”

  这番话虽然是明着捧天下第三,我却隐约觉得,这玄冥子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有点不甘心的样子,估计在他心里,忌惮的根本就不是天下第三,而是天下第三的师傅,天枢门的门主。

  而天下第三对他好像也很不满意,不然刚才也不会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天枢门内,并不是很团结,只要他们之间不够团结,就有机可循。

  就在林妙手和玄冥子说话之间,义父等人已经上了楼,蓝小姐却没有跟上来,可能义父顾虑到危险性,没有让她再参与其中。

  义父一见师公,顿时快步上前,颤声道:“师傅!”其余几人则迅速的围成一个圈,将那玄冥子和天下第三围在中间。

  师公却一摆手道:“先别管我,你们不是有个能治伤的吗?先替林老治疗。”

  我的怀里抱着林妙手,虽然没有介绍,谁都知道师公所说的林老一定就是他了。

  薛冰一动,刚要靠近,玄冥子就笑道:“小丫头,你最好别动,林妙手要是好了,连我都不一定赢得了他,所以我不会容许你给他治疗的,只要你一靠近他,我就会杀了你。”

  岳一刀冷哼一声道:“谁杀了谁还不一定。”手随声起,刀光一闪,剃刀高高祭起,一道金光闪出,一把金光灿烂的金刀,现与空中,对着玄冥子一刀劈下。

  与此同时,王丽芬手一挥,一道青烟冒出,形成一弓三箭,张弓搭箭,手一松,三支利剑呼啸而出,形成一个“品”字形,直奔玄冥子的额头、双肩射去。

  而谢玉虎则闷声不吭的甩出了神仙索,那绳索像一条灵蛇一般直向玄冥子的双足缠去,眨眼已经到了玄冥子的脚下。

  刘讨饭和老虎也没闲着,一个踢出漫天腿影,隐带风雷之声,直踢玄冥子腹部胸前;一个大喊一声,陡然凌空跃起,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直压了下去,到了玄冥子上空,才双手一握,猛的向玄冥子头顶砸去。

  下九流的五人几乎同时发动了攻击,他们也都是奇门中的高手,当然看得出来,玄冥子才是对方最厉害的人,所以一出手就是辣手、狠手、杀手、毒手、死手!

  我则大喊道:“薛冰别动!不要过来。”我见识过林妙手的手段,知道厉害,这玄冥子和林妙手可是同一等级的人,他说薛冰一靠近林妙手就会下杀手,那薛冰就一定逃不过去。

  而且,我也不认为下九流五人能挡得住玄冥子,下九流五人的身手,最多也就和刚才燕子楼里叛变的那六人差不多,甚至或许还不如那六人,可那六人在林妙手面前,肯定就不堪一击。

  于是,我一声喝退了薛冰,马上又急忙大喊道:“五位叔姨快退!”

  与此同时,义父也疾喊道:“莽撞不得!快退!”

  可已经迟了。

  玄冥子忽然一伸手,手指就弹在岳一刀劈出的金刀之上,金刀顿时“嗡”的一声响,刀锋一偏,竟然向同样凌空击下的老虎砍去。

  同时脚一抬,一下踩住谢玉虎甩过去的神仙索,一勾一踢,绳索一下抖了起来,半空中形成一个绳套,正好套在刘讨饭踢过去的脚脖子上,带的刘讨饭身体向上一升,挡在了王丽芬射出的三支利箭之前。

  我顿时大惊失色,身形一动,就想蹿上去,林妙手却忽然一拍我的肩头,低声疾道:“动不得!今日大家性命,都掌握在你的手里,尽量拖延时间。”

  可我哪里忍得住,一拧身就蹿了上去。

  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下九流的五人被玄冥子杀死!

  就在此时,老虎忽然再度大吼一声,身形陡然倒飞而出,直接撞塌了一面墙壁,从七楼上掉了下去,就听“砰”的一声,老虎的声音响了起来:“哎呀,摔死老子了。”

  这样一来,那金刀顿时砍空,一刀砍在地面之上,“轰”的一声,将楼板硬生生砍出一道裂缝来。

  谢玉虎则手一抖,直接将刘讨饭掼在地面之上,再一抖手,已经将刘讨饭拖了回来,刘讨饭一个翻身站起,面上一片惊惧。

  那三支利箭没有了阻挡,直射玄冥子,玄冥子微微一笑,手一挥,正好击在三支利箭的箭杆之上,三支利箭顿时化成三缕青烟飘散。

  仅仅一招,下九流五人之中,两人遇险,五人发出的招数被尽破。

  我听到老虎被摔的惨叫声,心头顿时一松,老虎皮粗肉厚,又是奇门高手,七楼虽然不低,摔下去受伤是一定的,可还能叫得出来,那就死不掉了。

  下九流五人的招数虽然被玄冥子一招尽破,万幸没有伤亡。

  我收住身形,和下九流四人站在一起,明知不敌,也得一拼!

  疯老头也走了过来,和我们站在一起,挡在林妙手身前,苦笑道:“没想到,你们这些老妖怪都出来了,看样子,天枢真的已经是以前的天枢了。”

  玄冥子轻蔑了看了一眼疯老头,冷哼一声道:“树疯子、千人斩、疾风箭、风雷腿、神仙索,还有刚才掉下去的那肥猪练的是霸王气吧!再加一个毛头小子,一个修为尽散的废人,一个只能治疗伤口的小妞,你们觉得,就凭你们几个,今天还有指望活着走出这燕子楼吗?”

  我们身后的林妙手却忽然笑了起来:“玄冥子,你真的以为你赢定了吗?”

  玄冥子一愣,随即冷笑道:“林妙手,我知道你的毒厉害,所以我刺了你一刀,连刀都没敢抽,从和你说话到现在,也一直运气罩住全身上下,你根本就没有机会对我下毒的,不用吓唬我,老子也不是吓大的。”

  林妙手笑道:“这回你错了,我根本就没在你身上下毒,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没好,就算给你下了毒,你也能在一瞬间杀光我们所有的人。”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你才放心大胆的和我们说到现在的话,给了我在这小子身上下毒的机会和时间,现在,时间已经到了。”

  说着话,伸出手掌在我肩头上又是一拍,我顿时就是一愣,随即升起一个疑问,林妙手在我身上下毒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