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三章:暴走!青龙之丹!

第三十三章:暴走!青龙之丹!

  念头刚起,印堂之上一股热流奔涌而出,我顿时大吃一惊,我体内的东西竟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起来,急忙牙咬舌尖,拼命想控制住,可哪里控制得住,那股热流从额头流出,瞬间就在我的身体内走了一个来回,全身顿时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

  我心里清楚,这是要暴走的前兆,上一次暴走之时,也是这种感觉。

  但我的意识却仍旧存在,明显感觉的到,身体仍旧在我自己控制的范围之内,这一点,和之前一次的暴走有点不一样。

  林妙手继续笑道:“我虽然几十年没出燕子楼,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对奇门中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你们想得到的,不就是这孩子体内的青龙之丹吗?王越山这人也算胆大妄为了,将青龙之丹封在自己儿子身体之内,普天之下,估计也就他能做出这种疯狂至极的事了。”

  我脑袋一懵,什么青龙之丹?是我体内的东西?

  玄冥子双眼忽然收缩了起来,一双蜂目之中,露出一丝恐惧之色,怒声道:“林妙手,你TM疯了,竟然用毒药引起这小子暴走,青龙之丹一旦发作,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林妙手笑道:“你太小看我了,死的是你,从你刺我一刀,这小子扶住我时起,我就给他下了毒,随后又拍了他两次肩膀,就表示我又下了两种药,前后一共三次,第一次是激发他体内青龙之丹的,第二次却是帮他锁住元神的,第三次更是帮他控制青龙之丹的。”

  “你们之所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摧毁燕子楼,无非就是怕这小子得到我的帮助,一旦他控制得住青龙之丹,你们谁又能是他的对手。”

  “当年青龙现与巴山,虽然隐秘无比,天下人所知者不过十来人而已,老夫却是其中之一。可这十来人,无不是奇门之中顶尖的人物,巴山屠龙,十来人联手,终于屠了青龙。”

  “其后这十来人为了争夺青龙之丹,更是大打出手,各显神通,王越山绝对不能算是最厉害的,但却是最聪明的,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终于获得了青龙之丹。”

  “王越山虽然获得了青龙之丹,却也身受重伤,估计命不长久,此后就神秘失踪。”

  “这青龙之丹也随着王越山的失踪,而不再出现,直到这小子被树海峰从山村里带出来,在和柳异轩一战之中忽发神威,生生撕了柳异轩,大家都才明白过来,王越山竟然将青龙之丹封在了他儿子的体内。”

  “如此胆魄,如此心机,如此胸襟,连老夫都自叹不如。王越山如果不死,他日成就一定在老夫之上。”

  说到这里,林妙手忽然话锋一转,长叹一声道:“只是可惜,王越山还是不了解青龙之丹,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此乃四大神兽,神兽之丹,凡人岂可享用,即使此子是九阴之体,再加上王越山的封印之术,也只能暂时封住青龙之丹罢了。”

  “何况青龙之丹在这孩子体内修生养息,能力渐强,封印之期却越来越近,此消彼长,青龙之丹夺体之事,只是迟早而已。”

  “即使是老夫,也无法使这孩子完全控制得住青龙之丹的力量,可惜了这孩子,封印之期已经接近,青龙之丹的力量也被唤醒了,我能用毒药将其激发出来,却无法再度将其控制住。当然,短暂的控制是能办到的。”

  说到这里,林妙手又长叹一声道:“现在已经接近傍晚了,最多也就一夜的时间,这孩子就会被青龙之丹的力量完全控制,到那时,心智全失,意识会被青龙之丹的力量控制住,只会充满了对鲜血的渴望,成为一个不妖不鬼不人不兽的嗜血怪物。”

  “不过,有这段时间就已经足够了,一夜之间,他会杀了你们所有的人,在他失去控制之前,我会杀了他,我相信这孩子不会反抗的,从此天下太平。”

  听到这里,疯老头已经面色巨变,大喊道:“小华,控制住!千万不要失去意识。”

  义父紧张的颤抖了起来,虽然没有说话,双目之中却满是担忧之色。其余五人则一齐对林妙手怒目而视,薛冰一张小脸刷的一下变的惨白一片。

  我却听的一愣,顿时心头一阵酸楚,如果真是如此,我确实不会反抗,我会按照他的意思,杀光天枢所有的人,然后让他杀了我。

  我也不会怪他,目前这种局面,确实只有这种办法,不然我们所有的人都会被玄冥子所杀,别说要我的命了,即使让我粉身碎骨,我也不能容忍玄冥子在我面前杀了我所有的亲人。

  可是,我太不甘心!

  我才从山村里出来一年不到,还没为父亲报仇,还没见识够这花花世界,还没有得到我想得到的爱情。

  可是,我必须接受这个现实,虽然被人利用的滋味不好受,何况代价还是自己的命,我也必须接受! 我不能让自己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在自己面前,我要维护他们!

  谁也不能动我的亲人!这就是我的奇门之道!

  就在我一愣神之际,玄冥子已经“呼”的一下弹跳了起来,身形一掠,已经从被老虎撞塌的那个破洞中蹿了出去,如同一阵狂风一般飞掠。

  而天下第三则直接弹跳而起,一下撞破了屋顶,从上方逃遁而去。

  我想也没想,身形一掠已经向玄冥子追去,天下第三虽然厉害,可是能对付他的人大有人在,林妙手、天罡地煞都能挡得住他,可这玄冥子手段厉害,心机又深不可测,必须杀之而后快,不能留下这个祸患在人间。

  我的奇门之道,就是为了维护我的亲人、兄弟、朋友!即使我死,也要将能威胁到他们的人拉着陪葬。

  玄冥子的速度奇快无比,可我却更快。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快到这个程度,一闪身,就已经逼近了玄冥子一大截。

  我敢保证,还在燕子楼里的各位,没有一个能看清楚我的身法的,也许林妙手还能看见一道影子。

  我只觉得全身都像就要燃烧了一样,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到至极的血腥味,强烈的杀意已经使我红了眼珠子,全身充满了巨大到可怕的力量,极度需要一个宣泄口。

  而这个宣泄口,自然就是在前方飞掠逃窜的玄冥子。

  我疯了一样的在空中飞掠,任由浑身的杀意肆意弥漫,双眼之中所能看见的,只有一个玄冥子,脑海之中所能想到的,只有杀了他。

  玄冥子惊慌的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一边飞身疾掠,一边不断回头张望,我每接近他一尺,他双目之中的惊慌就多了一份。

  我忽然有一种近乎残虐的快感,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追赶着老鼠的猫,这只老鼠注定将死在我的手下,我却想先狠狠的捉弄他一番。

  就在这时,玄冥子却忽然身形急落,一落到地面,就迅速的向远处的山林中奔去。

  我冷笑出声,这厮想借着山林的天然障碍隐藏其身形,好将我甩开,可惜,他想错了,我现在的目光,比起翱翔九天的雄鹰,也只强不弱,任何的动静,都别想逃过我的双眼。

  又一纵身,我已经追到了玄冥子身后三丈之处,口中大喊道:“还不快跑!”

  玄冥子惊慌失措,仓惶的就像一只丧家之犬,连头都不敢再回一下,拼命的逃窜,我想他现在肯定恨他的爹娘给他少生了两条腿。

  我浑身的血腥味,已经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奇怪的是,我却觉得有种酣畅淋漓的快感,又一个蹿身,一把抓住了玄冥子的一条胳膊,奋力一扯,大笑道:“先要你一条胳膊。”

  玄冥子头也不回,另一只手一翻,一掌切在自己的胳膊上,一条胳膊被他这么一切,竟然齐肩而断,我这一扯之力顿时失重,身形随着巨大拉扯之力的惯性,陡然转了一圈。

  玄冥子却趁这一点点的时间,又蹿出了数丈之远。

  壁虎断尾,壮士断腕,都是为了保命,玄冥子也算一号人物,竟然能当机立断,舍弃了自己的一条臂膀,为自己争取了这么一点点的逃命时间。

  这一招,九幽一阵风在和谢玉虎对阵的时候,也使过一次,如果我没记错,九幽一阵风正是这玄冥子的徒弟,果真是师徒,有其师必有其徒,有其徒亦有其师,不但两人都一样阴测测的,就连逃生的手段也一样。

  可惜,玄冥子不是九幽一阵风,他没有他徒弟那么好的运气,因为我不是谢玉虎。

  我已经决定杀了他,一条胳膊是远远满足不了我的,何况,断臂之处传出的血腥味,进一步刺激起了我的杀意。

  我的喉头甚至又出现了那种饥渴,渴望血液的味道!

  我一纵身就追了上去,他既然不爱惜他的胳膊,那我就将他剩下的一条胳膊也撕下来,然后再杀了他。

  可就在我纵身而起之时,耳边却忽然响起了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