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七十章:驱狼斗虎

第七十章:驱狼斗虎

  别的不说,光我的水火双龙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来,我的实力就已经大打折扣,何况面对的还是这样三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家伙。

  可那三个家伙却不给我时间考虑这个问题,两条腿猛的一蹲一弹,硕大的畸形身躯已经弹跳而起,半空之中,三人忽然如同陀螺一般的疾速旋转了起来,双刀绳镖风铜锤,劈头盖脸的向我招呼过来。

  我急忙腾身跳起,避开他们的攻击,习惯性的随手一记大火龙呼啸而出,直扑向他们三人一体。

  那老大笑道:“小子,我说过没用的!”口中说着话,双手却也不闲着,“呼”的一锤砸在大火龙的脑袋上,大火龙顿时再度熄灭。

  我根本就不是有意使出大火龙的,只是使用大火龙之术习惯了,自然而然的随手就使了出来,这使我更加郁闷,要知道一个人的习惯,轻易改变不过来,而我最习惯的奇门术,则都是五行之术。

  三人一体再度冲了过来,我无奈跳开,一边躲闪,一边脑中急转,将自己所学过的奇门几乎全都筛选了一遍,却悲哀的发现,我所会的奇门术中,适合用来攻击的,尽然全都是五行之术,其他的要不就是攻击力太弱,根本不适合用于战斗,要不则完全就是杂耍性质的。

  幸好之前曾被王丽芬狠狠的扇过几天,身法上还算灵巧,不然打不过再躲不开,那就彻底算交代了,落这三人手里,还能有个好嘛!

  可那三人的速度却也不慢,三人不停旋转,一个大陀螺一般紧紧跟在我的身后,将我逼的不停纵身落下,半点考虑的时间都没有,急忙故技重施,大喊一声道:“慢着!”

  我想这么一喊,他们怎么也会停一下,多少能争取点时间让我想想怎么迎战,这样一直逃窜下去,也不是个事。

  谁料那老三阴声道:“想拖延时间吗?门都没有。”其余两人更是话都不说一句,三人一体仍旧旋风一般的向我刮来。

  我的身形却因为这一声喊之后,以为他们必定会停一下,自己已经停了下来,一见三人根本不停,再想提身纵闪,却已经迟了,只觉得脚脖子一紧,已经被绳镖缠住,而那老大的鎏金风铜锤紧随着砸向我左边的肩头,这一下要是中了,估计半边身子也就报废了。

  我刚想往右边躲,却又一眼看见右边的老三一脸的阴笑,手中两把三尺长的弯刀闪着寒光,早就在右边等着我了。

  三兄弟配合的天衣无缝,显然是早就盘算好了一切,只要我一被老二的绳镖绊住,等待我的就是死亡,不管我怎么躲闪,都无法同时躲开老大的风铜锤和老三的弯刀。

  后面的王丽芬已经惊呼出声,谢玉虎则大喊道:“快躲开!”

  老虎脱口而出道:“坏了!”其余几人虽然没有出声,我相信肯定也都惊出了一声的冷汗。

  这一下也把我急的不轻,脑子想都没想,随手使了一个术出去,同时奋力跃起身形,向后疾纵。

  术一使出,我脚脖子上的绳镖忽然松了开来,陡然一荡,反弹了回去,向老三激射而去,而老三则将手中弯刀一横,对着他旁边老大的胳膊上砍了过去,而老大的风铜锤更是硬生生的拉了回去,一锤对老二的脑门上砸去。

  三人几乎同时怪叫一声,纷纷收回即将打到对方身上的武器,老大叫道:“老三你想干什么?这一刀是想要我一条胳膊吗?”

  老二也打喊道:“大哥,你就别说了,你一锤子差点将我的脑袋砸成烂西瓜。”

  老三则阴声道:“大家注意,这小子竟然对我们放混乱之术,我们防着点,别中了这小子的诡计,我们三人同体,谁都不会故意去伤害谁的。”

  他这一说,我也才缓过来,不错,我刚才施展的术确实是一种混乱之术,叫做驱狼斗虎,是当时跟义父学的,当时还学了枯木逢春和催泪术,都只是觉得好玩,并没有刻意练习。

  刚才那一瞬间,我只是随手施展,是最直接的反应,根本就没经过大脑考虑,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当真妙不可言。

  可惜他们三人反应太快,一反应过来,就迅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武器,混乱之术也被老三给识破了,不然他们三人要是自己打起来,那才叫痛快。

  刚想到这里,老三已经大吼道:“不管了,先杀了这小子,保持头脑清醒,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向身边的兄弟出手,免得再遭了他的暗算。”

  其余两人同时大吼一声,身形疾转而起,再度向我掠来,而且这次是含怒出手,威势更甚,力道更猛,我这边刚闪身跳开,原来站立之处就传来“轰”的一声响,碎石飞溅,地面竟然被老大的鎏金风铜锤生生砸出一个坑来。

  三人一击空,我随即转手就施展了一记驱狼斗虎,在我看来,这招用在他们兄弟三人身上,实在是太合适了,有用最好,无用也可以迫使他们暂缓一下攻势。

  谁知道那老三一见我使出了驱狼斗虎,顿时大喊一声道:“停!”三人瞬间静止,虽然只有一瞬间,却已经足够他们从混乱状态中醒悟过来的了。

  紧接又迅速向我攻来,刀锤绳镖齐上,我只得无奈躲开,再施展出驱狼斗虎来,他们却又停止了一下,如此反复,我竟然被迫的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老大一柄鎏金风铜锤舞的呼呼作响,每击出一记,必定大吼一声,虽然每一下都击在山石之上,却必定留下一个坑来,当真是断山裂石,势不可挡。

  那老二一根绳镖悠忽明暗,如同鬼魅一般,或直射、或回旋、或圈或套,最是麻烦,好几次都让我手忙脚乱,差点就被其他两人趁机击中。

  那老三手中弯刀闪着寒光,虽然出招最少,却每一次都必定阴险至极,不是攻我必救之处,就是抽冷子使阴招,对我的威胁却是最大。而且口中还不断呼喊着口令,我的驱狼斗虎之术自从第一次见效之后,就再也发挥不出效用了。

  我也算看出来了,三人之中,老大力大无穷,最是勇猛,是攻击中的主力,老二的绳镖除了攻击之外,还带有设套阻绊的作用,但这两人的头脑却并不太好使,老三是他们的绝对大脑,要想打败这三人,首先就得先杀那个老三。

  可要想杀了老三,哪是容易的事!

  这家伙的双手一长一短,长的那支手臂用来攻击,短的那只手掌中虽然也握着刀,却极少伸出来,大部分都是横在自己胸前,分明是为了利于防守。

  何况,他还有两个连体的哥哥,只要他一出声,其余两人则都会支援他。

  杀他不容易,可让他开不了口却不是太难。只要他开不了口,我相信老大和老二很快就会自相残杀起来,只要老大老二无法支援老三,我就有办法可对付他。

  一念至此,我心中已经有了办法,只要我还有术可以克制他们,那么,就有胜利的希望。

  我纵身而起,这次不退反进,向他们疾冲而去,同时双手乱挥,将我所会的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全都胡乱使了出来,不但有黄金剪、拘魂术这些低级的术,就连五行术也一样不落的全施了一遍,一时间满场都是奇门术乱飞,毫无章法可言。

  那兄弟三人也是一愣,随即陀螺般旋转了起来,我所有的奇门术一沾上他们,就被磕飞或者破解,根本一点用也没有。

  我也没指望这些招术能派上用场。

  我要的,只是一瞬间的空隙而已。

  果然,我没有失望,就在他们破解了我所有的进攻之后,旋转的身形停下来的那一瞬间,我找到了久等的空隙,揉身而上,对着他们兄弟三人就施展出了驱狼斗虎,一招使出,立刻变幻手势,对着老三使出了催泪术。

  这两种术,根本就不需要接近他们的身体,施展起来特别方便不说,也不用顾虑会被他们反伤。

  这一次,他们没能及时停下来。

  两种术一得手,我并没有停手,反而双手连挥,水火双龙咆哮而起,水龙直扑老大,火龙狂袭老二。

  与此同时,他们兄弟三人正因为受到了我驱狼斗虎之术的干扰,手中的武器正向对方身上招呼,老三最是搞笑,左右手两把弯刀一边反插两个哥哥,一边还流出泪来,一张嘴不但没有说出话来,还哭出了声来。

  这才是我要的效果。

  就算他们能及时醒悟,老大和老二也会因为忙着对付我发出去的水火双龙而无暇分身照顾老三,老三也没法出声提醒,手中双刀就算不伤了他两个哥哥,再想抽回来防卫,也没有那么快。

  于是,我身形疾闪,一掠而至,一反手已经摸出了疯老头送我的那把匕首,对着老三的胸膛就扎了下去。

  可就在我刚向老三掠过去的时候,乌鸦已经疾喊道:“笨蛋!快退!”

  而那三兄弟则一起狂笑道:“好!他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