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七十一章:三兄弟的秘密

第七十一章:三兄弟的秘密

  我心头一惊,急忙收刀欲走,可哪里还来得及,老大手中打向老二的鎏金风铜锤忽然向下一沉,直接砸向我的脚踝,这也别说砸上,碰一下肯定我从此之后就离不开拐杖了。

  而老二手中射向老三的绳镖则像一条毒蛇一般,陡然一个翻身,激射我面门,老三两把弯刀一翻,迅速削向我的双臂。

  事发突然,我又几乎是主动迎上去的,哪里还躲得掉,眼珠子一红,大吼一声,身上猛然冒出无数的火苗来,九天玄火喷涌而出,就算我赔上一条命,也得将这三个家伙拉着陪葬。

  我就不信,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强的火势,他们的五行断之术能将我的九天玄火尽数灭了。当然,如果要真的如此,我也只有认命。

  幸好!不是如此。

  我九天玄火一出,那兄弟三人顿时全都面色一变,老三大吼一声,三人同时收了兵器,腾空而起,弹跳到距离我四五尺之处,面上一起露出惊惧之色来。

  乌鸦大喊一声:“好!这才对!”

  千影则在后面娇声喊道:“小华哥哥好厉害!好大的火,烧死他们三个丑八怪。”

  其余几人虽然都没说话,我却听到几人一起松了一口气。

  我的心中却是一喜,喜的是,这回三兄弟竟然没有使出那捞什子的五行断之术,反而选择了直接弹跳闪开,这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

  要知道我的大火龙之术,是聚集了九天玄火之中的炽烈之火组合而成,比普通的九天玄火更加厉害,却被老大一锤子就被砸灭了,如今我的只是放出九天玄火而已,他们却选择了直接跳开,为什么?

  虽然我还不知道其中原因,可我知道,自己正在接近真相,这三兄弟的秘密一旦被我发现,也就是他们丧命的时刻。

  当下上前几步,随手放出一虎双狼,分别扑向三人,要向找出它们的破绽,就只有多和他们动几次手,但大火龙消耗精力太大,如果仅作试探用,还是烈焰火虎和双头火狼比较适合一点。

  果然,一虎双狼一出,三兄弟则根本就不躲闪,三人双手晃动,挥动手中兵器,电光石火之间,已经将一虎双狼尽数灭了,身形陡然再度像陀螺般转了起来,向我攻来。

  我心头又是一动,这三人难道就不怕头晕?为什么每次攻击都要将自己旋转的像个大陀螺呢?还是说他们想以这种方式来遮掩自己的某些缺陷?

  心念闪动,我一边纵身躲开,一边细心观察起来,只要他们有弱点存在,我就不相信我发现不了。

  这一观察,还真让我发现一点不同之处,每次他们在旋转起来之后,在三人交接之处,好像有一圈光线在急旋转动。

  这一注意到,我随手就打出一虎双狼再度向他们扑去。而且一虎双狼一出手,立即就跳到一边,尽量和他们三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用岳一刀的话说,就是稳中求胜。

  我已经不再是初出山村的那个毛头小子,在不断的战斗中,我已经学会了爱惜自己的身体,也学会动脑子,虽然还没有达到乌鸦他们那种洞若观火的程度,却也比之前那个凡事只知道硬拼的自己强出了许多。

  这让那兄弟三人非常恼火,老大一锤砸熄一只双头火狼,怒吼道:“你小子只会跑吗?刚才不是口气大的很,尽使这些不堪一击的玩意儿有什么用?”

  老二也用绳镖结束了烈焰火虎,用那种异常难听的声音叫道:“有种别跑!二爷我一个和你打如何?”

  老三则阴声道:“他没种的,要是有种的话,也不会像一只耗子一样到处乱钻了。”说着话,一刀已经劈灭了最后一只双头火狼的火焰。

  我却根本不理他们,对他们的冷嘲热讽也毫不在意,相反他们连激将法都使出来了,只会让我更加的留上了心,他们越是沉不住气,越是说明他们在顾忌什么。

  是人就会有缺点,这三兄弟虽然长的恶心了点,可毕竟也是人,当然也有缺陷,只不过他们掩藏的比较好,我还没有找出来罢了。

  不过,我却也有他们所不及的优点,那就是速度,以他们的速度,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我的,只要追不上我,我就慢慢和他们耗着,直到我找出它们的缺点为止。

  而且我刚才一连串的攻击,明明已经成功了,却莫名其妙的就落入了他们三兄弟的陷阱之中,要不是他们兄弟三个不敢和我同归于尽,我这一百几十斤就算交代在这里了,这事让我异常的警觉。

  每个人人都会犯错误,但必须要在犯了错误之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加以改正,犯一次可以原谅,犯两次也可以原谅,再犯第三次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傻逼了。

  何况,我连第二次同样的错误都不想再犯。所以,没有把握之前,我绝对不会再冒然挺进,和他们发生正面的冲突,不管他们如何冷嘲热讽,有时候,定力和耐性,也是赢得战斗的关键。

  他们兄弟三人越是发火,我越是和他们玩游击战,反正只是试探,干脆连一虎双狼都不用了,不管想到什么五行术,全都信手拈来,什么雷霆之刀、雷箭、火球、水球,什么玩意省事省力就用什么,反正只是用来试探的,也没指望这些能伤到他们。

  果然,那兄弟三人开始越来越沉不住气了,而我也慢慢看出了点门道,他们并不是不怕我的奇门术,而是很怕,只是表面上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罢了,因为我发现,不管我发出去什么奇门术,他们总会一个不漏的给破去,哪怕有时候攻击的目标都不是他们,我根本就是打歪了的,他们也会将那个术给破了才能安心。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他们三人交接处的那个亮点,三个人都刻意的将其隐藏在中间,可当其中一个发动攻击的时候,那个亮点就会出现在那个人的身前,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之间。

  这个发现令我异常开心。

  根据这兄弟三人之前的表现,我已经大概刻意确定这三人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了,接下来,就该是给他们致命一击的时刻。

  这三个人,都得死!他们之中没有一个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转念之间,我已经制定好了一套作战计划,虽然多少有点危险,可我还是决定赌一把,我可不想让这三人跑了还是怎么的,他们必须死,一起死!

  当下陡然将身形一停,一返身向他们冲了过去,双手乱挥,再度向兄弟三人胡乱发出数不清的奇门术,又是杂七杂八的一大堆,待快他们身边时,陡然使出驱狼斗虎,几乎同时,催泪术也使了出去,身形疾蹲,一按地整个人倒弹而起,半空中打出水火双龙、一虎双狼、九只火鸦,齐齐向三人扑去。

  与此同时,身形急坠,头下脚上倒转而下,手中匕首对着老三的头顶直刺下去。

  那兄弟三人之前就被我这样折腾过一番,虽然这次我又加了一虎双狼、九只火鸦,可仍旧属于换汤不换药而已,见我又使出这招来,顿时气急反笑,一起出声喊道:“小子,你就没有新鲜点的花样吗?”

  三人喊话的同时,人可也没闲着,身形急速旋转,迅速将所有打向他们的奇门术震飞或者破解,手段和之前也是如出一辙。

  我手中的匕首,已经快刺到了老三的头顶。

  情况突起变化,老大手中的鎏金风铜锤陡然直撞上来,老二手中的绳镖也疾若流星一般钉向我的眼睛,老三手中双刀高举,对准我的脑袋倒刺上来。

  他们三人的武器都比我手中的匕首长,就算我将胳膊的长度也算进去,也必定会在匕首刺入老三头顶之前,就先被老大的风铜锤砸成肉饼,而且还是个独眼龙肉饼,因为眼睛肯定会被老二的绳镖射瞎。

  然后,我会被老三的两把弯刀分割成一块一块的。

  可我却一点也不害怕。

  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刻!

  就在三人四样武器全都向我招呼过来的时候,我却忽然凌空一个翻身,顿时躲过四件武器的攻击,稳稳落在老二和老三的侧面,一伸手,一刀就切在躲在三人身体中间的那个亮点之上。

  兄弟三人同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

  我一击得手,立即抽身就退,一退数丈,丝毫不敢停留,困兽犹斗,伤狼反扑,都是极吓人的。何况这兄弟三人每人都有一手绝活,我既然已经得了手,可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那兄弟三人一声嘶吼完毕,三具身躯忽然全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起出声喊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我们的秘密的?”

  我刚想说话,忽然没来由的想起马平川、乌鸦和那个风来,当下脑子一抽,故意叹息一声道:“三位一体,心念相通,五行断术,表面上看是人人都会,实际只是在三人之间来回转换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一说完我就有想抽自己一巴掌的冲动,明明自己绞尽脑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全部的手段都使出了出来,才破了他们的三位一体,还说的这么轻松,这也太装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