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七十六章:金刚不坏

第七十六章:金刚不坏

  更令人生气的是下九流几人竟然纷纷从我身边走过,除了岳一刀没有参与之外,其余几个每人都摇了摇头,然后轻叹一声:“瓦罐!”

  我好不容易将小千影从背上哄下来,大家已经走出好远,我拉着她追上大家的时候,这小狐狸还撅着个小嘴不高兴。

  也不知道怎么的,跟这小狐狸相处越久,越感觉她就像是个小妹妹,娇憨耍赖什么都来,虽然一样美艳动人,可那种邪心却越来越少。这和对蓝小姐的那种感觉完全不同,和蓝小姐在一起时间越久,越难以把持,和千影在一起,则就像真的多了个妹妹。

  乌鸦还抱着菱走在最前面,我正准备追上去理论一番,上面忽然一阵让人听了身上不由自主发毛的笑声,那声音说是笑声,还不如说是一只野兽在嘶嚎。

  随即一个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杀了雪衣吗?真没想到,区区人类竟然真的杀了雪衣,真是了不起啊!这样的你们,让我忽然很兴奋了呢!”

  我一愣,马上想到那个白衣胜雪的男子,原来他叫雪衣,这名字确实挺适合他的。

  那个嘶哑的声音再度响起道:“快点来吧!我的刀比我还要兴奋,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鲜血和战斗总是能让它疯狂,你们再不来,它可能会连我都想吃了。”

  我心头一惊,我虽然不会使刀,可我知道,凡是对鲜血特别的渴望的刀,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大多数都是杀了太多人,本身已经养成了凶性。

  可我不怕!自从打败了那兄弟三人之后,我的信心更是大幅度提升,再强的人,也有弱点,只要找出他的弱点,就可以将其打败。

  这个风头,无论如何不能再被乌鸦抢去。

  一想到这,我提身疾纵,几个起落,已经超过了乌鸦,小千影速度奇快,始终跟在我身边嘟囔我不肯背她,怎么都甩不掉。

  一落到第八层宫殿之前,第一眼映入眼帘的,却并不是那气势恢宏的青石宫殿,而是一把刀,一把大刀,一把大到离谱的刀。

  刀身宽达一尺,长逾两米,刀背宽厚,刀刃上满是细密的锯齿,刀身两面各自錾刻了一排恶鬼头,一排有九个之多,寒光闪闪,隐泛红光,刀柄长有两尺,粗如鸡蛋,只怕有几十斤重,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就像是一个活物一样。

  然后才看见扛着刀的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瘦,奇瘦,却很高,起码也有两米左右,一头乱草一般的头发,比疯老头的头发都乱,两只大眼睛深深凹了进去,脸瘦的像用刀剔过似的,却长了一张血盆大口,身躯更是瘦的像竹竿一样,使身上血红色的衣服看上去空荡荡的,我都怀疑这里的山风能不能将他像个风筝一样的吹飘起来。

  这么瘦的一个人,穿着一身血一般红的衣服,扛着这么大的一把刀,站在气势恢宏的宫殿前面,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魔神一样,仅仅视觉上,就已经让我有了点心底发怵的感觉。

  那人一见我上来了,身上顿时散发出一种狂烈无匹的煞气,一道紫色光柱升腾而起,直冲半空,一看我就明白了,这家伙是个妖,紫光在五行中属金,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广广讨才。

  我刚想说话,那人手中巨大的锯齿刀一举,“呼”的一下就跳了起来,一下弹跳起好高,半空对着我一刀就劈了下来。

  我急忙跳开躲过,心头一火,也不说话了,对着他就是一道天雷决,雷箭一闪,激射他的面门。

  那人一刀落空,竟然收势不住,一刀深深劈入地面,巨大的刀头直接将地面青石劈裂了开来,一下就劈入地面之下深达一米左右。

  也不知道是反应迟钝,还是我出手太快,使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那人对我射向他的雷箭竟然不闻不问,手一提将那把巨大的刀提了起来,对着刀怒声道:“急什么?到嘴的肥肉还能跑了不成,听话点!”

  雷箭“嗖”的一声直接射在他的脸上。

  我心头一喜,该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吧?不管是人是妖还是鬼,被雷箭直接射中面部,那还能有个好嘛!不死也得重伤,起码也得一脸血。

  都说人大愣,狗大呆,包子大了韭菜揣,看样子一点都不假,这家伙个头满高,使的家伙也满唬人,可竟然连我一支雷箭也躲不开,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成第八层宫殿宫主的。

  一想到等众人上来时,发现这个家伙已经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场景,我就有点止不住的开心,那绝对是值得炫耀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告诉他们这家伙被我一记雷箭就解决了的。

  可是,我的美梦很快破灭了。

  只听“铛”的一声响,一记雷箭完全命中那人脸上,却连一个白点都没有留下。

  我顿时就愣住了,这让我不但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还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看花了眼,雷箭根本就没射中他,还是自己听错了音,他明明是个人,雷箭射在他脸上,怎么会发出“铛”的声音来呢?

  那家伙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转身对我裂开血盆大口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是在给爷爷挠痒痒吗?使的那是什么狗屁玩意?要是不想死的太惨,还是拿点真本事来吧!”

  我顿时有点恼火,不管刚才是个什么情况,这家伙看不起人的态度都让人十分的不爽,我一定要让他知道轻视我的后果有多严重。

  当下毫不迟疑,手一挥又是三道雷箭,外加一记雷霆之刀,同时口中大喊道:“有种再吃我几招试试!谁躲谁是我孙子。”

  在我的认知中,绝对不会有人站着不动挨上三记雷箭一记雷霆之刀的,雷箭还好,雷霆之刀的威力可不小,这一刀下去,绝对有将人劈成两半的威力,不躲的绝对是傻子,我之所以这么喊,只不过是故意占便宜罢了。

  谁知道那高瘦汉子竟然一反手将大刀一下插在地上,大笑道:“好,爷爷就不躲,你这小子有什么手段尽管招呼过来,让爷爷看看能杀了雪衣的家伙究竟有什么本事。”

  “铛铛铛咔”接连四声响,我顿时傻眼了。

  这家伙竟然真的没躲,就这么一手抓着刀柄,一手掐腰站在那里,三支雷箭尽数射在他身上三个要害之处,一支正中双眉之间、一支正中胸口、一支正中丹田之处,除了血红的衣服被射穿了两个洞,其余没看出一点损伤来。

  当然最让我震惊的却是那一记雷霆之刀,这一刀的威力我再清楚不过了,在我和血皮赤魈打斗的时候初次使用,一刀就可以将一只血皮赤魈劈成两片儿,到了大雷神手中,就连将自己炼化成尸铜筋铁骨的任家兄弟,都被一刀从肩头劈到胸口。

  我当然更清楚这段时间自己提升了多少,虽然现在有了水火双龙,极少使用雷霆之刀,可这并不代表我雷霆之刀的威力没有上升,不敢说太牛,起码一刀下去,桌面大小的一块石头绝对能一劈为二。

  可就威力大到这样的一记雷霆之刀,直接劈在了那人头顶上,却只发出“咔”的一声闷响,那人除了掉下几根杂草般的乱发,竟然硬是一点事儿也没有。

  这让我有点无法接受,我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乌鸦和下九流的几人这时也赶了上来,那人一见,顿时哈哈大笑道:“竟然有这么多人,虹,你今天可以喝个够了。”

  千影则在旁边喊道:“小华哥哥加油,把他大刀抢下来。”

  那人斜了一眼千影哈哈大笑道:“我的虹,你们是驾驭不了的!”

  我双手一挥,水火双龙同时腾空而起,咆哮盘旋,吼声连连,沉声道:“我还就不信邪,在接我水火双龙试试。”

  那人一反手一把抓住衣服,“嘶啦”一声扯了下来,一拍瘦骨嶙峋的胸脯道:“来!尽管来!你会的还不少嘛!每样都试试好了。”

  我看的一愣,这人太瘦了,瘦的身上骨头都看得一清二楚,更为可怖得是,在这人胸前、手臂、肚子等等各部分裸露出来的地方,全都布满了一道一道蜈蚣一样的刀口,密密麻麻,整个身上就找不出一块好肉来。

  可已经到了这里,哪是害怕的时候,我手一挥,水火双龙奔腾而出,只扑那人。那人却依旧巍然不动,水火双龙直接扑到他身上,一咬左肩,一咬右肩,就是不见那人有半点动静。

  我额头冷汗已经下来了,这人不惧雷电,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这架还怎么打?怎么每次乌鸦都能赢的那么轻松,一轮到我就尽遇到刺头呢?

  那人等水火双龙自己散去,才又一拍那瘦的吓人的胸脯道:“雷电、水、火,还有什么招?你尽管使出来,等下大爷一动手,你就没机会了。”

  岳一刀在旁边面色一冷,脱口惊呼道:“金刚不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