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七十七章:嗜血鬼刃

第七十七章:嗜血鬼刃

  乌鸦却一摇头道:“不对!不是金刚不坏,金刚不坏是正道修炼的终极目标,这人身上却有股说不出的邪气,应该是种邪术。”

  那人哈哈一笑,看了乌鸦一眼道:“你倒有点见识,雪衣是死在你的手里吗?把你手里的女人放下,过来吃我一刀试试。”广广边才。

  我急忙大吼道:“慢着,你是我的,别乱找对手!”我不管能不能打赢,先拼过再说,万一再被乌鸦抢了,那可丢了大人了。

  那人一转头,看了看我道:“你要想先死也行,不过,你们这么多人,我一个个宰也得半天,可没时间陪你慢慢玩了。”说着话,手一伸,已经将插在地上的巨刀拎了起来。

  刀一离地,就发出一声嗡鸣来,嗡嗡做响,刀身上的红光直泛,我不禁眉头又是一皱,这刀好大的杀性。

  却不料那人将刀一提,反手一刀就砍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刀身一抽,一道鲜血飙了出来,全部溅在刀身上。那刀又是一阵嗡鸣,竟然将那血迅速的吸收了进去,刀身红光更甚。

  我顿时一呆,这刀竟然TM的会吸血!

  同时心中疑问也起,怎么我的雷霆之刀对他丝毫无损,他自己的刀就能伤得了他呢?难道只有物理攻击才能对他造成伤害?一想到这里,不自觉的将匕首摸了出来,默默念了开刃口诀,想再试上一试。

  那人似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手再一挥,巨刀已经离开自己的胸口,伤口迅速的愈合,片刻已经只留下一道蜈蚣般的伤痕,开口大笑道:“小子,看不懂了吧?我这护体叫做刀人合一,此术施展之后,我就是刀,刀就是我。”

  “我的刀名叫虹,乃是千年寒铁打造,坚硬无比,五行不侵,刀锋所至,无坚不摧,你自然伤我不得,我是卸了刀人合一才能砍得伤的,别以为你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说到这里,忽然一眼看见了我手中的匕首,“咦”了一声道:“五行之刀,好东西,杀了你之后,这玩意就归我了。”

  话一说完,他手中的那把巨刀忽然一阵嗡鸣,竟似像抗议一般,那人哈哈一笑,举起手中刀道:“你放心,你是我的老伙计,当然还是你最重要。”一句话说完,那巨刀才停止了嗡鸣之声,竟然像孩子争宠撒娇一般。

  我看了看手中的小匕首,在看看对面那家伙,心里有点纳闷,这家伙连刀和匕首都分不清的吗?不过无所谓,还是先想想怎么打败这个家伙吧!

  那人举起手中巨刀,对着我一指道:“小子,我已经以血祭刀,虹的胃口可是极大的,不弄死一两个,是没法收手了,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不过你可不会白死,起码能让我的刀好好喝一顿血。”

  说完话一纵身,已经到了我的面前,双手高举巨刀,对着我一刀就劈了下来。

  我急忙闪身跳开,我可没他那么牛逼,站那不动给他砍一下的话,估计当场就得成两半儿。谁知道我刚弹跳起来,那人手中刀已经一横,直接像我削了过来。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他那么重的刀,那么威猛的劈势,却能忽然半途中改劈为削,哪里还躲得过去,虽然我极力闪避,大腿上还是被刮了一下,顿时一阵火烧火燎的疼。

  低头一看,大腿旁边已经被撕开了一道血口,而且他这刀刃全是锯齿,撕扯着伤口两侧的皮肉都翻卷了起来,这一刀造成的伤口,几乎比平常好几刀都要严重的多。

  那巨刀却陡然一阵嗡鸣,整把刀就像忽然活了一般,刀刃锯齿一阵扭动,上面沾染的血迹被迅速的吸收了进去。

  我看的心里一阵阵的发毛,这刀竟然真的喝血。

  更奇怪的是,我的血液一被那巨刀吸收,巨刀身上錾刻的鬼头竟然忽然就亮起了一个,鲜红如血,十分诡异。

  可那人根本就不给我细想的机会,大步跨出,手中巨刀一挥,已经对我又是一刀直劈。

  这回我学乖了,飞快的闪身避开,再不等他刀到了近前在闪避了。

  却不料这一避不要紧,竟然再也还不了手了,那人步履如飞,紧紧跟在我的身后,左一刀右一刀劈砍个不停,我一边用匕首拼命抵挡,一边左右腾挪闪跳,尽量利用身形之便和他纠缠。

  而且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不时放出各种奇门术,期望能有所效果,可每一样奇门术他都不躲不避,任由打在他的脸上、身上各个要害之处,丝毫无惧,就提着刀对我一阵乱砍。

  一时之间,刀光赫赫,各种奇门术乱飞,看上去两人好像打的好不灿烂,实际上我始终处于挨打的局面。

  不一会,我身上又挂了几道彩,每被砍一刀,那巨刀就迅速的吸收了血液,刀身上的鬼头就会亮起一个,片刻已经亮起了七八个之多。

  那厮一边追砍我一边狂笑不止,眼神中满是狂热的杀意,他手中那把嗜血之刀也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嗡鸣,显得兴奋不已。

  我却暗暗叫苦,靠匕首硬挡吧!对手势大力沉,每一刀都震得我手掌发麻,根本就撑不了几下。用奇门术和他周旋吧!奇门术对他全都没有用处,遇上这样的对手,当真是倒了霉了。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家伙可以坐镇第八层了。

  可即使如此,我还是没有放弃,一边努力和他周旋,一边飞速转动脑筋,我坚信一个道理,任何人都会有缺点,任何奇门术也都会有缺陷的存在,只是我没有找出来而已,只要能找出那人的缺陷来,我就有办法对付他。

  我之所以不停的对他施展奇门术,目的也就在这里,只要他稍微露出来一丝破绽来,我就可以发现的缺点在那里。

  可惜,什么都找不到!

  那人根本对身体任何地方都不守不护,任何奇门术打在他身上,根本就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倒是把他一头杂乱的头发都烧没了,露出一个秃头来。

  那人追的急了,也大喊一声道:“有种硬挡我一刀!谁跑谁是王八蛋。”一句吼完,凌空跃起,一刀对我劈下。

  我可不想就这么当了王八蛋,一咬牙,匕首一挥,硬挡了一刀。

  手中匕首和那巨刀一接触,我就觉得虎口一疼,半条胳膊都麻了,刚想抽刀跳开,那人手中巨刀已经猛的一扭,刀刃上的锯齿一下就扎进了我手背之上。

  我心头一惊,顿时觉得一股热流顺着手臂流淌,那巨刀之上妖异的红光不停闪现,一波接着一波,我甚至都能听见那刀吞咽我的鲜血时所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当下急忙收手,拼着手背上被生生撕裂一个大口子,将手一甩,脱离了那巨刀,远远跳开,心头狂跳不止,震骇到了极点,我进入奇门之中,就是不算在山村里呆的那几个月,前前后后也好几个月了,会喝血的刀,我已经是头一次见到了,可万万没有想到,这刀竟然还能像活物一样随意扭动刀身。

  站在旁边观战的岳一刀忽然喊道:“小华小心,那是嗜血鬼刃。”

  我还没来及追问,那人手一挥,巨刀红光连闪,嗡鸣之声不断,狂笑道:“小子,虹好像很喜欢你鲜血的味道呢!你看它兴奋的,来来来,反正你迟早都要死在我的刀下,就不要耽误时间了。”说完一刀又横扫了过来。

  岳一刀继续喊道:“小华快闪远一点,传说中嗜血鬼刃是千年寒铁和活人生取的头盖骨合炼而成,千年寒铁八十一斤,活人头盖骨一十八块,取正反阴阳之意。”

  “传说此刀一成,刀身上自带十八个骷髅鬼头,这十八个骷髅鬼头实际上是十八个封印,每喝一次血,就会染红一个鬼头,也就会解开一个封印,这刀就会多一种功能出来,十八鬼头齐开,功能全开,煞气冲天,就更难以克制了。”

  幸亏他这一声喊的及时,我猛一纵身跳开好远,那扫向我的一刀竟然陡然一下伸出三四尺远来,堪堪从我身前掠过,要不是我这一次跳的远点,只怕少不得又要皮开肉绽。

  乌鸦忽然喊道:“你要不行,还是换我来吧!”

  我急忙大喊道:“不要!我已经看出一点破绽来了,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这一喊,不知道有没有骗过乌鸦,那人倒是一愣,猛的一收刀,一脸愕然的问道:“我的破绽?在哪里?你倒是说说看。”

  我心头一动,这人虽然厉害,脑子却好像不大灵光,他这么说,那就说明他确实是有破绽,只是隐藏的极好,很难发现罢了,当下急忙趁机喘了几口粗气,故作轻松的对他全身上下一顿乱指,哈哈笑道:“当然就在这里。”

  我故意乱指一通,好让他自己疑心生暗鬼,只要他能对着自己的破绽之处多瞧上几眼,也就被我发现了。

  谁知道那人一见我乱指一通,顿时哈哈一阵大笑道:“我还以为真有破绽呢!敢情你小子是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