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七十八章:刀人合一的秘密

第七十八章:刀人合一的秘密

  我听的顿时头皮一阵发麻,脑袋直懵,这家伙这话说的,难道他真的没有缺陷?还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缺陷在哪里?还是已经知道了我只是在诈他?

  可随即我又否决了这些念头,除非他知道了我是在诈他,不然绝对不可能,每个人,每一种奇门术都有破绽或者缺陷,比如乌鸦的控水之术,缺陷就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无法长久反复的使用。比如我的水火双龙之术,缺陷就是会互相克制,不经意碰触到一起,就会互相抵消彼此的威力而且使用次数多了,也会消耗大量的元气,容易感觉到疲倦。

  所以,这家伙的刀人合一之术也一定有破绽,没人会比自己对自己的术中破绽了解的更清楚,他一定知道自己术中的破绽在哪里,只是我没有指对而已。

  可我刚才明明是对着他全身上下胡乱指了一遍,手指连点,少说也指了几十处地方,他怎么能一下子就全否定了呢?难道说他的破绽本来就不在自己的身上?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那三个兄弟来,是了,奇门术的破绽,不一定就在自己的身上,也有可能是在术的使用过程之中。

  当下凝神静气,一边格外小心的躲避那人的攻击,尽量不让那把嗜血鬼刃碰触到我,一边不停打出各种奇门术来,特别注意那人的一举一动,希望能找出像那兄弟三人的光点之类的东西所在。

  可是我又一次失望了,什么都没有,不论那人怎么滕挪跳跃,怎么攻击,都没有丝毫的不同之处。

  就在这时,我再一次因为判断失误被刮了一下,肩头直接割开一条血口,几乎有指甲宽了,鲜血直流,那人手中巨刀一阵嗡鸣,有一面的九个骷髅鬼头全都撑了红色,一时红光闪耀,刀身颤抖不止,显得兴奋之极。

  我连续受伤,虽然都只是皮外伤,可八九处伤口处处都火烧火燎般疼痛,心头不禁一阵恼怒,纯属发泄一般,一记雷箭对着那人手中巨刀射去。

  那人猛的一蹿,用自己干瘪枯瘦的胸膛迎上了雷箭,又是“铛”的一声,雷箭依然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我却心头一颤,忽然想起镇守第二层宫殿的那个风一样的男子,隐约觉得好像有点奇怪,可又有点拿捏不准,干脆身形急纵,围着那人转起圈来。

  那人一见,顿时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围着我转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拿我没有办法。”一句话说完,手中巨刀陡然伸长,向我砍了过来。

  风声劲疾,势沉力猛!

  我这次没有只是单纯的躲避。

  在我跳开躲避刀锋的同时,也一侧身,手一挥九只火鸦飞起,一起扑向那刀身上未变成红色的九个骷髅鬼头。

  火鸦稍微扑到,那人已经一收刀,刀身一横,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那九个未点亮的骷髅头压在了下面,再度向我横扫过来。

  我依旧在跳开的同时,指挥九只火鸦分成两批,一批从底下攻击刀身上那未点亮的骷髅头,一批从上而下攻击那九个已经点亮的骷髅鬼头,与此同时,干脆将烈焰火虎、双头火狼和水火双龙全都放了出来,全部对着那把刀猛攻。

  我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抓住了那人的破绽。

  不错!他的破绽就是那把刀!那把会喝血的刀!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的攻击一发出去,那人就立刻抽刀,再度从另一个角度向我砍来,虽然掩饰的很巧妙,看上去就像是一击不中,连续攻击一样,可我在连续两次试探之下,心里却已经有了底,哪里会再相信。

  我终于找出了他的破绽!

  其实,他之前自己也曾说过,他用的是刀人合一之术,他就是刀,刀就是他!

  他说的一点没错,只是一般人的思维,谁也不会往上面去想。广杂双巴。

  在两军对垒之时,普遍的观点都会是将对方击倒,即使一把刀再扎眼,在一般人的观点里,那也只是一把武器,而武器,是需要依靠人操纵的。

  谁能想到,一把会喝血的诡异怪刀,才会是真正的敌人呢!

  所谓的刀人合一,说白了就是功能互换!

  这把嗜血鬼刃是千年寒铁加上人头盖骨所炼,自然是水火不侵,刀枪难伤,将这个功能转移到人体上,当然不管使什么术都白搭,造成了他金刚不坏的假象。

  将人体的某些功能转移到刀上,比如吸血、撕咬、扭曲、伸展等等,所以这把巨大的嗜血鬼刃,就有了活物一般的表现。

  他们之间,根本就不是人在控制刀,而是刀在控制人,从一开始就是。

  所以,人就相当与一块千年寒铁,自然没有丝毫的缺陷,缺陷反而在刀上,我对这他人的身体一通乱指,他才能马上就醒悟过来,我是在诈他。

  再加上刚才岳一刀喊的话,说什么嗜血鬼刃需要八十一斤千年寒铁和十八块人头盖骨,是为了对应正反阴阳,也正好对上这个意思。

  岳一刀还说了什么十八个骷髅鬼头红了一个就会解封一种功能,所以我马上想到了,人的功能要转换到刀上,本身容器就不同,本质也不一样,肯定会需要一个转变过程,甚至需要某种东西作为接引。

  这接引的东西就是血!

  而那刀身两面十八个骷髅鬼头,实际上就代表了那人的十八个部位。

  只要我能打到那十八个骷髅鬼头,就相当于打到了那个人,当他转换到刀内的功能被逐一破坏的时候,就会给刀的功能制造出空缺来,而嗜血鬼刃转换到人体上的功能自然会回来补充,到那时,就是我杀了他的时候。

  我一摸透了这点,顿时不在畏惧他,也不再留力了,所有能使出的招数齐出,一时水、火、雷齐上,招招攻击的目标,都不离那把刀,甚至还使出了千花万树来缠住他的双腿。

  那人顿时大乱,拼命用身体阻挡我的攻击,将那把刀护的紧紧的,咋看上去,好像我还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这局势已经完全倾向了我一这边。

  岳一刀、谢玉虎、王丽芬、老虎和刘讨饭五人无不是老江湖,哪有看不出来的道理,齐声叫起好来。

  小千影则在旁边连连拍手助威,那菱虽然还在乌鸦的怀里,也高声喝彩,就连乌鸦都淡淡的说了一句:“没看出来,瓦罐也有发威的时候。”

  这个时候,我当然没有时间理会他,先将对面这家伙打倒才是首要的,当下也不理睬他,双手连挥,水火双龙呼啸奔腾,上下翻转,火虎火狼前后跳跃,扑打咬撕,九只火鸦左右盘旋,抽空子就是猛袭,我还不停的打出大火球、雷箭、雷刀,就连玄土罗网,大金剪这类的小玩意也全使出来了。

  那人虽然拼命守护,可我的奇门术多不胜数,几乎将他完全笼罩在攻击之中,何况一把两米多长、一尺来宽的大刀目标那么明显,无论他怎么防护,总有疏漏的时候,片刻之后,那人已经发出了第一声惨叫来。

  惨叫声一起,就再也停不下来了,接连响起撕心裂肺般的嘶吼来,紧接着他的身体开始燃烧起了熊熊火焰,显然嗜血鬼刃的功能回转到了刀内,他的防护已经失去了。

  我的九天玄火威力,我自己当然清楚,这才停下手来,收了水龙,将其他火之术尽数扑到那人身上,瞬间火苗乱窜,一阵焦臭味飘了起来。

  那人挣扎着扑腾了两下,就倒在地上,不再动弹,片刻之后,地面上已经只剩下一堆焦炭,还有那把巨大的嗜血鬼刃。

  大家顿时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我是怎么办到的,我本来还想吹几句牛的,可一看自己身上也八九处伤痕,还是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怎么发现刀人合一的秘密给说了出来。

  我这一说,几人也都惊呆了,谁都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个个连声称奇,这几个老江湖,都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乌鸦自然也没见过,可这家伙就是不肯说一句好话,淡淡的来了一句:“蒙对了一次而已。”

  我顿时跳了起来,大喊道:“我看你乌鸦嘴里就吐不出鹦鹉舌头来!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什么瓷器瓦罐,你给我说说清楚。”

  乌鸦斜了我一眼,一脸不屑的抱着菱就走,边走边说道:“谁一身是伤的,谁当然就是瓦罐。”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顿时大怒,跟后骂道:“乌鸦,你给我等着,我总有一天把你那双翅膀给烧成烤鸡翅!”

  话刚说完,千影已经一下又蹿到了我的背上,娇笑连连道:“小花花哥哥好厉害!第八层宫主都被你打败了耶!”

  我全身八九处伤,她这一下几乎全部触动了,那还有个好吗?顿时疼的脸都绿了。

  刚想让这小狐狸下来,上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吼:“顺天承命,我命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