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315章:巨石之门

第315章:巨石之门

  我心头一松,乌鸦大叫一声:“竟然让你碰巧了!”
  
  我双眼一翻,刚想反驳两句,一想这招也不完全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靠青龙指点的,也没啥值得炫耀的地方,也就闭了嘴,双手一松,落在地面。
  
  马平川也大喊一声:“痛快!”身形一振,就要跳出来。
  
  就在这时,从那三目巨兽的后半截脑袋中,忽然伸出剩余的半截舌头来,一下缠住马平川双腿,往里面一缩,就将马平川往腹中拖去。
  
  好在我和乌鸦的反应都不慢,两人同时单手抓住马平川的手,我另一只手一把抢过马平川的长刀,一刀削断缠住马平川双腿的半截长舌,乌鸦一拖一甩,已经将马平川抛了出去,我则跳到那三目巨兽的半截脑袋前面,举起马平川的长刀一顿乱砍。
  
  这三目巨兽身体表面披了一层鳞甲,可里面却依旧是血肉之躯,这一顿乱砍,直接劈的稀碎,庞大的身躯终于不再动弹。
  
  我已经被这玩意整怕了,刚才差一点就让它吞了马平川,现在即使它已经不动了,我还是不敢大意,放了一把火,这回奇门术对它有用了,一直将那巨大的尸体烧成了灰烬,我才将心放回肚子里。
  
  三目巨兽一死,那些禽兽畜牲就四散奔逃,哪里还有原先的威风,用树倒猢狲散这句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不过我们也没想过追杀它们,我将手中的长刀刷了两下,递还给小马驹,笑道:“还是长刀耍的爽,我得想办法弄一把!”
  
  谁料小马驹将脸一沉道:“刀太凶,如果能不用,尽量别用。”
  
  我顿时一愣,马上想起在山村时,小马驹曾想过教我刀法,当时也说了一句和这个差不多意思的话,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刀有什么凶的?凶不凶在于使刀的人好不好?刀再锋利,也不过是一把刀罢了,你别为自己的凶残找借口了。”
  
  小马驹却没有一点笑意,依旧冷着脸道:“那是你没用刀,当刀饮的血越多,那股凶念就越强烈,这股凶念会带领着你,令你越发的凶残。”
  
  说到这里,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刀,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来,继续说道:“我要是告诉你,现在我这把刀,已经快有了自己的意识,我开始逐渐控制不住它了,你信不信?”
  
  我心头一沉,忽然想起刚才马平川屠杀那些动物时的眼神和模样,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那时候的马平川,确实不大像是一个正常人,更像一个杀红眼了的杀神。
  
  乌鸦看了一眼马平川,淡淡的来了一句:“真正强悍的人,是不会被一把刀控制住的,你能被它所牵引,只是说明你的意志还不够坚定,就像小华一使用龙凰之力,整个人就变得杀气四溢一样,只有不停磨炼自己的心志,让自己变的更强大,才能完全控制住这些凶煞之物。”
  
  一句话说完,自顾走过去让薛冰打开石刺之球,我和马平川却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都发现对方的眼神之中,闪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以及一丝敬佩来。
  
  乌鸦的修为也许和我们差不多,但境界,却远远在我们两人之上。
  
  还没等我们两细细回味乌鸦话里的意思,疯老头等人已经跳了出来,看着那被烧成了灰烬的三目巨兽尸体,一个个啧啧连声,交口称赞了起来。
  
  疯老头首先笑道:“我就知道你们三个小子行,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玩意也就个头大一点而已,真心没什么难对付的,不过你们三个还是嫩了点,竟然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要是老子动手,早就解决了。”
  
  我们三个一起翻了个白眼,也没理会他,任由他吹去。
  
  倒是那猫头鹰一脸的疑惑,问道:“这玩意刀枪不入,奇门术也对它没用,你们是怎么杀死它的?”
  
  我随口说道:“就这么剁吧剁吧,一把火就烧了。”
  
  那猫头鹰又是一愣,随即一拍大腿道:“牛逼!果然不愧是三大杀星,镇海、独角和大鹏死在你们手里,也是不冤了。”
  
  说到这里,又一拍手道:“你还别说,我们虽然是妖,碰到这样的主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有乖乖的躲着走,跟着你们混,还挺爽的。”
  
  我点头笑了笑,心里却想着刚才乌鸦说的话,和青龙对我说的话,心中一阵阵惊悚,乌鸦说的对,只有自己不断的强大,才能控制住这些凶煞之物,我绝对不能再凡事都依仗着青龙。
  
  乌鸦则冷冷的说道:“没什么值得高兴的,这仅仅是一个守护妖灵异界的巨兽而已,前面还有八道关卡呢!”说完率先而去。
  
  大家跟上,薛冰大概见我面色有异,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虽然知道逃不过薛冰的眼睛,却仍旧强自笑道:“没事,只不过刚才砍杀那三目巨兽时,力量使的过巨罢了,一会就调解过来了。”
  
  薛冰点了点头,轻声道:“要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一定要和我说,你答应过我的,不会在对我有任何的隐瞒,也许我没有办法帮你解决,却可以和你共同承担。”
  
  我心头一热,一握薛冰的玉手笑道:“好!真的有事,我一定会告诉你。”心中却清楚的很,我的问题是我和青龙之间的事,这家伙就盘踞在我的脑海之中,除了我自己,谁也解决不了,说出来,只会让薛冰也跟着烦恼而已,真正的男人,是不该让心爱的女人为自己烦恼的。
  
  薛冰没在说什么,只是紧紧握着我的手,静静的跟在我身边,我努力忘掉青龙的话语,把信心一点一点的收回来,不知不觉之中,腰板又挺了起来,气势越来越高。
  
  就在这时,乌鸦又一拍我的肩头,淡淡的说道:“淡然一点,天地更宽。”
  
  别人也许不知道乌鸦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却心头一惊,乌鸦这小子,心地境界超越我不是一层两层。
  
  不过经他这么一指点,我陡然之间真的轻松了许多,身上那股气势消退了不少,却多了几分从容,当下哈哈一笑,对乌鸦一点头,没有说话。
  
  乌鸦却忽然将面色一冷,喃喃自语了一句:“又多嘴了,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这么聪明,又让你追近了一步。”
  
  马平川在旁边却又接了一句:“还有我,我也听见了。”
  
  我们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忽然一起放声大笑起来,薛冰听的清楚,也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们三人一直互相帮助,谁有事了其余两个都会拼了命的去救,但一直都很少有交流,甚至见面就是冷言冷语,互相讽刺挖苦,直到这一刻,我们三人才真正的心照不宣。
  
  其余人却不知道我们笑什么,疯老头嘀咕道:“几个都傻了吧唧的,有什么好笑的。”
  
  我们没理他,反而笑的更欢畅了,那猫头鹰却走到疯老头身边道:“恭喜你!”
  
  疯老头一愣道:“我有什么好恭喜?都八九十岁人了,难道还能娶个媳妇不成?”
  
  那猫头鹰摇头道:“你有这三大杀星,只怕比娶媳妇更舒心吧!”
  
  疯老头一愣,随即也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脸的得意之色,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开心。
  
  千影也跑上前来,缠着马平川问他笑什么,马平川被缠无奈,只好一指乌鸦道:“我们在笑他属鸭子的嘴硬。”
  
  千影哪会懂我们男人之间的情感,还在缠着马平川,乌鸦却忽然长叹了一声道:“别闹了,你们看见前面大石门了没?如果我没看错,那一定是镇山的第一道关卡。”
  
  他这一说,我们才注意到,由于这一路上再也没有动物来骚扰我们,大家脚程又快,已经即将走出血色森林了,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那血色山峰下面,耸立着一座巨大的血红色石门。
  
  我们也不再说笑,疾步走出血色森林,到了石门之前,抬头看去,这石门竟然有五六丈高,宽度也达到四五丈长,两边依山而立,将上山的路挡了个结结实实,双扇门板不知多厚,严丝合缝,当真连丝风都不透。
  
  猫头鹰一见就笑道:“这石门可以挡住走兽,却挡不住我们有翅膀的,五六丈的高度,大家飞过去就是。”
  
  乌鸦马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飞一下试试?可别忘了,这里可不是只有你一个有翅膀,那些巨鸟的翅膀,也不是只当做摆设的,如果镇山妖王设计的仅仅是靠高度和厚度来挡住这妖灵异界的生物,那就奇怪了。”
  
  说着话,乌鸦手一伸,地面一块石头已经飞到他的手上,奋力一甩,抛向石门上方。
  
  飞速上升的石块激荡起一阵尖啸之声,刚到石门上方,那石门之上忽然激射出无数的石丸来,“啪”的一声,已经将乌鸦甩出的石块打的粉碎,那些石丸顿时化成一阵石雨,落了下来,顿时砸的大家好一阵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