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321章:闯!

第321章:闯!

  六人三组,乌鸦夹着疯老头在最前面,马平川抱着千影随后,我抱着薛冰紧随他们,如同三股狂风一般向山顶掠去。
  
  片刻就看到了一处凉亭,正建在山道中间,将整个山道堵了个结实,凉亭建造的很简单,四根黑漆漆的柱子,上面平搭了几片黑色石板,就像两头没封起来的黑色棺木一样,很是诡异,在整座血红色的山峰之上,更是醒目。
  
  毫无疑问,要想从这关过去,要不就从凉亭上飞过去,要不就中间穿过去,可凉亭中间正站着一个黑衣黑裤的黑面老者,双目微眯,容貌枯瘦,缩肩拢袖,看上去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可双目闭合之间,却偶有精光,一看就知道是个异常棘手的人物。
  
  乌鸦率先到了近前,身形不停,速度不减,直向那凉亭撞去,那黑面老者陡然一睁双目,阴声道:“你就这么想死?”
  
  乌鸦冷笑一声,双翅一展,身形陡起,冷哼道:“有本事就将小爷留下好了。”一句话还未落音,人已经夹着疯老头从凉亭上方掠过,向山上疾飞。
  
  那黑面老者闷哼一声,却并不追赶,反而一步跨出凉亭,企图挡住马平川的去路,显然看破了我们企图闯关拖人的计划。
  
  可马平川又哪是那么好惹的,反手一甩,将千影甩到后背之上,一手持长刀,一手持雷电之枪,一枪直射而出,口中大喊道:“挡我着死!”同时身形陡起,一刀对着那老者头上劈去。
  
  这一刀凌厉霸道,那黑面老者不敢硬接,一闪身避了开去,马平川却趁他这一闪身之际,身形已经随着雷电之枪疾掠,从凉亭之中穿了过去,头也不回的往山上疾驰。
  
  那黑面老者还没来及反应过来,我已经一阵风般到了近前,我所使奇门术只许动用手指结印即可,比起马平川更加方便,意念一起,大水龙之术呼啸而去,直扑那黑面老者。
  
  黑面老者无奈,再度一闪身,我已经闯过凉亭,口中大喊道:“老龟孙,别等了,就我们六个,不来追的是孙子!”
  
  其实我也不想喊这一句,毕竟少一个人对方就会少一份力量,镇山妖王就会少一个帮手,何况这个老者看上去并不好对付,可一念及后面众妖,还是义无反顾的喊了出来,多一个敌人就多一个敌人吧!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妖物死在这里。
  
  妖,也是一条生命!何况里面还有个当我们是朋友的猫头鹰。
  
  果然,我这一喊,那黑面老者就怒吼一声,身形疾掠而起,跟随在我身后,向我追来,我身体强健,力道充沛,抱着薛冰跟没抱也没什么差别,速度只在他之上,不在他之下,倒也不惧。
  
  不过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被追赶之中,这让我心里有点不爽,那黑面老者的身手虽然不会差劲,我还是有把握能弄死他,可现在却被他一路追赶,感觉很是丢人。
  
  薛冰却完全没有这种想法,双手揽住我的脖子,将脑袋依偎在我的肩头之上,一脸的幸福,呼吸轻轻的喷在我的脖子上,也许在她看来,什么闯关逃亡,对她来说都没有我抱着她重要。
  
  片刻又到一处关口,这处却是一处断崖,宽有两丈,必须跳跃过去,对面是片平地,只有二十平方左右,一个削瘦修长的青年正凝立对面崖边,双手各持一把乌沉沉的软鞭,长及两丈,鞭梢垂与断崖之下,毫无疑问,只要我们一跳,他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挥鞭抽击。
  
  这样的天险之地,这样的武器,当真是绝配,一般人断然无法过去,那青年静立崖边,傲然不语,大有一夫当关之势。
  
  可惜,他首先就遇上了乌鸦,乌鸦可不是一般人,他比一般人多了一双翅膀,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跳跃,他都直接飞。
  
  一飞而起,疾若流星一般向对方冲去。
  
  那青年冷哼一声道:“还真有不怕死的!”双手软鞭“啪啪”两声炸响,已经向乌鸦抽了过去。
  
  乌鸦身形陡沉,几乎贴地飞掠,躲过软鞭,人已经到了对面,单手一伸就抓住两截软鞭的鞭梢,沉声道:“快走!”
  
  马平川背着千影一掠而过,不言不语,飞掠直上而去,我紧随其后,掠过断崖。
  
  乌鸦这才将手一松,冷声道:“废物!”人随话起,双翅一展,紧随我身后。
  
  此时那黑面老者也已经掠过断崖,对那手持双鞭青年大喊一声道:“追!”那青年本被乌鸦一句废物已经激的狂怒不止,又听那黑面老者这么一喊,顿时奋起疾追,紧紧跟在乌鸦的身后。
  
  一行人你追我赶,伴随着身后的叫骂之声,速度疾快,眨眼间又到第七道关口,这道关口守关之人却是一个女子,容貌很是秀丽,年岁也就在二十五六,眉目之间,却略显愁容,正坐在山道之上,手拿针线,在认真刺绣。
  
  马平川当先闯到,毫不犹豫甩手就是一记雷霆之刀,直劈向那绣花的女子,自己却腾声而起,紧随雷霆之刀之后。
  
  那绣花的女子眉头一皱,闪身飘与一边,雷霆之刀一刀劈空,而马平川也随着劈空的雷霆之刀掠了过去,脚步不停,疾掠而走。
  
  我随后跟到,那女子见我们根本没有停留的意思,顿时娇喝一声,手中忽然飞出数把银针,尽数向我怀中的薛冰扎来,我顿时大怒,这女子长的不丑,却如此毒蝎心肠,向我下手我可以理解,向薛冰下手我却不能容忍。
  
  当下毫不迟疑,甩手就是一记大火龙之术,扫飞银针,大火龙呼啸着向那女子扑去。
  
  我本想惩治那女子一番,可又念及前面的千影和马平川,只好趁那女子躲闪之际,一闪身掠了过去。与此同时,我怀中的薛冰忽然全身一冷,轻轻的冷哼了一声,一股杀气也蔓延了开来。
  
  我只道薛冰受了伤,急忙低头看去,薛冰却一摇头道:“我没事,等会到了山顶,我要杀了这个女人。”
  
  我一听薛冰没事,顿时放下心来,至于她说什么,也就没在意,抱着她疾掠而走,乌鸦则根本就没甩那个女子,夹着疯老头就飞到了我的前面,疾追在马平川身后。
  
  而那女子在躲过我的大火龙之术后,自然也加入了追逐的阵营,我们的跟屁虫增加到了三人。
  
  乌鸦疾扇翅膀,几下超过马平川,大喊道:“快了!最后一关之后,就是镇山妖王亲自把守的山顶,到了哪里,我缠住镇山,马平川将千影放入聚妖阵的阵眼之中。”
  
  马平川一点头,沉声道:“好!先送他们出去,我们三个再联手宰了他们。摧毁整个妖灵异界。”
  
  千影却喊道:“为什么不一起出去呢?”
  
  马平川沉声道:“听话,你出去之后,就在原地等我们,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出来寻你。这里不摧毁的话,对你始终是个隐患,我不希望有这样的地方存在。”
  
  千影顿时不说话了,将脑袋轻轻的靠在了马平川的背上。
  
  谈话间,三人远远的已经看到了第八道关卡。
  
  远远看去,这道关卡是一面石墙,墙面极为平整,一个破衣老僧正凝定墙边,背对我们,手拿一支秃笔,在墙面上笔走龙蛇。
  
  等我们飞身掠到之时,整整一面墙上已经写满了字,每一个字体皆不相同,龙飞凤舞,铁划银钩,当真是写的一手好字。可仔细看来,墙面上千把字却都是一个“苦”字。
  
  那和尚一伸手将像墙壁上抹去,边抹边喃喃自语道:“苦海无边,抹去就不苦了,苦海无边,抹去就不苦了......”说话之间,石墙之上就像被刀刮的一般,石粉纷纷落地,山风一吹四处飘散,眨眼之间,一面石墙上所有的字迹都被他用手掌抹的一干二净,石墙之上,比刀具打磨的还平整光滑,甚是骇人。
  
  那老僧却似没看见我们一样,抹平了石墙,手提秃笔又在石墙之上写了起来,仍旧是那个“苦”字,笔法多变,连写数个,竟然没有一个重样的。
  
  乌鸦还未出手,疯老头已经大喊了起来:“是苦无和尚,龙象禅师的三徒弟,和苦苦、苦海、苦边和尚号称佛门四苦,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听的一愣,龙象禅师不是佛门弟子吗?佛门四苦之中的苦海也是得道高僧,怎么苦无和尚却会在妖灵异界给镇山妖王守关呢?这又是闹的哪出?
  
  乌鸦冷哼一声道:“管他是谁!挡路者死!”手一伸一道闪电直击苦无和尚,那苦无和尚看似不防,身形却一飘躲开,那道雷电正好击在石墙之上,“轰”的一声炸响,碎石乱飞,一面石墙已经碎成一堆乱石。
  
  那苦无和尚一愣,手持秃笔,怒然转身,大吼道:“谁让你毁了我的石墙的?石墙毁了,我一辈子也无法将苦字抹去了。”愤而出手,手中秃笔一伸,向乌鸦点去。
  
  与此同时,后面三关的关主也都到了不远处,那黑面老者大喊道:“苦无大师拦住他们!”同时身形疾闪,眼见就要追上我们。
  
  乌鸦怒声吼道:“身为佛门子弟,却与妖孽为伍,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将那个苦字抹去了!”一飞冲天,躲过苦无和尚的秃笔,瞬间穿了过去,直掠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