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322章:各找各对手

第322章:各找各对手

  那苦无和尚怒吼道:“你毁我石墙,还想走?”身形一振,如同一只大鸟一般疾追而去,我和马平川哪里会留下,身形一提追了上去,我在半空中一转身,回手打出九天玄火,瞬间铺满整个山道。
  
  我当然知道这九天玄火根本阻拦不住后面的三个家伙,只要我一离开,火势没了我的意识操纵,自然会消停下来,稍微一减弱,他们就会穿过火焰,再度追上来。
  
  可即使这样,也能挡住他们一分钟左右,有这一分钟,就够了!
  
  一分钟里,我可以和乌鸦缠住镇山妖王和苦无和尚,让马平川将千影和薛冰他们送走,而马平川则一定是不会走的,送走千影之后,一定会回来帮我们挡住他们三个,接下来,就可以放开手来厮杀了。
  
  果然,我和马平川一蹿上山顶,就看见乌鸦已经和苦无和尚打了起来,镇山妖王则和疯老头像两个老朋友一样,坐在一张石桌边,一左一右,一人面前放了个茶盏,镇山妖王正对疯老头用手比划着,请疯老头喝茶。
  
  在两人的身后,则有一个大圆圈,圆圈旁边堆了许多的乱起八糟的石头,摆成了北斗七星的阵型,中间有片空地,空地上正闪着七色之光,一看就知道那闪光之地,肯定就是聚妖阵的阵眼。
  
  马平川一闪身就掠了过去,将千影的身体放在七色光圈之内,一放进去,千影都没来及说话,“嗖”的一下就消失,马平川顿时松了口气。
  
  我心中则暗暗奇怪,这镇山妖王卖的是什么关子?怎么连阻拦都不阻拦一下呢?甚至在马平川掠过去的时候,镇山妖王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就像马平川完全不存在一般,仍旧在热情的请疯老头喝茶。
  
  我一看见茶盏顿时头就大了,在幽冥之界里,我喝了镇海三杯茶,差点被镇海给折腾死,一见疯老头正笑眯眯的准备伸手去端茶,急忙大喊一声道:“那茶不能喝!”
  
  我这一喊,疯老头和镇山妖王全都一愣,疯老头笑道:“怎么不能喝?你以为镇山是镇海呢?别小心眼儿。”
  
  说着话,真的端起茶盏就喝了一口,茶盏一放道:“好茶!”
  
  镇山妖王一点头,我正以为他也要说出那镇海那套差不多的理论来,镇山妖王却开口说道:“尽管喝,快点喝,解渴了以后,咱们俩就开打,我这人一看见别人打架手就痒痒啊!早知道我就选那小子做对手了。”
  
  疯老头哈哈一笑道:“我说镇山啊!你也知道我的烽火连城就那么一下子,要不就是烧死你,要不就是你干死我,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我这都活动半天了,你总得让我恢复恢复,不然你赢了我也没什么光彩可言,顺便也让几个孩子先露两手给你看看。”说着话,还对我瞄了一眼。
  
  我一听就明白了,疯老头肯定又拿什么话吧镇山妖王给套住了,让他不能动手,我们几个则可以趁机收拾了四位关主,然后在齐心协力对付镇山妖王。
  
  可我知道,镇山妖王绝对不会是那种随便两句话就能套住的家伙,他这么做,也许有他的目的。
  
  可当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松手将薛冰放了下来,正准备拉着她往七色光圈走去,薛冰却猛的一下挣脱了我的手,身形一立,对着我缓缓摇头道:“我不是千影。”
  
  我听的一愣,急忙说道:“这和千影有什么关系?你赶紧先出去,到了外面,就安全了。再说了,千影也也不知道损耗了多少修为,你也得出去保护她啊!”
  
  马平川也一闪身到了薛冰面前道:“不错,你先出去保护千影。”
  
  薛冰缓慢而坚定的摇摇头,看了一眼马平川,又看我一眼,才轻声道:“千影虽然修为不浅,却涉世不深,有时候不懂你们的心思,你们可以糊弄她,让她先出去,可我不一样,我太了解你们两个了,你们糊弄不了我。何况,千影能保护得了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我保护,我留下来陪你们,要死,我们就一起战死,要出去,就一起出去,一个都不能少。”
  
  我和马平川互相对视了一眼,确实,薛冰太熟悉我们俩了,我们这点小心眼,根本就瞒不过她,起码我的想法就是只要薛冰安全了,我就战死在这里也无所谓了。而且我看马平川的表情,想法应该也是和我差不多。
  
  薛冰忽然笑道:“何况,我留下来,起码能帮你们解决一个,那个使绣花针的女人,曾经想射杀我,也算有了点仇怨了,就交给我吧!”
  
  话刚落音,山道上就传来一个女子的娇喝声:“好!你想死,姑奶奶就成全你。”一个女子的身影率先蹿上山顶,正是那绣花的女子,只是此时脸上早没有了那股忧愁之色,手中已经没了绣布,绣花针也不知道藏哪去了。
  
  绣花女子一上了平台,就对镇山妖王一点头,一转身就掠到了薛冰身前,娇笑道:“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的绣花针,是很容易在你这张俏脸上留下伤疤的。”
  
  薛冰冷哼一声道:“没关系,任何伤疤对我来说,都构不成威胁,你还是先为你自己的命担心吧!因为我一出手,从来不会只刮花你的脸,我会要了你的命。”
  
  两人各自说了一句,就互相对视而立,双方的脸上都呈现出敌意来,杀意顿时漫延了开来,显然是准备生死相拼了。
  
  我一见那女子第一个跟了上来,明显在三人之中属于实力比较强悍的,起码身法上来说就数她最快,不由得柿薛冰担心了起来,一闪身就挡在了薛冰的身前,冷笑道:“怎么的?想和我媳妇过招,你得先露两手给我看看。”
  
  我一句话刚说完,山道口就又蹿上来一位黑面老者,一见我就骂道:“小子,可轮不到你柿那女人出手,有老子奉陪你,刚才骂我的好像就是你吧!这个世界真的好小啊!你说是不是?”
  
  我一见那黑面老者,马上想起我刚才为了让猫头鹰等妖物也能逃生,故意随口骂的一句,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记心上了,看样子,我还真没时间柿薛冰出头了,起码也得等我收拾了黑面老头,才能帮得了薛冰。
  
  我刚想到这,那个双手各持一把软鞭的青年也跳了出来,一看场中,疯老头和镇山妖王坐一起喝茶呢!乌鸦和苦无和尚已经打了个昏天暗地,薛冰和绣花女对视不动,我也没闲着,和那黑脸老者已经用眼神在互相企图杀死对方了。
  
  整个山顶之上,就剩下一个马平川还闲着。
  
  那青年盯着马平川一乐道:“得!就你吧!看你抓了把刀,应该擅长兵器吧!这样也好,看看是我的软鞭厉害,还是你的刀更厉害一点。”说完话,还自以为很潇洒的笑了笑。
  
  他肯定想不到,他遇上的是个装逼界的典范,论装逼他怎么可能是马平川的对手,马平川只淡淡的来了一句:“不用比了,肯定是我赢,你现在要认输逃走,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你非要比试的话,那么,我只有杀了你。”
  
  就这一句话,顿时就把那青年男子的气势压了下去许多,那青年男子双目一冷,已经站到了马平川的对面,阴声笑道:“好!那我就来领教领教,不过,可千万不要再像刚才一样,只会跑路啊!”
  
  疯老头忽然笑了起来,“啪”的一巴掌拍在镇山妖王的旁边,大声道:“看清楚了吗?连你我在内,正好五对五,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各找各对手,各有各目标,多好啊!我现在都觉得,上苍要我们进入妖灵异界,就是为了让我们除掉你们呢!不然咋人数这么规整呢!镇山你说是不是?”
  
  那镇山妖王一听,顿时长身站起道:“如果你的体力已经恢复了,现在咱们也开始吧!如果你认输的话,我留你一具全尸。”
  
  疯老头哈哈大笑道:“动手急什么!你就这么急着投胎啊!我先跟你赌一把,你来猜一下,你们五个人之中,谁会最先死?包括你自己在内都算进去。”
  
  镇山妖王竟然认真的场内所有人一眼,伸手一指那双鞭青年道:“他!他挑上的那个对手杀气最重,身上血腥味十足,甚至带有一丝暴戾之气,显然是个嗜杀之人,而且冷静沉着,这种人杀伤力最高,手段最凌厉,所以,最先死的一定是他。”
  
  那双鞭青年顿时一愣,估计他肯定没想到镇山会当众灭自己的威风,顿时有点下不来台了。马平川看了一眼镇山妖王,冷声道:“没想到你看人看的还挺准。”
  
  疯老头一听则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你这次可错了,这小子身手虽然厉害,人也够冷酷,可论真正让人死的快,却是那个丫头。”说着话,手就一指仍旧和那绣花女子面对而站的薛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