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404章:入井

第404章:入井

  徐红鼻子是聪明人,一见大家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个关子卖的不合适。急忙自己接上去说道:“我看见那李大个儿的身上,竟然长了一层的鳞片,每一片都有巴掌大,全身覆盖满了,连脸上都有。”
  
  “正站在床上,怒目圆睁,口中大喊着什么,语气十分怪异,根本听不清楚,吼了好几句,我就听懂了什么斩妖除魔、哪吒、刘伯温。其余的就再也听不懂了。”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开口问话,房门忽然被踹了开来,几个黑西装冲了进来。人人手里都拿着冲锋枪,对着李大个儿就开枪。”
  
  “枪声一响,李大个儿就被打成了筛子,歪倒在床上不在动弹,身上那些巴掌大的鳞片迅速消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只是再也活不过来了。”
  
  “大家都吓呆了。随即又闯进十几个人来,将我们几人团团围住,举着枪口对准了我们。我吓的几乎尿了裤子,连连求饶不止。”
  
  “那些人并没有杀我们,而是取出针筒来,给我们每人打了一针。一针打下去,当时和李大个儿一起取井水喝的三个家伙,就疯狂的嘶吼了起来,一个个脸上都显出一道道的红色丝痕来,就像整个人要裂开了似的。”
  
  “那些黑西装毫不犹豫的开枪射杀了三人,又等了一会,见我和其余的十几人没动静了,才将李大个儿四人的尸体抬走了,有两个留了下来,威胁我们不要说出去,否则怎么怎么样。”
  
  “两天之后,上头发下了隧道改道的命令,有十几个黑西装抬了块雕了个小孩儿的青石板进了隧道,不一会又出来,就有人来将隧道填了,重新取道。”
  
  “李大个儿四人家中得到的信息是因公死亡了,也都得到了大笔的经济赔偿,可是没看见尸体,只每家发了盒骨灰,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说到这里,徐红鼻子看了看我们的脸色,才试探着问道:“老太太,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您老人家听的可还满意?”
  
  姜老太太点了点头,手一挥道:“千儿,带小徐去交接红楼修缮的事,下一季红楼鬼拍之前,一定要整好。”
  
  姜小千一听就对徐红鼻子笑道:“怎么样?红鼻子,我没骗你吧?老太太就喜欢听这些,一高兴了就把红楼的活交给你了,这几回没白说吧!”
  
  那徐红鼻子更是大喜,连连对姜老太太点头称谢,又表了几句必定按时按质完工的决心,和大家打了一圈的招呼,随姜小千出去了。
  
  徐红鼻子一走,姜老太太就一挥手,所有无关的人员全都退了下去,偌大的客厅之中,就剩我们猎杀的几人和老太太自己。
  
  姜老太太这才看了疯老头一眼道:“你估计,徐红鼻子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疯老头略一沉吟道:“九分,刚才他说话的时候,我注意看了他的表情,虽然有些地方可能有点添油加醋,但基本上是真的。”
  
  说完一抬头,瞟了一眼姜老太太道:“你担心的是那些黑西装?”
  
  姜老太太摇头道:“那些黑西装肯定是国家的人,他们在朝,我们在野,做的都是为老百姓安生的事,他们不会妨碍我们。我担心的是那井里的东西,刘伯温本就是你们猎杀的人,虽然隶属风水组,可本事绝对不低,当年为保朱家江山,遍地寻访龙脉,斩龙毁脉,做下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
  
  “可他却只能将那井里的东西锁住,可见那东西绝非寻常,你们若想破坏地下空间,只怕少不得要和那东西较量一场。”
  
  我却忽然开口道:“这倒不怕,刘伯温虽然能斩龙断脉,却只是在龙脉未形成之前,井里的东西已经具有形体,他自然杀不了,只有锁在井中,用雕有哪吒像的青石板盖住。一般恶龙都怕哪吒,照这么推断的话,那井中所镇压的,无非也就是一条恶龙而已。”
  
  “而这么多年,那恶龙竟然都只能呆在井中,可见也并不是有多厉害,大家别忘了,我体内可有神兽青龙之丹,相信我完全可以将之斩杀。”
  
  说到这里,我略一迟疑道:“只是,这里可是北京,雍和宫附近人可不少,我们如何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地面,潜入井中杀龙呢?”
  
  姜老太太一听,脸上顿时浮起了笑意,说道:“只要你能杀得了那恶龙,这点忙,我们姜家还是能帮得上的,不是我夸自己的儿子,小千做事,还是满周全的,我一让他打听锁龙井的事,他就已经找到了承包疏通雍和宫一带下水管道的负责人,地面上人多,不大方便做事,从地下进去,应该不是难事了吧!”
  
  我一听大喜,看了一眼薛冰,薛冰对我一点头,我就笑道:“妥了!事不宜迟,奶奶,这就让千叔带我们去吧!”
  
  姜老太太却没有立即让姜小千回来,只是喊了一声:“开饭!”马上就有人出来,摆上碗筷,端出饭菜,我一想也是,大家都劳累一夜了,不吃饱喝足哪来的力气,也不客气,几人坐下就吃。
  
  姜老太太却没动筷子,一边看着我们吃饭,一边说道:“那井中只怕不会有多宽敞,容不得你大展手脚,而且,北京也不是能乱来的地方,你也得小心行事才是,万一捅出了事端,只怕我们姜家也跑不掉干系,你可懂了?”
  
  我连连点头,老太太说的是实话,北京不是乱来的地方,万一将地面搞塌陷了什么的,都是大麻烦,我们都是无根浮萍,哪里都能飘荡,他们姜家却是家大业大,一旦出了事,我们可以甩手就走,姜家却不行,不能连累了姜家。
  
  姜老太太又说道:“所幸,地铁已经建成许久了,那恶龙所在的锁龙井,也被掩埋了许久,如果我推测不错,恶龙在井底必定处于沉睡之中,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刺杀,一击成功,立即抽身退走,不要和恶龙在井中缠斗。”
  
  说到这里,又看了我一眼道:“能够如此,当然最好,可越山已经不在了,你们王家就剩你一个独苗苗,如果不能一击得手,你也不要以身犯险,实在不行,就施展出手段来,大不了我们姜家的家业不要了。”
  
  我听的心头感动,要知道姜家在京城经营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根深蒂固,如今为了我,情愿舍弃这份家业,光这一点,我就更加不能连累姜家了。
  
  当下打定主意,就按老太太说的做,悄悄潜下去,尽量不和那恶龙正面争斗,暗中刺杀,一击必须致命。
  
  几人吃完饭,老太太让人叫了姜小千回来,姜小千连饭也没吃,马上开始安排,电话一个接一个拨了出去,不一会就有人送来几套衣服、安全帽和面罩,我们五人换上,戴上安全帽,还真有点像下水管道工人,只是薛冰和千影太过娇媚,明显能看出来是女儿身罢了。
  
  姜小千亲自开车将我们送到雍和宫地段,一停车就看见几个工人正在拉开下水管道的窑井盖,有一个穿休闲装戴安全帽的在旁边指挥,姜小千上前和那人说了几句,那人看了我们几眼,一招手,就让那些工人先走了。
  
  这些事情,自然会有姜小千招呼,我们五人则顺着窑井的梯子而下,一进入下水道,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几人急忙戴上面罩,我挥手示意大家停下,自己则放出感知之力,直入地面之下,开始探索那锁龙井的确切位置。
  
  自从我五行之眼全开,五行之物对我几乎毫无障碍,只要我凝神静气,在我能力所达的范围之内,一切东西都可感知的一清二楚,这给我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不一会,我就感知到了锁龙井所在,就在前方四五十米左右的正下方,土层大约三四米厚,井口果真盖有一块青石板,约有二三十公分的厚度,看样子挺沉。
  
  我将所感知到的景象告诉了薛冰,大家向前移动,一路上肮脏不堪,不一会到了位置,我再度感知一番,确定了具体方位,薛冰一闭眼,一掌按在水泥墙壁上,地面顿时裂开一个四方四正的大洞,足有两米见方。
  
  我们一探头,果然看见了下面的青石板,薛冰再一按墙壁,那块青石板就缓缓升了起来,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将青石板轻轻提了起来一般。
  
  不一会青石板落在我们旁边,小马驹想下去,被我阻止了,这毕竟是我们第一次面对真正的恶龙,虽然小马驹体内也有地脉邪龙的内丹,可我还是不大放心,觉得还是我自己下去比较安全。
  
  当下让小马驹留在上面,我收拾利索,让千影使出蔷薇花之藤来,我双手抓住蔷薇花之藤的另一端,口咬五行刃,让千影将我缓缓放入井中。好在千影的蔷薇花之藤可以伸展甚长,不一会就入了水,我松开蔷薇花之藤,运起五行藏匿术中的水之潜,向下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