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426章:双龙斗

第426章:双龙斗

  一句话说完,祁连苍龙双手往一起一拍,发出“啪”的一声。紧接着从手指头开始,不断发出鞭炮般的炸响来,一连串炸响之后,整个人好像都高大了一截,气势更是冲天而起,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凌厉至极的霸道气场。
  
  龙象禅师知道躲不过去了,长诵一声佛号:“阿弥陀佛!祁连施主竟然如此好兴致,贫僧就陪施主活动活动。”声音未落,身上气势陡起,整个人像充气了一样,迅速膨胀了起来,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开来。
  
  两人对面而立。互相凝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越来越强,一个雄厚稳健,一个凌厉霸道,互相攀升较量,各不相让。
  
  我以为祁连苍龙一定会先动手,他这么凌厉的气势,就像一把随时会伤人的刀,一定会率先出手。
  
  可先出手的却是龙象禅师!
  
  龙象禅师忽然就大吼了一声,双手陡然一挥。陡起一阵龙吟象鸣之声,两道青气闪出,一道变幻成龙,一道变化为象,凌空向祁连苍龙冲去。
  
  祁连苍龙大喊一声:“来的好!不过三成力好像小了点!你使三成力,我也只使三成力,绝不占你便宜。”人随音动,双手猛的抓出,半空中闪现出两只金光灿烂的手掌,变幻成拳,一拳打龙。一拳击象,竟然是硬拼之势,丝毫没有投机取巧之意。
  
  双方迅速的撞击在了一起,“轰”的一声炸响,龙象退散,双拳消失,青气金光尽数消退,竟然是势均力敌的局面。
  
  龙象禅师闷哼一声,深吸一口气,双手力挥,龙象之力再出,龙腾象奔,仍旧直击而出,如果刚才只使三成力道的话,现在这一招。起码提升至了七成。
  
  祁连苍龙大喝一声,双手犹如弹琵琶一般,十指连续弹动,金手再现,一抓龙身,一打象头,双方再度撞击,又是“轰”的一声。
  
  我都看呆住了。万万没有想到,这两大高手相拼,竟然如此强硬,每一下都是硬碰硬的力道比拼,根本不使用任何技巧,这大出我的意料。
  
  随即我就明白了过来,两人争斗百年,期间也不知道打斗过多少回,对对方的招数早就已经烂熟与胸,都明知道无法对对方造成伤害,还不如直接上手硬拼实力,反倒最是有效。
  
  龙象禅师陡然大吼一声,直震得我们双耳一阵嗡鸣,身上僧袍膨胀而起,气流激荡,怒目大喊道:“群魔乱舞,金刚怒目!我佛慈悲,降妖伏魔!”一句话喊完,一张面孔陡然涨的一片紫红,无数青气升腾而起,环绕着龙象禅师急速旋转。
  
  那祁连苍龙一见,哪敢大意,口中也大喊道:“谁是佛?谁是魔?佛魔一念间,再我看来,佛就是魔,魔就是佛!”一边喊话,一边双手急弹,十指连动,身上竟然闪现出一层一层的金光来,配上他那颗光头,看起来真的有几分佛相。
  
  金光一现,祁连苍龙就又大喊道:“老秃驴!我可不想在和你纠缠下去了,这一招,我出十二层力,你自己看着办吧!”一句话喊完,双手缓缓推出,金手再现,紧握成拳状,缓缓向龙象禅师逼迫而去,速度奇慢,几乎是以龟速在移动,可双拳带起的劲气,却凝重无比,所过之处,似是连空气都为之凝固了。
  
  龙象禅师不敢怠慢,口中猛的吐出一口长气,整个人忽然就瘪了下去,身边青气忽然变幻为两团,一化为龙形,一幻为象状,龙腾空而起,嘶吼盘旋,象甩鼻扇耳,长鸣不已,陡然一晃,以肉眼几乎看不清的速度,迎向祁连苍龙发来的两拳。
  
  “轰”的一声,再度撞击到了一起,龙象禅师闷哼一声,身形一晃再晃三晃,“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那祁连苍龙则如遭雷击,脚下“噔噔噔”连退三步,双手一捂胸口,也口一张,吐出一口鲜血。
  
  我一见大惊,身形一动,正要上前,龙象禅师已经一抬手制止了我,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无妨。”
  
  一句话说完,又一转头对祁连苍龙道:“祁连施主,刚才贫僧也使出了十成力,看来好像是贫僧占了点上风,不知道这三局两胜之约,还算数不?”
  
  两人较量之下,同样口吐鲜血,可祁连苍龙连退三步才稳住身形,龙象禅师却只是晃了三晃,虽然相差不多,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实力比拼之下,确实是龙象禅师略胜一筹,不过所胜也有限就是。
  
  那祁连苍龙大笑道:“赌约当然算数,可输的人却是你不是我!据我所知,你龙象之力各分十二层,合计二十四道龙象力,和我的二十四路擒龙手正好旗鼓相当,刚才你所使之招,已经十二层力尽出,却只能少胜我些许,对也不对?”
  
  龙象禅师微笑点头道:“不错!虽然只是少许,可毕竟是贫僧赢了,莫不成祁连施主准备再来一次不成?”
  
  祁连苍龙大笑道:“当然得在来一次!让你试试我的第十三层力!突破极限之力!”一句话喊完,身上金光陡现,衣衫无风自扬,猎猎作响,浑身炸响声再起,身躯再度拔高一截,双手一合一握,两只巨大的金手出现,双手抱握成一拳,“呼”的一下扬起,直向天空冲去。
  
  龙象禅师一惊,随即苦笑道:“我道只有我冲破了极限之力,没想到祁连施主亦然,当真是造化弄人,看样子我也藏不了私了。”
  
  一句话说完,整个人直接飞身而起,盘膝坐在半空之中,僧袍飘扬,双手合什,梵音响起,无数青光闪现,佛相庄严,龙形象状出现左右两旁,随即搅合到了一起,龙缠象身,悬浮在龙象禅师头顶。
  
  就在此时,祁连苍龙所发金拳从天而落,势若流星,一只金光灿烂的巨大金拳,只砸龙象禅师。龙象禅师长诵一声:“阿弥陀佛!”龙象合体也急升而上,向那金拳迎去。
  
  双方迅速撞击到了一起,“轰”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劲气四射,气流回旋不止,青气金光四散。
  
  祁连苍龙的身躯直接倒飞而出,口中鲜血狂喷,在半空中洒起一道血色弧线,龙象禅师萎然落下,直接摔在地上,连吐数口鲜血,挣扎了两下,竟然没爬得起来。
  
  祁连苍龙摔倒在地,连翻带滚,滚出好远才停了下来,同样无法起身,两人竟然打了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不过看情况,好像是祁连苍龙受伤更重一点。
  
  我急忙飞身闪出,扶住龙象禅师,天下第三飞身过去扶起祁连苍龙,我还没说话,镇地妖王已经大步而出道:“龙象禅师和祁连大掌旗三局两胜之局,各自一胜一平,打成平手,看样子,这烂摊子还是让我来收拾好了。”
  
  话刚落音,天空忽然一黯,乌鸦凌空落下,身上还背着段五行,我一见两人现身,顿时大喜过望,乌鸦和段五行一来,这局面就顿时改观了。
  
  段五行一落地,就对镇地妖王笑道:“怎么的?就凭你还想收拾谁?上次飞云没把你弄死,这才几天,又出来嘚瑟了?”
  
  镇地妖王一见段五行,顿时面色一变,随即嘿嘿笑道:“彼此彼此,上次老大没把你弄死,你这不也出来嘚瑟了吗?”
  
  段五行哈哈大笑道:“那只是我不小心罢了!一对一放单,我也未必就输给镇天,你却是一定会输给我,你信不信?”
  
  话刚落音,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咳嗽声一起,我就觉得心脏像被人擂了一拳一般,陡然急速跳动了几下,心头一惊,脱口而出道:“镇天妖王!”
  
  我话一出口,场中已经忽然多出几个人来,正中一人身穿皮草,颈围围巾,长发飘散,目如鬼火,一脸病容,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声如破锣,几乎将心肝肚肺都咳将出来一般。
  
  左边的是个石头巨怪,右边的则是一副懒洋洋的年轻人,正是镇天妖王、镇山妖王和魅影妖王。
  
  三大妖王一出现,我嘴里就立即泛起一丝苦味来,我们来了两个援军,他们却来了三个,我们来了段五行,他们却来了镇天妖王,这分明是想一网打尽了。
  
  镇天一出现,就将所有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这个病痨鬼一样的家伙,天生就有一种异常的气场,直接导致他身边的镇山妖王和魅影妖王没有丝毫的存在感。
  
  大家静静的看着镇天妖王咳嗽,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咳得撕心裂肺,没一人出声,就连段五行,也忽然面色沉重了起来。
  
  一直咳了好久,镇天妖王才一翻那双鬼火一样的眼珠子,对我们身后的那些阴魂一挥手道:“你们走吧!接下来的事情,你们没有资格参与,连看得资格都没有。”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那些阴魂却都如蒙大赦一般,纷纷抱头鼠窜而走,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我口中苦味更重,这就是镇天!一句话即可判生死的镇天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