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427章:群英会

第427章:群英会

  镇天妖王鬼火一般的双眼,盯着我们几人打量了一下,竟然对我和马平川、乌鸦三人一点头道:“不错。你们三个成长挺快,假以时日,都能成为一方霸主。”
  
  我们三人顿时一阵激动,镇天虽然和我们是敌对阵营,可他却代表着敌对势力的顶尖力量,他能认同我们,说明我们三人的进步当真非小。
  
  段五行哈哈笑道:“有我这把老骨头帮衬着,几个孩子迟早会把你们逼的走头无路的,镇天,我要是你,我就赶紧缩回老窝里,和天枢断绝关系。当你的逍遥妖王多好。”
  
  镇天双眼一翻,剧烈的咳嗽起来,连咳几声,停了下来,对段五行道:“你不行,你老了,特别是上次燕子楼一战之中,你败与我手,气势已输,此生都别想再赢我了。”
  
  “而且。今天此局,摆明了是要将你们全都灭了,我要是你,我就不露面了,好歹留条命,也留点希望,你这一露面,今天可就走不掉了。”
  
  段五行哈哈大笑道:“那可不一定,我虽然无法赢你,可你要想赢我,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乌鸦挡住镇地不成问题,小华打镇山,马平川对阵镇风,两个女孩儿缠住魅影,楚悲歌对付天下第三,祁连苍龙一时半会出不了手,我们这边还有几个都不用动手,这样一算的话,好像你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镇天鬼火般的眼睛瞟了一眼我们几个,缓缓摇头道:“这是你的算法,我的算法可不一样,我一个打你和三大杀星四个,老二可以收拾掉其余人,然后和我联手杀了你们,你觉得这样是不是更靠谱点?”
  
  一句话说完。场中人影闪动,又落下一人来,青面矮身,尖鼻扁口,一落地即身形一抖,刷的一下,从身体内刺出许多尖刺来,口中喊道:“老大。何须你动手,我们几个就可以收拾了他们。”
  
  我一见心中暗暗叫苦,不用问,这一定是排名第五的刺甲妖王了,镇海妖王排名第六,都已经到了虚无之境,这一下十大妖王还活着的几个全到场了,看样子今天断难善了。
  
  镇天妖王却一摆手道:“不急,今天慢慢来,一个都不放过。”
  
  说完话一转头,对我们几人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又来了个老五,这一下实力悬殊更大,趁我现在杀心未动,如果你们有聪明的,就赶紧投降吧!天枢正在用人之际,我相信门主一定会厚待各位。”
  
  段五行哈哈大笑道:“镇天,你少来这套,不是只有你们叫得到人,我们也有。”话刚落音,场中人影连闪,接连出现四五人来,却是两个中年,三个和尚。
  
  那两个中年人长的几乎一样,同样的长脸呆面,木口木脸,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那三个和尚形态各异,一个高大肥胖,一个结实健壮,另一个苦口苦面,却是那苦苦和尚。
  
  五人一现身,那两个中年就往段五行身边一站,一句话也没说,目光却都冷冽的象刀子一样,其中一个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之中,隐见怒意。我心中一激灵,不用问,这两位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段一门和段一户了,幸亏有段五行在,不然的话,看他的眼神,说不定能找我的麻烦。
  
  三个和尚却直接走到龙象禅师身边,同时口称师尊,蹲下身查看龙象和尚的伤势,应该是龙象禅师座下四苦之中的三位了。
  
  段五行一拍手掌道:“现在怎么样?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这两个儿子各打一位妖王没问题吧!龙象禅师三大弟子的实力,相比也不会比你们任何一位差多少吧?”
  
  镇天妖王鬼火般的双目一转,点头道:“确实,你两个儿子得你真传,又正当壮年,很是棘手,三个和尚也都是硬手,这要打起来,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了。”
  
  话刚落音,空中陡起一声大喊:“镇天妖王休长他人志气,段五行,你有本事来和我打!”人随音到,一银发皓首的老者落了下来,却是江白鹤也到了。
  
  我心头一愣,今天可真热闹,人手几乎都到了,我们这边以段五行为首,龙象禅师、段家一门一户两兄弟,苦无、苦苦、苦边三个和尚,楚悲歌、乌鸦、马平川、薛冰、千影、我和下九流六位,除了外公和剑痴刀狂、疯老头之外,能提得上的全到场了。
  
  而对面的则是以镇天妖王为首,镇地、镇山、镇风、刺甲、魅影,六大妖王全部到场,另外还有祁连苍龙、天下第三、江白鹤三个硬手,这绝对是一场群英会,这要打起来,绝对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江白鹤一落地,就像段五行逼去,一边逼向段五行,一边大声骂道:“段五行!你有能耐来和老夫打上一场!”
  
  段五行顿时面露尴尬之色,要知道江白鹤毕竟是他老泰山,哪里出得了手,段一门段一户两人更是一起鞠躬,喊道:“外公!”
  
  就在此时,乌鸦一出手就是一招控水之术,江白鹤一个不防,顿时被乌鸦控制住,连忙运气抵抗,两人僵持了起来。我心头一喜,段五行不好出手,乌鸦可没顾虑,乌鸦缠住江白鹤,段家三父子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乌鸦一动手,镇天就动手了,双眉一挑,眉刀眼剑发出,段五行大笑接过,两人对面而立,一触即发。镇天一动手,全场就全都动了起来,马平川对上了镇风妖王,三个和尚缠住了镇山妖王,楚悲歌死盯天下第三,我则拦住了刺甲妖王,段家兄弟两人则挡在了镇地妖王面前,薛冰和千影、下九流六人联手围住了魅影妖王,瞬间全场打斗声四起。
  
  除了祁连苍龙和龙象禅师两人皆重伤未动之外,大家各找对手,纷纷施展绝学奇招,打了个不亦乐乎,场中到处奇门术乱飞,各种劲道各种袭击,乱成一团。
  
  可双方都象约定好了一般,没有一个人将手伸向段五行或者镇天妖王,两人对面而立,互相凝视,眼神中也根本就没有我们这些人的存在,互相寻找着对手的破绽。
  
  我和刺甲妖王对阵,也正是旗鼓相当,那刺甲妖王浑身尖刺,近身不得,可我的修为却要胜他一筹,龙凰之力他更不敢硬挡,一时难分高下。
  
  马平川和镇风妖王打的最是激烈,两人一个手持双刀,一个手持戒尺,全都是以快打快,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也是棋逢对手。
  
  楚悲歌一把宽剑大开大合,激战天下第三,天下第三似是极受他克制,始终被压制在下风,可天下第三身上有青铜战甲护身,楚悲歌也伤不了他。
  
  三个和尚和镇山打的煞是热闹,苦苦和尚手持秃笔连点,那身材肥胖的和尚身法却最是灵妙,围着镇山滴溜溜直转,那结实健壮的和尚打法最是扎实,一拳一脚劲风呼呼,镇山虽为石头身,奈何三人联手,被缠的死死的。
  
  段一门段一户和镇地妖王打的甚是激烈,兄弟两一使天雷术,一使木之术,两人不断展开攻击,行动甚是默契,镇地妖王一时也拿两人没有办法。
  
  乌鸦和江白鹤两人僵持不下,乌鸦也拿不下江白鹤,江白鹤一时也无法挣脱,只是乌鸦看起来更吃力一点,可暂时也无虞。至于魅影妖王那边,则完全被几人压制着打,几乎无法还手,我顿时放下心来,起码从目前来看,形式还算能撑得住。
  
  就在这时,镇天妖王动了,一动就连咳九声,咳声一起,我胸口顿时如中雷击,急忙抽身后退,四下一看,除了段五行仍旧不动之外,我们几人几乎人人面上都变了颜色,这家伙竟然同时对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发动了攻击。
  
  紧接着眉刀眼剑悬纹针一起发出,分别攻向我、马平川、乌鸦、段一门、段一户五人,手掌一伸抓向段五行,口中则大喊道:“老二!你先灭了三个和尚。”
  
  段五行手一挥,五行绝杀使出,一颗五色斑斓的圆珠,带起一道光华,直打镇天,口中大喊道:“你想的美!”
  
  我一闪身到了乌鸦身前,奋力接下射向乌鸦的眉刀,乌鸦不能动,一动江白鹤必定脱困而出,江白鹤一出来,必定牵制段五行父子,那这仗就没法打了。
  
  镇天哪会不明白这个道理,闪身躲开段五行的五行绝杀,一转头就看了我一眼,这一眼看的,我心神一凛,直如被人当面打了一拳一般,整张脸上都火辣辣的疼,不由得一阵心头火起,五行之刃一抽,赤火之刀亮出,四色光环流转不停,刀一挥,舍弃了刺甲妖王,直接向镇天妖王扑了过去。
  
  镇天妖王忽然疯狂大笑起来,目露痴狂之色,双手连动,五指十剑,眉刀眼剑悬纹针,一起发动,再度对所有人发动了攻击。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传来一阵龙吟之声,随即环佩叮响,幽香漫天,一个柔和的女声响了起来:“谁敢动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