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428章:母子相见

第428章:母子相见

  此言一出,场中所有人全都一震,几大妖王、天下第三等全都象蝎子扎的一样。转身跳开,就连镇天妖王也眉头一挑,停下了手,我心头狂颤,脱口而出喊道:“母亲!”
  
  随即一阵幽香遍闻四野,一阵龙吟之声呼啸不绝,一道黑影“呼”的一声从天而降,却是一具身材魁伟高大的僵尸,这僵尸面色铁青,一双凶目满是暴戾之色,獠牙外露,十指如剑。穿一身铜甲,煞气狂飙,杀气冲天,想来定是那铜甲尸王。
  
  紧接着又是一声龙吟,一条硕大无比的青龙出现在半空之中,这青龙头生双角,须发皆扬,身上数十丈,鳞片大如碗口,密密麻麻。闪着妖异的青光,身形舞动,张牙舞爪,威猛异常,看着就知道必定十分凶悍。
  
  青龙之上,骑乘一女子,看上去约有三十多岁,乌发披散,柳眉杏眼,琼鼻圆耳,红唇贝齿。当真是眉目如画,身穿一袭白衣,白衣飘飘,犹如仙子下凡一般。
  
  女子怀中抱一个童子,年约七八岁,头发梳扎的整整齐齐,穿一身黑衣黑裤,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可双目闪动之际,却满是凶残之色,面目转向别处时,尽是阴狠,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楚悲歌脱口而出道:“佩瑶妹子!”
  
  我一见再也控制不住,张口狂呼道:“母亲!”
  
  母亲在青龙之上,顿时身躯一颤。转头看我,双目之中,雾气升腾,嘴角颤了几颤,手一按青龙,缓缓落下,放下那黑衣童子,移步向我走来。
  
  我朝思暮想的母亲。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反而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情感哪里还受控制,双目之中满噙泪水,急忙上前几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母亲也甚是激动,双手搀扶我时,全身都在不自觉的轻颤,柔声道:“我可怜的孩子,你都长这么大了。”一句话说完,双目已经流出泪来。
  
  就在这时,那黑衣童子忽然“咯咯”一笑道:“镇天,你最好不要乱动,虽然我知道你难缠,可是你要敢偷袭佩瑶姨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听的一愣,母亲伸手一抹眼泪,猛的一转身,面向镇天道:“怎么?你想偷袭我?”
  
  镇天忽然咳嗽了起来,一双鬼火一般的眼睛狠狠的盯了一眼黑衣童子,黑衣童子笑道:“你看我有什么用?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要不要去地狱转一圈?”
  
  镇天一咬牙,没有说话,我心头大骇,这什么情况?镇天已经一念通天了,难道还怕黑衣童子不成?可黑衣童子这话里话外的,却没有一点客气的成分,好像吃定了镇天一样。
  
  那黑衣童子似是知道我的想法似的,转头对我一笑道:“哥哥放心,镇天虽然能和青龙、铜甲尸王较劲,在我面前却不是料,我玩的是幻术,修为再高,一样中招,除非我不想,否则他就跑不掉,之前就修理过他好几次了。”
  
  母亲冷笑一声道:“镇天,看在你活到现在不容易的份上,我今天就饶你一次,下次再敢动本姑奶奶的心思,我保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镇天面色再度一变,牙根一咬,依旧一声不吭,母亲扫了一眼其余几大妖王,声音一冷道:“怎么?你们都还呆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还要我赶你们滚,才知道走人?”
  
  一句话说完,铜甲尸王忽然就动了,一闪身一把就把镇山抓了起来,随手一抛,丢出好远,“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激荡起一阵烟尘。
  
  其余人一见,纷纷抱头鼠蹿,连镇天妖王也一跺脚,一把夹起祁连苍龙,身形一闪,消失不见,楚悲歌大喊道:“佩瑶妹子,留下天下第三!”
  
  天下第三一听,哪里还敢停留,身形一晃,极速逃遁,母亲冷哼一声道:“无名,你不用惊慌,你的命,日后我儿子自会去取,杀你没得脏了我的手。”声音一落,天下第三已经跑的不见影子了。
  
  眨眼之间,六大妖王、祁连苍龙、天下第三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个江白鹤还被乌鸦用控水之术控制着。
  
  母亲看了一眼乌鸦,柔声道:“你是乌鸦?越山算计的你不轻,苦了你了,放了他吧!”
  
  乌鸦随手松开江白鹤,江白鹤看了一眼母亲,低头长叹一声,母亲冷声道:“爷爷,你走吧!但愿你能早日醒悟。”江白鹤又一声叹息,身形一闪,腾空而走。
  
  待到江白鹤消失不见,楚悲歌上前一步,大笑道:“佩瑶妹子,我们又见面了。”
  
  母亲对楚悲歌一笑,点头道:“一别经年,大哥依旧豪迈不减当年,无名那厮,虽然聪慧,人品却不及大哥万一,此生无望和大哥比肩了。”
  
  楚悲歌哈哈一阵大笑,似乎母亲夸他几句,很是受用。义父上前一步,扬声喊道:“弟妹,你总算出面了,你再不出现,往下的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带孩子走了。”
  
  母亲一见义父,盈盈一拜道:“大哥为小华所做的事,佩瑶已有耳闻,大哥义薄云天,越山所托得人,佩瑶代越山拜谢大哥。”
  
  义父急忙搀扶道:“使不得,使不得!我也没能帮上什么,主要是孩子自己争气,修为呼呼往上蹿,现在他的修为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我们已经无法再教导,你再不出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母亲就势而起,一转头对我道:“小华,日后行孝你义父膝下,不得有丝毫怠慢之心,千万记下。”
  
  我大声应了,眼眶再度一热,心中有千言万语想与母亲述说,可现在母亲咋一出现,正在和旧相识一一打招呼,我也不好说什么就是。
  
  段五行哈哈笑道:“大侄女,今天这事有点玄啊!你再晚一步,就得给老头子我收尸了。”
  
  母亲对段五行一拜道:“拜谢姑父大恩,姑父百岁之躯,还得为小华奔波受累,实是佩瑶无用。”
  
  段五行哈哈笑道:“免了免了,我老头子真心无所谓,别说是小华,随便一个奇门子弟,我也会出头的,不过,你可得向你大表哥赔个不是。”
  
  母亲点头,转首向段一门段一户道:“佩瑶见过两位表哥,小华和表侄之事,实是小华过错,非佩瑶护短,实是小华肩负使命甚巨,佩瑶特向两位表哥请求,待到小华身上使命完成,两位表哥尽管责罚。”
  
  段一门、段一户兄弟们一起闭上了眼睛,许久其中一个才睁开眼睛,长叹一声道:“我的儿子,我哪能不知道什么德性,心疼难免,表哥还没糊涂到真的不顾天下苍生的安危,表妹自请放心。”看来说话的这个是段一门了。
  
  这时下九流几人纷纷上前见过,母亲和众人一一打了招呼,终于将目光转到了马平川、薛冰、千影的身上,正想说话,乌鸦忽然张口问道:“我是你的晚辈,理应尊称你一声阿姨,不知你能否告诉我,刚才你所说,王叔将我算计的不轻,这话从何说起?”
  
  母亲没有直接回答乌鸦,而是先看了一眼薛冰,转头又看了看我,笑道:“你这孩子,动作到快,竟然已经和朱雀合体了。”一句话说的我和薛冰同时面红过耳。
  
  一句话说完,母亲才转脸面对乌鸦道:“当年越山了小华,设计使你痴迷奇门术,疏远薛冰,手段确实不大光明,如今你学有所成,也算圆满,这口怨气,也就算了吧!”
  
  乌鸦一听,神色顿时一阵轻松,哈哈一笑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当年银针控穴,操控我的主意,是王叔出的呢!”
  
  母亲微笑道:“你遭银针封穴,那是天枢门主所为,和越山却全无关系,越山所做之事,只不过是替小华抢了房媳妇罢了。”
  
  乌鸦面皮顿时一惊,双目一眯,射出两道精光来,沉声道:“阿姨可知天枢门主的真实身份?”
  
  这个问题一问,大家一起伸长了脖子,谁都想知道这个天枢门主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镇天这等人物都为他卖命。
  
  谁料此言一出,母亲的面色顿时一黯,轻声说道:“天枢门主的身份,我自然知道,只是现在你们知道了并不是好事,若不配合他的意愿行事,只会引来杀身之祸而已,我虽有三煞护身,为了小华的安全,却也不得不受他胁迫,暂且还是不说的好。”
  
  “不过,我相信你们,终有一天,你们会胜过他,到了那时,我自会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现在对你们来说,却仍旧为时过早。”
  
  说到这里,目光一转,扫视了一圈人群道:“怎么?师傅他老人家没来吗?”
  
  我知道母亲问的是疯老头,急忙将事情说了一遍,当我讲到为了不让疯老头过于劳累,让他和姜小千留在空间之外的时候,母亲点头赞扬道:“不错!知孝而为,也不枉众家师长这般疼爱你了。”
  
  说到这里,对薛冰一招手道:“孩子,你过来,我这次出面,主要的事情,就是让你合体,朱雀分体,只能维持二十年,如今时限将到,再不将你们合体的话,恐出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