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455章:天虎寨的隐秘

第455章:天虎寨的隐秘

  两人杀了刺甲妖王,转回天虎寨,一进山寨。就看见山寨中间空地之上,横七竖八躺了四五具尸体,都是山寨中人,其中四个是老头,一个是那面相凶恶的阿鲁,却没有卜星河在内。
  
  除此之外,整个山寨中空空如也,就连鸡鸭猪狗都没有一只,满寨村民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两人前前后后搜了三圈,也没看见任何一个活人,但所有的房屋之内,却没有少任何的物品。
  
  我大为诧异。看来卜星河早就猜到了天枢的人会对天虎寨动手。所以提前将村民都转移了,可既然转移了,为何又留下五个人受死呢?这有点不合常理。
  
  更为离奇的是,将人转移了也就算了,为何要连家禽家畜也转移走了呢?难道是不准备回来了?可他们不是还受着蛇灵的诅咒吗?
  
  紧接着我们俩围着天虎寨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任何踩踏的迹象,寻不到任何寨民转移的痕迹,这让我更加纳闷了起来。
  
  虽然天虎寨地处幽静,四面都是荒野,山寨可不小。村民只怕有数百人之多,这么多人,怎么可能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呢?按道理来说,这么多人转移,必定会有踩踏,可四周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难道这些村民都生了翅膀飞走了不成。
  
  刚想到这里,山寨之中忽然热闹了起来,人声鼎沸,嘈杂无比,随即更有哭喊声响起,愤怒嘶喊声,妇人哭泣声。一起响了起来。
  
  我顿时一愣,转头看了看薛冰,薛冰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人目光一对,一起愣住。
  
  两人回到山寨,却见满寨都是百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山寨中间那几具尸体之处,更是围满了人,几个妇人正分别扑在尸体上大放悲声,应该是几个死者的家人。
  
  一见我们进入山寨,即有数人迎了上来,其中就有卜星河,正伏在一人背上,对我招手喊道:“小兄弟,你们晚来了一步,刚才有人破了结界,攻破了山寨大门,打死了好几个百姓。”
  
  我一听这意思,这大概是以为我们刚到山寨,分明还想继续隐瞒下去,我顿时就不高兴了,将面色一正道:“卜老,我们早就来了,来攻打山寨的两个,凑巧我也都认识,都是天枢的人,一个是天下第三,一个是刺甲妖王,刺甲妖王已经死在了我们俩手里。”
  
  “我们也亲眼看到了天虎寨大变活人的魔术,不知道卜老有没有打算跟我们说点什么?我无意窥探你们天虎寨的秘密,可这样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们。”
  
  卜星河一听,面色顿时一变,看了我们一眼,失声问道:“什么?你们杀死了刺甲妖王?”听他这语气,显然是很吃惊,毕竟刺甲妖王威名显赫,说我们杀了他,难免震惊。
  
  我点头正色道:“不错,刺甲妖王从此再也不会出现了。”
  
  卜星河这才确信我们的实力,一咬牙道:“罢了,这事本来确实不该瞒你,可事关重大,我不得不多加小心,还请两位见谅。如今两位既然已经撞见了,我也就不再隐瞒了,还请两位到老夫屋内稍作等待,老夫处理完几人后事之后,就前来与两位说明。”说着话,伸手对我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马上有人过来带路,将我们带到那间大屋之中,片刻之后,有人背着卜星河进来,显然是几人的后事处理好了。
  
  那人将卜星河放下之后,转身走了出去,守在门口,应该是接那阿鲁的班,守护卜星河的。
  
  卜星河坐到木台之后,挥手示意我们坐下,略一沉吟,才说道:“这事说来话长,我先问你们一句,你们可知道当初青龙出世,为什么会出现在巴山,而不是别的地方?”
  
  他这一问,我顿时一愣,说实话,我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我都认为青龙降临在巴山,只不过是随意挑选的一个地点,当然,也许是天枢门主故意驱使双翼风虎将青龙引到巴山的。
  
  卜星河一见我们两人的表情,就知道我们不知道,当下自己接上说道:“原因很简单,因为巴山就是我们人类世界和所有其他平行世界的连接点,从其他世界而来的所有生物,第一站都是出现在巴山。”
  
  “同时,巴山还是这个世界之上,所有虚幻空间的连接点,也就是说,除了人间炼狱是人间实际存在的之外,其余所有的空间,都可以从巴山直接到达。”
  
  “而我们天虎寨,就坐落在这个连接点的中心,整座山寨,是依斗转星移阵法所设,只要有五个人发动阵法,天虎寨中所有活物,都可以直接置换到随意一个空间,也可以指定到达一个空间,一直到阵法的效果消失,我们才能回来。当然,你不想回来的话,也可以留下。”
  
  “这就是天虎寨的秘密,双翼风虎也正因为如此,才一直留在巴山之中,不然以它的能力,何苦和那蛇灵为难一帮我们一帮山民。”
  
  他这一说,我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怪不得所有村民都转移了,却唯独留下五人受死,原来那五人是留下启动阵法的,可惜遭了毒手,牺牲了五条性命。
  
  随即我又联想到异世界,怪不得天枢要和天虎寨为敌,原来是因为天虎寨的地势,肯定是想利用天虎寨可以和异世界互通的特点,将异世界的生物运送到这个世界来,如此一想,我顿时一头冷汗。
  
  可马上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天枢的实力我是清楚的,别说一个区区天虎寨了,就算我们北派猎杀总部和燕子楼,还不是被天枢给毁了,天虎寨怎么可能撑了这么久?就像今天,随便来了个天下第三和刺甲妖王,就将天虎寨外面父亲设置的结界打破了,为什么天枢到现在才对天虎寨攻击?
  
  刚想到这里,卜星海就看了我一眼道:“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天枢到现在才对天虎寨展开攻击?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天虎寨背后之人,就是不老神仙,即使是天枢门主,也不得不忌讳三分。”
  
  “在天枢刚刚成立之时,天枢门主曾经来过天虎寨一次,被不老神仙所败,从此不再来犯,只是驱使蛇灵和双翼风虎不断滋扰。”
  
  “当然,不老神仙修的是正统仙道,一般是不出手的,除非天枢的人攻占天虎寨,所以我们和双翼风虎、蛇灵争斗多年,不老神仙也从不出手,只是任由我们自己解决。”
  
  “可不老神仙前段时间却忽然失踪了,临走之前,也并未留下任何口信,我们虽然极力隐瞒,可这个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才有了今天天枢攻打天虎寨的事情。”
  
  说到这里,卜星河看了我一眼道:“如果我没猜错,不老神仙很有可能已经遇了难,不然不可能天枢攻打天虎寨都不出现,如今我们只能靠你了,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你一定不能舍弃天虎寨。”
  
  我早已经想明白了其中厉害,哪里会容许天枢占领天虎寨,可我和薛冰的实力,只怕也守不住,我们俩打打天下第三、刺甲妖王之流还行,一旦镇天、镇地等人来袭,只怕我们也得赔进去。
  
  更何况,即使是镇天,也算不上天枢最厉害之人,镇天之上,起码还有天枢门主和妖界老祖两个巨擎,他们才是最可怕的人。
  
  今天我和薛冰虽然杀了刺甲妖王,却也被天下第三逃走了,天下第三回去之后,一定会向天枢门主禀明情况,说不定下一波对天虎寨的攻击,很快就会展开。而我们就算所有人齐聚天虎寨,就算外公等人也来助阵,实力较之天枢,也弱上许多,如果想保全天虎寨,只有一条路可行,那就是必须尽快找到不老神仙。
  
  一想通其中关系,当下眉头一皱道:“不老神仙失踪之前,可有什么异常情况?有没有陌生人来过?可曾说过什么特别的话?”
  
  卜星河苦笑道:“在不老神仙失踪之后,我曾派人无数次寻访,一切有可能的情况,我都排查了三四遍,最后都是没有丝毫线索可循。”
  
  话刚落音,站在门口那汉子忽然走了进来,皱着眉头道:“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说着话还看了我和薛冰一眼,显然是对我们俩还有防范。
  
  卜星河一听,一挥手道:“你知道什么尽管说来,天虎寨所有事,从此之后,都无需对他们隐瞒。”
  
  那人点头道:“不老神仙之前在山寨之中时,经常和山寨中孩童玩耍,前几天我听我家娃儿说,不老神仙经常给他们讲同一个故事,是有关于传说中的不老果的,说他两千年前,就吃过一次不老果,而这不老果一千年才开花,一千年才结果,算算时间,会不会是又到了不老果成熟的时间了?”
  
  我一听顿时一愣,脱口追问道:“他可曾提过不老果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