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456章:釜底抽薪

第456章:釜底抽薪

  那汉子见我发问,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老神仙。和孩童差不多,每天和孩童玩耍就不说了,说起话来,也没有顾虑,这不老果生长的地方,他还真的和娃儿们说了,地点就在长生崖。”
  
  “要实在不行,我去一趟长生崖,如果能有幸见到不老神仙,也好将天虎寨目前的情况告诉他老人家。”
  
  话一出口,卜星河就“啪”的一掌击在木台上,喊道:“不行!巴山之中,任何地方都可以去。唯独长生崖不能去。”那汉子一听。顿时将头低了下去,连声称是。
  
  我顿时一愣,转头看向卜星河道:“怎么?卜老,那长生崖有什么古怪?”
  
  卜星河面色阴晴不定,嘴角不停抽动,我知道他内心肯定极为纠结,也不催他,沉吟了许久,卜星河才长叹一口气道:“你见过那些手段厉害的人?”
  
  我听他这么问,知道他必有下文。略一沉吟道:“那可不少,段五行段老,被称为奇门尊老,一手五行绝杀,独步天下,得算一个。我外公将军江飞云。境至天人,杀人取命,举手投足之间,必须得算一个。天枢门主,神秘莫测,在我和马平川、薛冰的夹攻之下,依旧游刃有余。肯定也得算一个。十大妖王之首的镇天妖王,眉刀眼剑咳心雷,燕子楼一战,以一敌众,名震天下,怎么也得算一号。我母亲江佩瑶,三煞绝户天下难寻敌手,镇天也得俯首诚服,也算的上一个。其余还有祁连苍龙、龙象禅师、剑痴刀狂、江白鹤等等等等,无一不是当世高手。”
  
  “这些人我都认识,其中有数位是我的尊长,对我爱护有加,还和镇天妖王、天枢门主、江白鹤等交过手,每一个都是盛名无虚,要说手段厉害,当然得数他们。不过,不是我狂妄自大,我、马平川和乌鸦三人之中任何一个,都有和他们一战的资本。当然,目前我们,还不是他们的对手,时间一长,必败无疑。”
  
  卜星河一听,顿时一愣,我虽然之前曾和他表露过身份,可并没有说过我的经历,而且天虎寨地处偏僻,又固步自封多年,无外线联系,消息闭塞是自然的,大概没有想到我竟然和这么多高手打过交道,面露惊奇之色道:“你和镇天妖王交过手?”
  
  我点头道:“和镇天等人交手两次,一次是在燕子楼,镇天以一敌八,众人皆伤,镇天伤重遁走,第二次在迷魂引之内,两次皆是我们战败。但是,以我现在的实力,和镇天一对一的话,我可以保持一百招内不败。”
  
  卜星河又是一愣,脸上逐渐显露出狂喜之色道:“如此说来,这长生崖,可能只有你能去得了,不老神仙说不老果在长生崖,如果我没猜错,一定就是在长生崖下的虎口洞附近,而这虎口洞,就是虚幻之境的入口,而虚幻之境,就是由镇天妖王主管的,”
  
  “不过,你要是前去,可一定得千万小心,不老神仙出入虚幻之境,镇天自然不敢管,可别人前去,就有去无回了。如今更是牵涉到了不老果,只怕天枢门主和妖界老祖等人也会出动,一旦和他们相遇,千万不要逞强斗狠,能走就走,保得一条命,才是根本啊!”
  
  这次轮到我一愣神,说实话,以我现在的实力,遇到镇天都必输无疑,何况还有可能遇到天枢门主和妖界老祖这等巨擎,怪不得卜星河不让大家前去,谁去了估计都回不来。
  
  可我们要想保天虎寨周全,不老神仙就必须寻到,换句话说,也就是长生崖之行,势在必行,这我就不得不好好计划一下了,天枢门主等人暂且不说,光一个镇天妖王,就不是好玩的。
  
  我正在沉思,口袋中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一接通,就听到疯老头喊道:“小华,你要注意了,我们接到乌鸦的消息,说今天天枢的人都在不断向巴山赶去,估计目标就是你,乌鸦带着小马和师傅已经赶了过去,你外公、龙象禅师、剑痴刀狂也都过去了,我和你义父等人正在车上,下午就到,如果你遇上镇天等人,千万不要逞强。”
  
  我听的一愣,随口应了一声,电话一挂,眉头就皱了起来,口中不自觉的泛起了一丝苦味,果然如卜星河所料,天枢的人都来了巴山,而我们的人也都来了,这可不是好兆头,分明是要将巴山作为大战场,来一次全军会战的节奏。
  
  这要一打起来,死伤在所难免,无论折损了谁,都是我不愿意看见的,不行!我一定得想个周全之计。
  
  刚想到这里,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鸟鸣,马上有人来报,说外面来了几个人,都是从天而降的,有一个背生双翅,面有纹身,十分怪异。
  
  我一听就知道是乌鸦到了,心头更是一苦,乌鸦赶来如此之疾,说明事情已经非常紧迫了,当下急忙说道:“他们在哪里?那是我请来的援手。”一边说话,一边起身向外走去。
  
  一出门口,就看见一大群人将乌鸦等人围在了中间,乌鸦、马平川、段五行、外公和龙象禅师、剑痴刀狂都在,一个个气定神闲的站在人群之中,根本就没把那些山民手中的武器看在眼里。
  
  我急忙上前,将情况说明,那些山民一见来了这么多帮手,而且都是从天而降,顿时欢呼了起来,我则将几人领进了大屋之内,一一引见给卜星河。
  
  卜星河听我介绍完几人,面色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苦于没有双腿,不然早爬起来迎接了,即使如此,也连连拱手不停。
  
  引见完毕,乌鸦将他们所掌握的情况一说,我就知道这一仗只怕不可避免了。
  
  天枢的人今天一起奔赴巴山,除了天枢门主、镇天妖王、天下第三和刺甲妖王四人不见踪影之外,能来的全来了,江白鹤、祁连苍龙、镇地、镇山、镇风、魅影,另外外公还得到消息,盛传之中的妖界老祖,也有可能领着缥缈阁中人前来助战。
  
  天枢门主一向神秘莫测,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镇天妖王主掌的就是虚幻之境,巴山就是他家门口,天下第三和刺甲妖王先来了一步,实际上就等于天枢的人全员出动了,另外,缥缈阁的人也进来插一杠子,这使我十分头大。
  
  要知道我们本身实力就比天枢略逊一筹,缥缈阁的人虽然到现在也没出过手,可绝对小看不得,这样一来,我们更落下风。
  
  当下将我所知道的情况也说了出来,大家一听,也都明白怎么回事了,一个个面色凝重了起来,大家都是久在奇门之中走动的,都清楚的很,这一战,关系到的已经不止是谁胜谁败了,往小里说,也是整个奇门的兴旺,往大里说,那就是天下苍生的安危。
  
  我们赢了,天枢就算不灭,也起码得休整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元气,我们输了,整个奇门从此被天枢控制,通往各大空间的通道,也尽数落入天枢的掌握之中,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房内气氛沉重的吓人,谁也不说话,这个时候,谁也不敢乱说话,说不定一句话,就能左右大家的生死,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青龙的声音道:“釜底抽薪,只有抽出锅底的柴火,才能让水不在沸腾,如今之计,在考核双方实力之后,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将损伤减少到最低。”
  
  我顿时一激灵,脱口而出道:“你说什么?”
  
  众人一愣,一起看向我,不明白怎么回事,我也来不及解释,凝神细听,那青龙的声音又继续道:“遇事不要慌,你只要明白了问题的根本所在,掌握整件事的走向,才能让自己立与不败之地。”
  
  “在你看来,这一场大战好像必须打,实际上不然,你没看见问题的根本,以天枢门主之能,他一直掌控着全局,所有局势都是对他有利的,为什么要和你们开战?要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蠢事,他绝对不会干的,何况,他根本不想杀你。”
  
  “你身临局中,无法自明,天枢门主不但不想杀你,有不少人,对他来说都有利用价值,他们都将成为你的致命伤。所以,他让天枢全员出动的目的,绝对不会是来和你们正面开战的。”
  
  我又是一愣,再度问道:“那为了什么?”
  
  青龙继续道:“不老果!他想要的是不老果,几大空间毁的毁,亡的亡,剩下的几个也都在他掌握之中,巴山虽然地处关键之位,在一个王者的眼中,却已经形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根本不会为了天虎寨而大动干戈,所以,他只可能是为了不老果。”
  
  “但玄武此来,只怕原因也是相同的,利益所在,他们不会合作的太愉快,这就是契机所在,只要你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挑拨他们互相争斗,另派奇兵暗中抢了不老果,断了他们的念想,他们自会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