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485章:战火点燃

第485章:战火点燃

  果然,我话一出口,在场的群妖就全都一愣。他们都是修行了几百年的妖灵,谁没有点悟性,我这一句话,在他们看来,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对于一群本就是来看热闹的家伙来说,这个定时炸弹,不管何时爆炸,都是一场大热闹。

  随即就是一场更哄乱的议论,我捡一些有用的记了下来,比如谁谁谁都是什么来历,都有一些什么背景等等,但大部分都是一些没用的言论。

  我见目的已经达到。也没必要和他们鬼扯下去了。寒暄了几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毕竟我的一举一动,镇天不可能不派人监视着,和群妖走的太近,说不定会让镇天产生一种威胁感。

  就像我深知镇天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一样,镇天也知道我有这样的能力!这种能力,是一个王者天生就具备的。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和薛冰闲聊了一会,我提都没提刚才出去干什么去了。就像我根本就没出去过一样,薛冰也没问,两人的话题一直在小马驹和千影的身上打转,谈论他们何时能正式在一起,谈论他们的未来。

  其实,在谈论这些话题的时候。我心里却在担心这小马驹的安危。

  小马驹离开,是想借机铲除天枢的实力,我当时也是赞同的,可现在一想,却觉得有点不妥,天枢门主是谁?一位千年不遇的智者,从我们一开始到现在。几乎每一步都在他的算计之中,我们能想到的,他会想不到吗?

  他更明白,我们这边看似人多势重,可自从下九流死伤惨重、段五行和龙象禅师死亡之后,真正的核心已经从老一辈移交到了我们小一辈的身上,而且随着战争的日渐升级,燕子楼的几百位老人,已经失去了原先的震慑力。

  我、乌鸦、马平川三人,已经成了核心所在,背后还有一个外公作为靠山!疯老头、义父、岳一刀、剑痴刀狂、楚悲歌等人,虽然功能仍在,却已经从主力沦为了配角。

  而我们年轻一代的关系则是非常紧密的,如果将我比喻成双翼风虎的话,那么乌鸦和马平川就是我的一双翅膀,少了任何一个,我都不可能飞得起来。

  我们是铁三角,缺一不可!

  我都能懂的道理,天枢门主没有理由不知道,偏偏这个时候,是马平川铲除他们的好时机,也是他们铲除我们猎杀的好时机。当务之急,是对付镇天,使妖界不能团结一心,在事关亿万百姓生命的选择前,就算他们真的杀了小马驹,我也不能弃镇天不顾,去和他们放手一搏。

  所以我非常担心小马驹!

  刚想到这里,外面忽然就骚动了起来,我一跃而起,身形一闪已经掠出了房门,一眼就看见木台旁边围了一大群妖灵。

  我知道,我亲手埋下去的炸弹,已经开始爆炸了,我必须在镇天和魅影达到之前,再往这场大爆炸之中丢几箱火药,让镇天也无法将局面控制住。

  我直接从围观众妖的头顶上掠入场中,一眼就看见一个长脸汉子和一个巨无霸像斗鸡一样愤怒的看着对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两人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当下立刻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长脸汉子正是镇天名单上的人员,叫赤鬃天马,是个野马妖,道行有一千多年,只在大鹏之上,不在大鹏之下,当年妖界老祖钦点大鹏为第十妖王的时候,这家伙就很不服气,迫于妖界老祖的淫威,没有敢说什么,可也从此不和妖界有什么来往。

  这次镇天将他拉了出来,一旦成为新晋妖王,那必定会成为镇天的心腹,看来镇天是确实想对妖界老祖动手,所选的人选,都是对妖界老祖不满的。

  那个巨无霸则是野牛妖,自号牛裂山,和赤鬃天马本就在一山修炼,两人互相争斗由来已久,实力不相上下,所以一直也没分出个胜负来,可这野牛妖却是妖界老祖的忠实拥护者,自然被镇天排除在名单之外。

  这个牛裂山,却是我点的名,这些资料,也都是群妖抖给我的,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事后我完全可以一推干净。

  这两个都是众妖之中的热门人选,也都是实力非常强劲的妖灵,我原本以为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对上阵的,谁知道他们却点燃了第一把火。

  我一进场就喝道:“干什么你们?”

  那赤鬃天马怒道:“这头蛮牛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在大会之前和我决斗,说什么两个只能有一个活着看见万仙大会。”

  这种事情当然是我最喜闻乐见的,可我是评委,必须走一下过场,故意将面色一板,转头对那野牛妖道:“你什么意思?在没有私仇的情况下,大会开始之前,一律不许私自械斗!”

  那巨无霸虽然笨,却也是一千多年的妖灵,哪里会听不出我话里的弊病所在,顿时接口道:“就是有私仇,这家伙杀了我无数子孙,用我子孙的骨头在冬天里烤火,差点让我断了后,杀子戮孙之恨,我如何能不报!”

  我一听心头就想乐,这样的妖灵,都一千多年了,差不多遍山的野牛都是他的子孙,只要赤鬃天马杀过一头野牛,这罪名就肯定坐实了,赤鬃天马和他争斗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杀过野牛,也亏得这头牛想得出这么个连否认都无法否认的借口来。

  那野牛妖话刚一出口,赤鬃天马就骂道:“放屁,我是杀了不少头笨牛,可你没杀过我的子孙吗?这点破帐也要拎出来算,那我们能算到明年。”

  我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道:“那就没办法了,虽然我是大会的评委,不应该让你们私自械斗,可这仇结的太深,你们自行解决吧!”说完我就转身出了战局,抱着胳膊观看。

  我知道,接下来必定是一场恶战,我并不想看这种热闹,可我得等镇天,我不能让镇天把我这把好不容易才点起来的战火给灭了。

  果然,我一说完,那野牛妖就大吼一声扑了上去,一上手就是雷霆万钧之势,分明是想将赤鬃天马往死里整。

  赤鬃天马也来了火,这两个家伙斗了这么多年也没分过胜负,自然谁也不怕谁,随即一声怒嘶,也冲了上去,迅速的扭打在一起,出手全是重招,就没有一招不是奔着要对方的命去的。

  两声嘶吼声一起,我就看见镇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却没见到魅影,我心头更喜,当真是天助我也,如果魅影在,以魅影的精细,只怕能看出其中定有猫腻,镇天却未必。

  镇天虽然是天生的王者,虽然现在圆滑了许多,可论起心眼来,他依然没有我们人类这么多花花肠子。

  镇天一见打起来了,果然冲了过来,我急忙上前拦住,一见面我就喊道:“镇天大哥,你总算来了,你说有私仇该不该报?”

  镇天一愣,脱口而出道:“那是自然,有仇不报非君子!”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心里就松了一口气,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当下故意叹气道:“这两个仇深似海,非要决斗,我拦了一会,可他们说来就是要报仇的,我虽然是大会评委,可也没有不许人家报仇的道理,只好让他们开打了,心里还怕大哥你责备,既然大哥容许报仇,那我就听大哥的。”

  这句话我故意说的很大声,表面上满是对镇天的尊敬,实际上却等于告诉了一众妖灵,有私仇的可以在大会之前解决,而且这还是镇天妖王亲口应允的。

  镇天也愣在了当场,随即看了我一眼,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狐疑来,我急忙接口说道:“不过,大哥,按理说,你是这里的王,你说的话我不应该反驳,可站在私交的立场上,我却是你的兄弟,有义务提醒一下大哥。”

  “大哥这条规矩一宣布出去,只怕对万仙大会必有影响,万一发生大规模的私斗,可能会导致大批量的道友伤亡,我看是不是这样,你再发一条禁令,私仇械斗,只许一对一,不许拉帮结派,这样可以将伤亡控制在最小的程度,就算偶有伤亡,也不至于影响到万仙大会。”

  镇天虽然没有人类那么多花花肠子,可也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如果我不给他点看上去对他有利的建议,他绝对会怀疑是我在暗中搞鬼。

  打一巴掌,得给一个甜枣,不然他就不愿意再让你打下一巴掌了。

  当然,我这颗甜枣,实际上藏有剧毒,只要镇天吃了下去,那么我点名的那些妖灵,很快就会找上那些所谓的内定人选,私仇的借口,谁都能找出一大堆来。

  果然,镇天眼神中的疑虑又消失了去,略一思索,就大声说道:“还是兄弟想的周全,就这么办!从现在开始,私自寻仇的,只许一对一,不许拉拢朋友帮忙,更不许拉帮结派,违者杀无赦。”

  我紧跟着一拍巴掌道:“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