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550章:迷途知返

第550章:迷途知返

  海炼一摔下来,大家顿时一愣,纷纷围了上去,镇天分开众人。到了海炼身边,蹲下身一看,面色就是一沉,沉声道:“海炼,怎么回事?”

  海炼俊美的脸庞闪现出一丝苦笑道:“大哥,对不起!”

  镇天一愣,随即说道:“别说了!都是自家兄弟,谁没有做错事的时候,我镇天一生也犯下无数次错误,甚至害了两位兄弟的性命,比你错的更多更甚,你能迷途知返,就是对兄弟们最好的交代。”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毒是那猴妖下的,却是海炼配置出来的,怪不得别人都被毒翻了就他跑出去了,怪不得一直都没回来给大家解毒,想必是因为不满镇天没让他回异世界,又被妖界老祖或者天枢门主拉过去了,可能是因为当时镇天的一席话,也可能是因为看见大家如此,忽然良心发现,及时现身给大家解了毒。

  而且听镇天话里的意思,他从一开始就怀疑海炼了,只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选择了相信他的兄弟,所以海炼“对不起”三个字一出口,他就打断了海炼的话,没让海炼继续说下。

  而且当时镇天诛杀猴妖的时候,那猴妖似乎一直挣扎着有话要说,可镇天却始终死死掐住他的脖子,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想来也是不愿意知道真相。

  他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终于使海炼明白了谁才是真正把他当兄弟的人,在最紧要的关头。现身解了大家身上的毒。

  可这毒本来就是他调配的,解了不就完了,可看他的模样,却是已经气若游丝,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刚想到这里,那黑煞已经流出泪来。边哭边骂道:“海炼你个傻逼,我早告诉你不要和他们往来。专心跟着大哥,你非要尝试一下,这下好了,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

  我一听就明白了过来,敢情这黑煞是真心服了镇天,不肯再度叛变,所以他才会被妖界老祖打的跟鬼似的。

  海炼的脸上却显露出一丝微笑来,对镇天说道:“大哥,海炼的错,海炼已经补上了,只是海炼之后,再也无法跟随在大哥左右了。”

  “我自己配置的毒药,我自己清楚,这药本就是用我的毒液配置的,只有我自己的内丹可以解救,如今我将内丹化成粉末,解了大家的毒,也算罪有应得,只是不知道,大哥你可能原谅海炼?”

  镇天双眼泛红,点头沉声道:“你放心,我从未怪罪过你,在我心里,从你成为我的兄弟那天起,你就一直都是我的兄弟。”

  海炼一听,顿时双目一亮,举目向其余几位妖王看去,几位妖王也都明白了过来,纷纷点头,都说不怪罪他。

  海炼那俊美的脸上又显露出了一丝欣慰来,对镇天一点头道:“大哥,谢谢你,我之前一度痴心妄想,想取你而代之,成为万妖之王,可在万妖谷之战中,我就明白了一件事,我要想成为万妖之王,只能在你不在了之后。”

  “可我还是不甘心啊!千百年的修炼,即无法白日飞升,也不能名扬天下,好男儿岂能活得这么窝囊,当上万妖之王,闻名天下的念头,就像蚂蚁一样,时时刻刻在我心中抓挠啃咬,挥之不去。”

  “直到刚才,见到小华兄弟为了你死拼不退,众家道友不顾性命的维护你,我才终于知道,只有大哥你,才是大家心目中的万妖之王,我永远达不到你的高度”

  “ 幸好,我及时想通了这一点,没有让自己成为妖族的罪人,也幸好我有个好大哥,有一群好兄弟,还能原谅我,能让我安心而去,谢谢你!大哥!谢谢你们!兄弟们!”

  说到这里,海炼又说道:“黑煞,你是对的!我一向自诩比你聪明,实际上却是最大的笨蛋,你我相处最久,我以后无法追随在大哥身边了,你一定要替我尽一份力!”

  黑煞哽咽道:“好兄弟,放心去吧!我必定尽心尽力,追随大哥!”

  黑煞一句话说完,海炼就微微一笑,随即微笑就定格在那张俊美的脸上,身躯陡然一松,一口气尽,显露出真身来,一条大白蛇,躺在哪里,已经气绝了。

  黑煞放声大哭,众妖王也纷纷伸手抹泪,海炼虽然一时误入迷途,好在及时醒悟,舍命救了大家,如今身死,大家自然伤感。

  镇天缓缓站起身来,随手一记火之术扑在海炼的尸体之上,红着眼睛,对着迅速被火苗吞没的海炼尸体,沉声道:“兄弟一路走好!大哥对天发誓,必灭天枢,为兄弟报仇!”

  他这话一出口,群妖顿时响应了起来,先是九个妖王一起怒吼道:“对!报仇!随即群妖一起发声,怒声如潮,纷纷叫喊道:“报仇!报仇......”一时声震山谷,惊起一群群的野鸟。

  镇天这时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一挥手道:“仇!一定要报!但是我们这次绝对不能再有损失,而且小华兄弟为了维护我,身受重伤,也需要时间调理,大家先回万妖谷,从长计议!”

  他一句话说完,就对群妖一挥手,群妖已经解了毒,纷纷显了手段,化作一阵阵狂风而去,镇天则不由分说,将我背在身上,乌鸦和马平川跟在左右,九大妖王随后,也御风而走,直奔万妖谷。

  这危机一解,我就瘫了,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全身骨架都像要散了一般,筋脉都一阵阵的抽搐,身上肌肉完全没有了感觉,麻木一片,被镇天背着刚越过一个山头,已经昏迷了过去。

  一昏迷,我就进入了梦乡,依旧是那座山峰,只是已经高耸入云,依旧是那处石台,我独坐石台之上,青龙依旧那般威武霸气,巨大的身躯在我身边来回游弋,一双眼珠子充满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我。

  我一见就知道又被青龙拖来这个地方了,我倒是不介意,起码在梦境之中,我身上是完好无损的,是感觉不到疼痛的,能让我在这里呆到身上的伤势完全康复才合我的心意,顿时笑道:“你这样看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长了花不成?”

  青龙摇头道:“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不知道,刚才你那样冲上去,不但一点忙都帮不上,强提修为硬拼的话,还有可能会搭上自己的命?”

  我点头笑道:“当然知道!”

  青龙继续道:“那你知道不知道,你自己的肩头上担负了多少人的希望?你要是完了,镇天也还是得死,而且奇门也没了指望?你知道不知道,你们人类有一句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又一点头笑道:“我也知道!”

  青龙奇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会冲上去?你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我都不支持你力量了,你为什么还冲上去?这简直让我无法理解,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愚蠢到了极点的行为。”

  我哈哈大笑道:“那你猜,海炼在自毁内丹,化为解药,解救大家的时候,他知道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一定会要了他自己的命?”

  青龙一愣神道:“这个自然,妖族修为,全仗一颗内丹,内丹一毁,元神尽散,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无法救他,这一点海炼身为十大妖王,没有不知道的道理。”

  我点头道:“不错,海炼肯定知道这一点,那你说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青龙略一沉吟道:“他做的对,妖族可以没有海炼,却不能没有镇天,海炼死了,妖界依旧平稳如昔,可镇天要是死了,妖界必定大乱。十大妖王可能会各自为政,玄武也会趁机收复失权,天枢的人也会铲除妖族的势力,经过镇天这一次,天枢门主绝对不会在让妖族有任何的机会崛起。”

  “有时候,为了全局的利益,牺牲个人,是应该的,可你不一样啊!你身负振兴奇门之责,是人类奇门的希望,怎么能拿你自己和区区一个海炼比呢?”

  我大笑道:“你错了,不论是人是妖,都没有什么重要不重要之分,只有应该不应该之分,任何人的性命,都是最珍贵的,失去了,就永远不可能再回来,镇天如此,海炼如此,我亦如此。”

  “海炼之所以自毁内丹,并不是他觉得自己的命就没有镇天的重要,镇天死了,妖界一样会有新的妖王冒出来,只是他觉得自己应该那么做罢了。”

  “也许你的权谋之道,在你的世界里,是完全可以的,可你忘了一件事,这里是人间,人间有人间的规矩,人间有人间的道义,和你的世界,虽然在一些事上可以达成共识,但一些决定性的因素,却完全不同。”

  “我的做法,也许和你的权谋之术有点出入,却和我们人间的道义,是相符合的。”

  说到这里,我看了青龙一眼,笑道:“也许你不能理解我的做法,但是我告诉你,在我们人间,就得这么做!才能成为真正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