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561章:惨烈厮杀

第561章:惨烈厮杀

  石门一关,异世界生物、虫、蛊就一起发动了攻击,镇天双目一赤,大喊一声:“白鹤守住上空。其余八大妖王各领自己所属的队伍,杀!”这一声令下,双方迅速的纠缠到了一起。

  这可是数万生灵之间的战斗,而不是一个两个,一厮杀起来,顿时血肉横飞,嘶吼声响成一片,双方一接触,各自的阵营之中就不断有生命终止。

  八大妖王率先冲杀了出去,和那些异世界生物一接触,瞬间就要十几个凶兽的性命,冲入凶兽群中,大开杀戒,血雨纷飞,而其余的妖灵也纷纷迎了上去。他们虽然没有八大妖王的修为,可毕竟也甚为妖族,比起凶兽来还是占点上风,而且数量之上双方均等,一对一的捉对厮杀起来,也能占点便宜。

  那白鹤却冲天而起,带着数千飞禽妖灵现出原形,布成防线,迎向了漫天飞舞的虫子,鸟类本就是虫子的天敌,一入虫群,顿时如同虎入羊群。一啄一个,次次不空。可那些虫子的数量实在太多,以数千之数对付二十万只虫子,明显还是力有未逮。

  这样一来,就有无数的虫子冲破了防线,飞入地面的大战之中,瞬间就又许多妖灵中了招,被正在厮杀中的对手残忍杀死。

  一部分虫子也对那支空中部队也发动了攻击,众禽妖虽然本是虫子的天敌。可双方数量相差的实在太多,转瞬之间,已经有数十个被虫子落满了全身,那还能有个好嘛!顿时坠地而亡。

  不单单是凶兽和虫族,地面还有上万只的蛊虫,拼了命的接近众人,或扎或咬、或钻或撕,一经这些蛊虫碰触的妖族,纷纷倒戈相向,向同伴疯狂攻击。

  场面太过混乱。我们也不能避免。马平川等人也纷纷上阵,乌鸦本来还尝试着召唤乌鸦,可这里是异世界,根本就没有乌鸦或者鸟类可召唤,当然,也许是天枢门主早就做了对应的准备。

  我从未见过这般惨烈的厮杀,一时之间,缥缈阁前,杀声震天,惨嘶不断,血雨横飞,死尸遍地,当真如同修罗地狱一般,惨不忍睹。

  镇天却双手放在背后,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场内,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通天老祖则站在镇天身后,我正要挥手冲出,也被镇天拦住道:“小华兄弟不要去!兵对兵,将对将,天枢门主也正希望借这些东西来消耗我们的实力,现在还不是我们出手的时候。”

  我听的一愣,镇天又道:“我们两个,任何一个都不是天枢门主的对手,只有两人联手,双战天枢门主,才有赢的机会,至于其他人,相信我的兄弟们会搞定的。”

  一句话说完,又闭上嘴,转头看向场内,我也只好停了下来,这种局面,已经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我出去也就是都杀个凶兽而已,可损耗了实力,这里却不不会给我调息的机会。

  这时战局之内更是混乱,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场面血腥残忍到了极点。

  我亲眼看见一个木系妖族将手中木刀插进了一头凶兽的眼睛之内,而自己也被另一头妖兽一口咬成了两截。我看见一个妖族因为被虫子袭击了一下,顿时倒在地上不能动弹,被混乱的人、妖、兽活活踩踏致死。

  我还看见有的妖族因为被蛊术入侵,趁着自己还没被控制,将手转换为刀,直接插进了自己的胸膛,竟然在自己尚未被控制之前,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八大妖王率领众妖血战凶兽,双方不断的有人倒下,在这地狱一般的战场上,只要倒下了,就再也不会有机会站起来。白鹤率领的数千禽妖已经死伤过半,在乌鸦的协助之下,依旧死守不退,原先漫天飞舞的虫子,也减少了近半。

  而我们燕子楼的百位老人之中,也人人都杀红了眼,个个浑身浴血,奋战不停,就在这一小会的时间之内,已经折损了二十多个。马平川双手双刀,来回冲杀,如入无人之境,整个人都成了血葫芦,也不知道多少凶兽成了他刀下亡魂,千影、薛冰、疯老头三人互相守望,也冲杀在凶兽之中,也沾染了不少血迹,只是比起马平川来,好了许多。

  剑痴刀狂一人手持巨剑,威风凛凛,巨剑或刺或劈,每一剑挥出,必定杀死一头凶兽,一人持刀狂劈,刀刀下去,对手必定一刀两断,状若疯狂,势如疯虎。楚悲歌也是浑身是血,来回冲荡,厮杀不止。岳一刀则紧随义父,金刀金光大盛,义父双手青气缭绕,互相背靠背和那些凶兽厮杀在一起。

  双方的人手,不断的减少,妖族大军损伤的最是惨重,要不是十数位高手左右驰援,前后冲荡,只怕早就顶不住了。而那些凶兽虽然折损的数目不在我们之下,却一个个凶悍无比,一波又一波的往上冲,四面八方,密密麻麻。

  我看到如此画面,哪里还能忍得住,怒吼一声,飞掠而出,一闪身就到了薛冰附近,围着三人一转一圈,已经扫飞了数只正狂冲而来的凶兽,一闪身又冲进了凶兽群中,厮杀了起来。

  就在这时,镇天陡然长啸一声,和通天老祖一起飞身闪出,扑入战局之内,估计也忍不住了,他这一动手,众妖顿时一震,立即疯狂了起来,如同全都打了鸡血一般。

  与此同时,凶兽的后方忽然大乱了起来,好像有一支人手从后面杀进了凶兽群中,我提身纵起,举目四看,只见一条大青龙正上下翻飞,铜甲尸王纵横无匹,两者前后开道,母亲抱着黑衣童子缓步而行,后面跟随了数千凶兽,直接杀了过来。

  我一见就知道这些凶兽想必是母亲收服的,顿时大喜,高声喊道:“母亲带着援兵来了,大家杀!里应外合,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我这一喊,士气顿时高涨,大家个个奋勇争先,厮杀不休,再十几位高手的率领下,冲杀不停,终于扳回了局势,逐渐占据了上风,就连天空中的虫族也开始四散而逃。

  就在这时,缥缈阁墙壁之上的薄冰忽然碎裂,化作无数冰片,薄如刀片,向战局之内疾射,不论是妖族,还是我们人类,又或是凶兽,尽数覆盖在攻击范围之内。

  我顿时大惊,开始天枢门主冰冻城墙,我还以为他是为了防止我们强行登城,谁知竟然是为了这个,这厮当真歹毒,竟然连服从与他的凶兽也打算一起射杀。

  这些碎冰一起,战局顿时大乱,不论是哪一方的人,纷纷被射杀在地,尸体一片一片的倒下,天空中的禽妖也纷纷被射杀掉落,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的人。

  我一见就红眼了,狂吼一声,飞身而起,奋起全力,撑起一片防护气罩,护住自己下方的一片,乌鸦、马平川、镇天、通天老祖也一起纵身而起,打出屏障,护住一大片。

  可我们几人所能护住的,仅仅也只是一小片而已,大部分仍旧袒露在那些冰片的射杀范围之内,伤亡的人数直线上升。

  片刻城墙之上一层薄冰射光,随即又结了一层,我们都知道是天枢门主搞的鬼,却也无可奈何,镇天大喊道:“杀出去!远离城墙!”

  实际上哪里还需要杀出去,我们的人虽然死伤惨重,可那些凶兽也一样,纷纷四散奔逃,哪还有之前的凶悍可言。

  这时母亲也随铜甲尸王和青龙杀到了近前,一见此情景,就大声呼喊道:“快退!”一句话刚喊完,那厚重的石门忽然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随即缓缓打了开来。

  门一开,天枢门主就站了出来,手猛的一挥,一掌击在城墙之上,顿时又是一阵冰片疾射而来,地面又新添了许多尸首。

  随即天枢门主大喊一声:“他们已经不行了!杀啊!”一马当先,笔直冲杀了过来,江白鹤、妖界老祖等一干人等,也紧跟着冲了出来,只向我们冲来。

  与此同时,在我们的左侧,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棺,石棺之后,涌现出无数的凶兽,看数量竟然不低于万只,而在我们右侧,则出现数位面目极为陌生的老者,老者们的身后,则也是为数众多的凶兽,只怕也有一万,一齐向我们夹击而来。

  我们终于知道了天枢真正的实力,可惜,已经晚了!

  败局已定,无力回天!

  镇天狂嘶一声:“走!”

  我也大喊道:“退!快退!推回通道之内,哪里狭窄,容易抵挡。”

  大家迅速退散,退向断崖的方向,大家都知道败局已定,斗志顿失,无心恋战,纷纷鼠窜而走,我们十几人断后,边战边走。

  就在快到断崖的时候,从断崖的方向忽然又冲来一支人马,我一见顿时心头一苦,今天休矣,先以三万妖兽、无数虫族,万余只蛊虫,拼耗我们大部分的人手,又以冰片袭击,现在又前后左右四面夹击,只怕今天,是断然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