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697章:分身

第697章:分身

  这张脸,竟然是天下第三!

  我们瞬间愣在当场,包括薛冰在内,怎么都没有想到天枢门主的真面目会是天下第三。当然,也有可能天下第三只是天枢门主其中一个分身,毕竟之前有过一个何处来也曾以天枢门主的面目出现过。

  而且天下第三曾数次和天枢门主一同出现过,按道理来说,很有可能天下第三也只是一个棋子,只是这个棋子比较重要,也许仅次与何处来而已。

  不过,在这一瞬间,我却忽然想起了和天下第三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他曾经说过,普天之下,只有两个人是可以排名在他之上的,一个是奇门尊老段五行,一个是外公将军,如今想来,他这番话。也许并不是无的放矢。

  何况,在和外公的战斗之中,天枢门主也施展出了白银战甲的技能,那几乎就是天下第三的标志。而且天下第三一直的行为都很奇怪,之前能打过我的时候,从来不对我下死手,也符合天枢门主想利用我的准则。

  而且在凤凰山,设计伏击小马驹的时候。明明是天下第三,可后来出现的却是天枢门主,并且打伤了外公,这么一想,顿时冷汗就下来了。

  一个人,隐藏实力并不难,可隐藏了这么久,那就必定所图非小了。虽然我们仍旧无法确定天下第三究竟是不是天枢门主的真身,可天下第三绝对不会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简单,这一点。已经可以肯定了。

  但是,天下第三明明已经被我们杀了,大卸八块,死的不能再死了,其后为了防止他借体复活,更直接将让乌鸦将他的魂魄都打散了,这又怎么解释?

  一时之间,各种念头纷涌而来,脑袋之中,乱成了一锅浆糊。

  可就在这时,画面又是一换,父亲在和何处来商议着什么事情,父亲一脸的坚决,可当父亲转过身去的时候,何处来的脸上却显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而父亲的眼神之中,陡然又多了一丝悲伤。

  我心头一凉,看父亲的表情,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何处来的阴谋,却不得不虚与委蛇,这对父亲来说,是多么憋屈的一件事,何况,父亲肯定已经知道,在这场角逐之中,自己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

  其后的画面,就是巴山屠龙,这个画面已经看过两次了,没有什么大出入,只不过视角不同而已。

  再往后,就是父亲将青龙之丹封印进我脑海之中的景象,以及我的一些生活片段,一直到疯老头出现。

  后面的事情,我们几乎都亲身经历过了,所以就没有再看下去,画面结束,我和薛冰互相看了一眼,薛冰虽然没有说话,可我从她的眼神之中,也看到了和我同样的震惊,显然你也没搞明白天下第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很明显,这个龙之精魄被天枢门主获得之后,所见证的一切,起码说明了一点,外公没有说谎,天枢门主确实协助过外公一统了南北猎杀,随后外公就意识到了他的阴谋,就离开了他。

  也正因为外公的离开,天枢门主将目光转移向了父亲,父亲同样是九阴之体,只不过他只打开了七眼而已。

  可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天枢门主,依旧没有得出结论,天下第三虽然很可疑,可他毕竟已经死在我们的手中,本来完全可以排在分身之列,最多和何处来一样。

  可问题我们所看见的,是龙之精魄的记忆,龙之精魄被天枢门主收为己用之后,却仍旧会保留自己的记忆,就像是青龙之丹。

  这么重要的东西,天枢门主肯定不会给天下第三,也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都应该是天枢门主所经历的事情才对,从画面中的景象来分析,也确实是如此,可为什么龙头面具拿下来后,是天下第三的面目呢?

  难道说我们所杀的天下第三,是个西贝货?真正的天下第三就是天枢门主?正因为外公和段五行可以对他有所克制,他才自称天下第三?

  这明显也不大可能,我们都记得,天下第三在没有叫天下第三之前,还曾叫过好几个名字,最初的名字叫无名,那是还是母亲的四大守卫之一。

  过来许久,薛冰的眉头忽然舒展了开来,好像忽然想通了什么事情,那种自信的笑容,再度浮现到了脸上,一转头对我说道:“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切记不要说出去。”

  说完就拉着我向回走去,不管我如何询问,只是一个劲的微笑,坚决不肯吐露半个字。

  我只好揣着个闷葫芦回到大家身边,义父正在和魅影推测天枢门主的下一步行动,一眼看见薛冰,就说道:“薛冰回来了,你来说说,天枢门主下一步会怎么做?我们该如何在这七天之内,将其消灭?”

  薛冰笑道:“不用想了,三合五行虽然必须要巨大的力量来启动,可同样还有一件不可或缺的事物,也就是五行之珠,必须配合五行之珠,三合五行才能发挥出真正的效用来,我倒认为,天枢门主这几天,一定会想尽办法,来将身怀五行之珠的几个人捉去,外公也提到了这一点,你们必须小心防范才好。”

  小马驹冷哼一声道:“就怕他不来!”

  薛冰摇头道:“表哥,千万不要大意,外公可以打败天枢门主,那也是事先经过无数次的算计,何况,外公比你们的修为,高的多的多,事情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我们的处境,实际上并不比天枢门主强什么,天枢门主必须得到小华得极限之力来启动三合五行大阵,可我们也必须在七天之内将三合五行大阵破解掉,而要想破解三合五行,唯一的办法就是移开那五方聚阳鼎。”

  “要想移开五方聚阳鼎的话,就只有让小华打开幻世之眼,这样一来,也就正中了天枢门主的下怀,我们双方现在都是骑虎难下,就看谁能抢先一步了。”

  “如果我是天枢门主,第一个目标肯定就是我,一是我身怀乾坤珠,二是我的存在,会给他制造很多麻烦,所以,我敢保证,不出一天,他就会对我动手。”

  我一听就笑道:“那就好办了,就等他自己送上门来好了。”

  薛冰摇头苦笑道:“那肯定不行,天枢门主不是呆子,如果见到我们这么多人都在,他一定不会出现,出现了,只会给自己带去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所以,我不但不能和你们在一起,还得单独出现,这样他才有可能现身,我们也才有杀了他的机会。”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你的意思是,你去做诱饵?”

  薛冰一笑点头道:“正是,我修为不算高,又身怀乾坤珠,本来就是他的目标,一旦落单,他必定出现。当然,你放心,我不会真的落单,你们虽然不能以本来面目陪伴在我左右,却可以以花草树木山石等形态在我身边,他除非不出现,只要他出现,我就有办法让他逃不掉。”

  义父双眉一锁道:“不容易,以天枢门主的身手,就算无法得手,他若逃走,我们也留他不住,何况万一他捉住了你,我们更是投鼠忌器。”

  薛冰微微一笑道:“他抓不住我的,而且,我自有办法让他无法逃走。”说着话,忽然伸手从腰后摸出一把白色丝线状物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