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699章:视角

第699章:视角

  我心头一慌,随即一激灵,知道这个时候绝对慌不得,强自将慌乱按捺下去。心中悔恨顿起,我们已经被天枢门主搞的草木皆兵,当时那种情况之下,根本就没来及多想,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疾速回赶,却忘了薛冰才是天枢门主的首要目标。

  别人可以宽恕,我却不应该犯这等错误,无论如何,不应该让薛冰一个人殿后。可世界哪有卖后悔药的,还是赶紧想办法补救才是。

  我顺原路疾走,奔出越一里多路,就发现了一只鞋子,正是薛冰的鞋子。

  我一眼看见,心头顿时一惊,知道薛冰必定是出事了。当下身形一掠,到了鞋子旁边,低头一看,鞋尖的方向却是那大树所在的方向。我眉头一皱,来不及细想,身形一起,已经追了出去。

  一直追到大树附近,又发现了另外一只鞋子。我知道方向追对了,这必定是谢冰受制与人,故意留下的信号,当下顺着这个方向疾追不舍。

  片刻一直追到异世界的边缘,远远看见一个巨大的宫殿,正在半空之中飘浮,逐渐远离了异世界,宫殿之上。正是戴着龙头面具的天枢门主,一见我们追到边缘,顿时大笑道:“王小华。晚了!薛冰已经落在我的手里,你若想救薛冰,明天正午,到五龙观来。”

  我心如火烧,看了一眼距离,已经太远了,根本就不可能跳跃得过去,刚想到这里,半空之中忽然冲下一道人影,直扑那天枢门主,却是乌鸦,他身有双翅,比我又快上了许多,早我一步到了,不受距离限制,自然攻击天枢门主。

  天枢门主却是不惧,甚至躲都不躲,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身形一闪,已经抓出一个女子来,往上一送,直接迎向乌鸦的双掌,却是菱,不知道何时,菱也落入了他的手中。

  乌鸦顿时怪叫一声,硬生生收回自己的双手,猛的一个翻身,卸去回挫之力,双翅一展,在宫殿之上盘旋了起来,可菱在天枢门主手中,他又哪里敢动。

  天枢门主笑道:“乌鸦,我怎么会忘了你,我早就知道,别人追不过来,你却可以,所以第一个就抓了菱,目的就是为了防范你。”

  “而且,我也没忘了,你还拥有一颗潮汐珠呢!明天中午,不但王小华得来,你和马平川、树海峰全都得来,但是只许你们四个来,我要是发现还有其余人,首先就杀了菱!”

  一句话说完,那宫殿陡然一沉,迅速的沉入了万丈深渊之中,只剩下乌鸦愣愣的飞在半空之中。

  这时镇天、魅影、小马驹也都赶到了,魅影一见,就沉声道:“那是缥缈之舟,可以直通东海,原先沉在海底,后来被天枢门主用来夺取缥缈阁,之后就一直被藏匿了起来,原来是为了这一手做准备。”

  小马驹到了边缘,伸头向下看了一眼,我急忙一把抓住他,这家伙比我冲动,不拉着他,搞不好他能跳下去追去。

  乌鸦这时也飞了回来,沉声说道:“都不要慌,只要还没死,就有希望,既然出口在东海,我们就去东海截他。”

  魅影苦笑道:“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东海的出口点在哪里,东海这么大,如何搜寻?”

  乌鸦双眉一皱道:“就算将东海翻一个遍,我也会将他们找出来。”

  魅影摇头道:“不妥,与其去东海,还不如在五龙观伏击,他一定会去五龙观,我们还有江佩瑶在,可以利用斗转星移,抢先他一步,在五龙观埋伏,只要他一露面,立即发动,打他个措手不及,机会更大一点。”

  话刚落音,义父等人已经赶到,一问情况,就眉头一皱道:“你们说天枢门主同时夹持了千影、菱和薛冰?”

  义父话一出口,乌鸦、小马就同时出声道:“不对!天枢门主还有帮手!”

  魅影也点头道:“不错,天枢门主一定还有帮手,不然不可能同时夹持了三个人,你们发现那道人影,就立即回赶了,时间上很急,除非是有人事先就捉了千影和菱,在故意一个引开你们,一个忽然袭击抓走了薛冰,而千影和菱两个都是女子,我们也不好随时跟在她们身边,倒被天枢门主拣了个空子。”

  我猛地想到和薛冰两人单独看到的那些画面来,忽然之间就明白了过来,怪不得薛冰当时想了一会,脸上忽然露出微笑来,敢情是我理解错了视角。

  我一直以为,那些记忆应该是龙之精魄的视角才对,可龙之精魄是在天枢门主身上的,是借助天枢门主所看到的景象,来存蓄记忆的,也就是说,自己绝对不可能看到自己摘下面具时的相貌,所以天下第三只是个幌子,是个分身。

  这一想通了,顿时明白了好多事情,那些画面之中,看到过好多人出现其中,其中大部分都是我们的人,甚至还有父母在山村生活的场景,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真正的天枢门主,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原先就一直监视着父亲的一举一动,现在轮到了监视我。

  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他才能了若指掌,才能迅速的做出应对,才能没落入薛冰的算计,抢先一步劫去了薛冰。

  可我都明白的道理,薛冰怎么会不明白?薛冰此番被劫,说不定另有深意,很有可能是想借此引出真正的天枢门主来,不然不可能在我们都飞身赶回缥缈阁的时候,连提醒我们一声也没有,可这样做也太危险了,几乎是拿自己的命再开玩笑。

  当然,薛冰这么做,无非是仗着天枢门主还要利用我们,不会真杀了她,可她在对方手中,我们又怎么和对方周旋呢?

  一想到这里,我浑身冷汗直冒,如果天枢门主一直都在我们之中,那究竟是谁?我一眼扫过众人,越看心头越沉,这里剩下的人,无论是谁,都是我所不愿见到的。

  随即我又想起一事来,既然那些画面是天枢门主的视角,那么,所有曾在画面中出现的人,也就绝对不是他了,我只要将画面中出现过的人一一排除,不就得出结论了吗?

  当下仔细想了一遍,从有父亲出现的画面开始排除,首先就是父亲和下九流几人,以及疯老头等喝酒的场面,那么,下九流、疯老头等就可以排除了。

  镇天等十大妖王也都在画面之中出现过,也可以排除在外,母亲、外公都出现过,也都可以排除,剩下的也就我、乌鸦和马平川三个,乌鸦和马平川自然不会是天枢门主。

  这么一排除,我又是糊涂,又是欣慰,只要不在我们之中,那就好办,我不怕一切明刀暗箭,我就受不了自己人的背叛。

  当下说道:“不要胡乱猜疑了,当务之急,是前去五龙观伏击天枢门主,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由不得我们再去猜疑了。”

  一句话说完,转身就往回疾走,这事得让母亲帮忙,天枢门主让我们去五龙观,无非是要将借我们之手,启动三合五行,对三合五行最了解的,自然是母亲。

  大家一起一愣,随即一起跟了上来,众人个个心事重重,一路之上,一句话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一进缥缈阁,我将事情和母亲一说,母亲面色就变了,轻轻长叹一声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越山费尽心思,只为了让天下苍生能躲过这一劫,如今看来,还是功亏一筹了。”